美女网红“与鲸同游” 被质疑为拍照故意截胡(组图)

观察者网 0

去大海观鲸一直是旅游的热门项目,许多人来到海边进行深潜,就是为了能和这样美丽的动物一起畅游大海。

最近,一位潜水博主晒出的“与蓝鲸同游”的经历,却遭到了网友们的质疑和批评。

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博主@美一MEYI 是一个运动自媒体博主,3月4日,她称旅途中遇到了“巨大的惊喜”蓝鲸,并PO上与蓝鲸同游的美丽照片。



光看照片,的确是很美的。





但是这条微博发布之后,却引起了许多网友的质疑:

网友怀疑该博主为了拍照开快艇到蓝鲸行进线上“截胡”,逼迫蓝鲸惊慌下潜,这种造成鲸鱼呼吸不足,过于靠近的船只螺旋桨也可能击伤这美丽而脆弱的海洋濒危物种。







同时她晒出的照片是画了妆的,也被一些网友批评:

下水不能化妆,不然会污染海洋。



什么是“截胡”呢?给大家解释一下:

有些观鲸快艇并不会跟着鲸鱼平行同游一段距离,而是简单粗暴迅速直接地插入鲸鱼的前进路线,挡在鲸鱼面前!我们把这种行为戏称为“截胡”。



图片来自公众号“鱼世界Mermanworld”

而这样的行为对鲸鱼是非常不利的。

首先,鲸是哺乳动物而不是鱼,它们没有鳃,是用肺来呼吸的,可以自主选择什么时候进行呼吸。这一点对鲸类十分重要,因为它们无法在水下呼吸,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浮出水面一次,喷出气水混合物,再吸入新鲜空气。



截断鲸鱼的前进路线,会造成鲸鱼的惊慌,惊慌起来的鲸鱼会毫不犹豫立即下潜。这种被逼迫的下潜会造成鲸鱼呼吸不足,这对鲸鱼的影响伤害是未知的缺乏实际研究数据的,但是相信大家都听说过海龟为了躲避人类长时间待在水底不上水呼吸从而被淹死的新闻吧?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后果。

“截胡”经常会让船只过于靠近鲸鱼,鲸鱼来不及下潜,往往会被船只的螺旋桨击中!这才是真正可能致命的伤害!

一旦擦伤,对鲸鱼来说就是噩梦的开始。

对海洋生物来说,这些伤口是极其难以痊愈的,并且由于伤口经常很深、经常出血,还非常容易引发感染,甚至让病毒和细菌在不同的鲸之间传播!这会让自己无法愈伤并且人类也无法帮助其治疗的鲸鱼们在未来的日子里承受着伤痛,然后慢慢地痛苦地逐渐死去!这对于鲸鱼是一种什么样的慢性杀戮!



由于网友们反应十分激烈,该博主又站出来解释,表示自己没有“截胡”,是真的偶遇。

关于“截胡”与否:

1)我们确实是乘坐观鲸船只,并且采用自由潜水的方式去观鲸,并不是在海里游泳遇见的。

2)手机、相机里的影像记录能够澄清,我们是平行入水,没有围堵在鲸鱼的前进路线。

3)在上条微博发布时,我之所以使用了“童话”等字眼,正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正常的流程下,入水观鲸,由于游动速度的差异,只能远远瞧见鲸鱼游走的尾巴。而在那一次下潜中,鲸鱼在原地,没有游远,所以是在这个角度上非常惊喜地写下了该状态,没有想到引发如此大的关注和讨论。

但她微博辩解与自己发出来的视频并不相符。视频中她所在船只并不是“船快于鲸鱼,在鲸鱼前方几十米熄火停下,轻声入水”,而是发现鲸鱼后兴奋追逐,在蓝鲸行进线附近快速下水。



但有网友为了反驳博主,列出了正常的鲸潜的照片,鲸鱼并不是博主所拍的头朝下的状态:


