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生与无数男人上床 却终究只爱一个人渣(组图)

腐姐电影 0

腐姐遇到过很多女生后台留言,说电影里的故事始终是假的,能不能讲一个现实里的故事。今天,就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是腐姐根据电视里的一个新闻报道写的,可能结局有一些悲惨,腐姐想通过这个故事,告诉女人:要相信未来,一直都在,这个世界一定会善待每一个好女人。告诉男人:真诚地爱一个人,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1



十年前,她第一次入行做小姐。她已经记不清对方是一个怎样的男人,也记不清对方为何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可能他只是真的有这个癖好,或者也有可能看她第一次接客没什么经验觉得没什么兴趣,当然也可能真的是心地善良,不愿意糟蹋她。

甚至,都有可能他根本已没有了能力。总之,他只是让她去洗了个澡,只是没有关门,而男人静静地坐在外面看。她略微有点紧张,有意无意背对着男人。

她知道这样是没有职业道德的,只是潜意识里,她还是没有如后来十年那样放得开。她更像是一个被骗的邻家女孩,而不是一个踏上了妓女生涯的风尘女子。

外面的男人,没有说一句话。眼神暧昧而迷离,水撒在身上的声音细碎动听,水雾氤氲,她不经意看了男人一眼,他看起来四十来岁,已经有些发福。

男人没有说话,但是她能够听到他吞咽口水的声音,像一头发情的猛兽在等待自己的猎物。

她出来的时候,甚至已经穿好了衣服。男人谄媚的笑了一声。你身材很好,在这一行可以混的很好。我会给你介绍生意的。

然后,给了她200元。她有些诧异,在决定入这一行之后,做了很多个假设,却惟独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况。

自己仅仅只是如往常一般洗个澡,便赚到了平日一个星期的收入。200元虽然不多,但对于她来说,已经算是半个月的生活费了。

我说的所有话,你都会记下来嚒。我现在真的还时不时会想起这个男人,虽然我知道来找我的男人每一个是好东西,可是他不同。

很多姐妹第一次就遇上了变态,而我甚至第一次都不用做什么事,只是像往常洗了个澡。也就是他,让我觉得,做这一行轻松,并且来钱快。更坚定了我做这一行的信心。





2

同她们家乡的很多人一样。她之所以走上这一行,也是因为自己的男人。她来自中南部某省的一个小山村。村里很多女人,都做这行。光是在厦门,她就认识五十多个老乡。

她和自己的丈夫是2001年下半年认识的。恋爱还算比较顺利,谈了半年便结婚了。她那时候中专还没有毕业。

几个月之后,孩子出生,家里情况比较拮据,现在又有了一个孩子,更是艰难。打工的小工厂一个月只有几百块,根本入不敷出。而男人又赚不了钱。

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一个做这行的女人。那女人告诉她,做这行,又轻松,赚

钱又快。一个月一万块很轻松。她有点心动,可是迫于面子,有点犹豫。

女人告诉她,你看村里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才出去几年,又是买房又是买车的,你以为她们真有多大本事嚒。其实都是做这行的。

你放心,有我做介绍,保证你很快就能入行。

后来,谈起这个女人,她并没有流露过多的神色,看起来很平静。似乎这个女人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对