而一些科普博主的意见也不相同。

例如@博物杂志表示不太能判断出来能否构成打扰



@柠檬木聚糖则认为,距离过近,就是故意跳过去的,让博主“给鲸鱼一条活路吧”。



此外,更有网友指出整个观鲸产业都是“烂掉的”。

专业的潜水公众号“鱼世界Mermanworld”提到,不止是“截胡”会给鲸鱼带来伤害,正常观鲸的船只也伤害过鲸鱼。

随着观鲸人数的激增,特别是中国游客的大量涌入,当地的数家观鲸公司的利益纷争也愈发激烈。甚至为了分得一块儿蛋糕,当地涉黑背景的公司都参与了进来。

在这几天的观鲸行程中,我所在的船只被截住,船上中国潜水员被用英文谩骂,仅因为我们没有乘坐他公司的船。我的另外两名中国学生在另一家公司的船只上被围堵辱骂和威胁,仅因为在微信朋友圈吐槽他们的“截胡”,被认为坏了生意!



因为有某中资公司的合作方背景,所以至于是哪家当地公司这么无赖流氓我就不过多谈论了,我胆子小,担心自己哪天在国内被围堵了。



然而,仅仅只有“截胡”的船只会伤害到鲸鱼吗?

非也!正常观鲸的船只也会!

这是一段视频,是一艘正在正常追鲸的船只,右前方的两只鲸鱼是观看的目标,然而却在追鲸的过程中意外撞到另外一只突然浮出水面的鲸鱼。

那么多快艇发现它的身影便飞奔而往,而一旦螺旋桨多了起来,“截胡”的船只容易对鲸鱼造成伤害,正常船只也避免不了这样的问题。

鲸鱼呼吸不足,在一片海域里被十多二十艘观鲸船只追逐,慌不择路浮上水呼吸被撞到的几率具体有多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么观鲸行程的四天当中我就亲眼见到了一次。除此以外,海里越来越多的噪音也会使得鲸鱼难以互相沟通,造成的恶果可想而知。

对于蓝鲸这样的濒危动物,这样的慢性杀戮会不会随着利益驱使继续增加?会不会越发肆无忌惮?会对这个物种造成多大的伤害?会不会让“濒危”成为“极危”甚至“灭绝”?!我们此刻不得而知,但是结果是那么地显而易见。

在细思极恐之中我想起一个成语——竭泽而渔



所有的伤害都源自于人内心的欲望——围观的朋友圈群众要比,谁家拍到了同框同游;带团的俱乐部要比,谁的团员近距离面鲸了;船公司们也要比,哪个船老大技术好能截获鲸鱼路径;利益团体也要比,谁家借着鲸鱼发的财更多。

但是!你看到鲸鱼庞大身影的时候,看到它身上的伤了吗?!纵身入水,你想和它对视一眼看尽海洋过往的时候,就不怕它看到你内心的虚荣和贪念吗?!

对于这些生物,我们的保护真的是那么苍白无力,保护机制的缺失只会在源源不断的利益争夺下让情况更加恶化。

而我似乎无能为力,我无法左右大家的选择。我只是感觉,如果潜水员们游客们不要那么强求非同框近距拍照不可的话,如果我们不要因为没有跟鲸鱼靠近便去指责抱怨船长技术不行的话,我们能让这样的情形缓解许多。如果当地出台保护措施,如果普及螺旋桨保护装置,如果增加声纳探测系统,如果……

如果没有这些如果,我个人拒绝再次前往斯里兰卡进行观鲸活动。



我这辈子没做过什么求转发之类的事,包括自己再大的私事也没有。但是这次我真的希望看到的同学和朋友能转发,因为这种方式的观鲸真的无异于残忍的不见血的慢性杀戮。

我已经做出一个决定,团队会对当地小学进行资助。我天真地认为如果教育水平提高,如果当地人能勇敢地对游客说“不”,如果我们爱护鲸鱼的表现是克制,不要过于打扰鲸鱼生存现状。那么,我们的后代或许还能亲眼见到如此令人震撼的生物,而不是在将来只能带着VR虚拟视镜或者别的图书和纪录片中去感受这庞然大物带来的激动。

文章表示,观鲸这条产业链,正在伤害整个鲸鱼物种,伤害海洋。

看起来十分触目惊心。

但是稍晚一点,原博主又发布了一条长微博,不仅在解释自己此次的行为是对鲸鱼无害的,更是指出该公众号的文章是“站在道德制高点写出来的”,情况并不是如他所说那么恶劣。

同时,该博主还表示观鲸行为是官方允许的,官方也对此有着管束。

1、属于一项小众极限运动的活动——自由潜水突然被大众所知,引起广泛讨论,过程当中产生了事实扭曲,造成社会对于观鲸活动的认知不实,确实是我引起,有我的责任,所以这两天我在当地走访、调查,深入了解现在的情况,整理了相关资料与大家分享。

2、斯里兰卡亭可马里海域观察海洋生物的历史很久,1601年,第一次出现有关蓝鲸的记载,统计了早期航海图。著名的《OUT OF BLUE》鱼类介绍书籍上个世纪90年代年问世(图四),要知道,这本鱼书中鲸鱼的照片均为自由潜水的方式拍摄。

3、中国自由潜水圈来到斯里兰卡是两三年前的事情,在2018年达到顶峰,突如其来的非本地游客(自由潜水或浮潜的方式下潜,水肺潜水是被禁止的)刺激了当地的旅游经济,同时乱象丛生,确实出现了那篇公众号文章中的“截胡”现象。

4.观鲸背后的慢性杀戮 这篇文章为国内一位自由潜水教练所写,2018年4月,作者文中团队没有使用合法船只(没有斯里兰卡观鲸许可证)出海。当时海域观鲸船只很多,确实出现很多不规范的情况。作者的船只“不幸”撞上一只蓝鲸母鲸,导致了当地船工和作者雇佣的船工之间发生激烈言语冲突。于是作者从肇事者,将自己包装成了受害者,站在道德制高点写下了这篇浏览量数万的《观鲸背后的慢性杀戮》。

5、非法渔船撞击鲸鱼的这一事件,引起了亭可马里船员工会的高度重视,从2018年开始,斯里兰卡亭可马里相继出台了《观鲸公约》,2019年,在我本次来到亭可马里之前,所有相关船工在船业工会的组织下开会学习并签署了《观鲸协定》,此协定每年更新并重新签署一次。因此次事件,通过各方潜水员以及服务商等相关方的努力,加速推动了斯里兰卡观鲸产业的规范进程。(后续我将把斯里兰卡每一艘获得许可的船只编号发布,请大家注意核对,不要乘坐没有经过审批的船只出海。)

6、从观鲸公约等官方文件和当地工作人员了解到,亭可马里船员工会认为,合理的观鲸行为是允许的,但是“截胡”、船只过分靠近鲸鱼的行为是禁止的。这一系列文件和活动约束了当地潜店、船工对于观鲸的活动。2019年3月1日,我受斯里兰卡观鲸协会主席Brant Fernando之邀来到亭可马里,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父亲也参与了前面提到的《out of blue》一书的编写拍摄。3月2日,我与专业摄影师、自由潜水教练、有着20年鲸鱼观测经验的当地船长(图五)一起,进行为期四天的潜水观测活动。在海中遇到了接待日本游客、欧美游客的观鲸船只,可以看到所有船只的观鲸行为都非常规范:与鲸鱼平行游动,在侧前方关闭发动机静候,没有出现“截胡”的现象。

⚠️关于“截胡”与否:

1)我们确实是乘坐观鲸船只,并且采用自由潜水的方式去观鲸,并不是在海里游泳遇见的。

2)手机、相机里的影像记录能够澄清,我们是平行入水,没有围堵在鲸鱼的前进路线。

3)在上条微博发布时,我之所以使用了“童话”等字眼,正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正常的流程下,入水观鲸,由于游动速度的差异,只能远远瞧见鲸鱼游走的尾巴。而在那一次下潜中,鲸鱼在原地,没有游远,所以是在这个角度上非常惊喜地写下了该状态,没有想到引发如此大的关注和讨论。

4)我是DIWA世界潜水协会人鱼体系的课程总监,受邀体验规范化的观鲸产业(人鱼在海中与自然和谐共处,一直是环境保育宣传的一个重要组成),在官方观鲸宣传片制作完成之前,没有想到我个人的感受分享通过网络会造成这么大的误会,再次向大家道歉,也欢迎大家继续监督。

7、而对于观鲸本身的行为是否正确,首先我承认,船只对于鲸鱼的游动、呼吸会有一定的影响,就如同我承认任何水肺潜水行程的每一位潜水员、每一瓶气在海洋中都会对海洋生物造成影响一样。潜水员、观测者、摄影师、鲸类专家……只要是人类,我们都不属于海洋。为什么斯里兰卡、汤加、澳洲、留尼汪、挪威等地区只允许自由潜水观鲸呢?正由于水肺潜水的气泡会惊扰鲸鱼,而自由潜水是屏住呼吸,仅凭一口气下潜,不产生任何气泡,自由潜水已是目前最为科学、安全、环保的观测鲸鱼的方式。

而我选择接受的原因,一是斯里兰可政府认为这种影响不会对鲸鱼造成伤害(截胡、撞鲸等行为已经严厉禁止);二是与所有包括潜水、冲浪、风冲等海面海底运动一样,在丰富人类文化体育活动的同时,开拓人们对于海洋的认知与视野。正是了解海洋、走近海洋,才让我们更加敬畏和爱护自然。

8、视觉作品往往足够直观,可以有效传播想表达的内容。举例来说,澳洲海洋动物保护活动家——Hannah Fraser,致力于通过拍摄与海洋生物同游的影像作品,传播保护海洋的理念。她遭遇了不少指责,认为这一行为纯粹是在作秀,然而事实是,因为她拍摄的与Manta (蝠鲼)同游的影片广为传播,成功让原本不在受保护之列的蝠鲼,被国际自然生态保护联盟(IUCN)列为濒危物种。4月份,我将在上海国际潜水展DRT上演讲,分享我作为一名普通潜水员的环保故事。

这次将朋友圈的图文搬到微博的这一行为,由于受众群体不同,认知存在差异,已经造成了非常大的误解与负面的影响,对此我有义务和责任将斯里兰卡亭可马里当地的观鲸现状告知大家,望朋友们监督,感谢你们对于海洋生物的关注。

9、假如想要保护海洋,从自身做起,一点一滴的改变,都会让地球更好:

#不触碰任何海洋生物

#拒绝使用一次性吸管

#减少塑料制品的使用

#不乱丢垃圾特别是塑料制品

#不售卖、不食用任何保育动物(如:鱼翅)

#使用非纳米二氧化钛防晒产品或通过穿衣防晒

(关于化妆:见图八,下水时拍摄的原图正脸没有任何妆容,陆地照片不是同一天拍摄。)

(关于防晒:从2016年开始,我弃用了任何防晒霜,皮肤已习惯。大家在进行潜水活动时,可以选择使用环保成分的防晒霜,避免晒伤。因为这几天同船的小伙伴看到我没涂,他们也选择不涂,结果大面积晒伤了。所以还是建议大家使用环保成分防晒霜(如:Reef Safe)或者穿长袖防晒,以免受伤。)

感谢大家对海洋的热爱,感谢每一次转发,批评也好指正也罢,都会让这些我们关心的生命获得关注。

我们已经看到,从2018年开始,来自中国潜水圈的舆论压力,推动了斯里兰卡观鲸行业的规范、改正、发展,解救了海洋里的鲸鱼免遭横冲直撞。

相信全球各地的观鲸产业,相关海洋活动会在每一份关注下越做越好。

目前,舆论还在发酵中,支持该博主的和反对的仍在论战。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570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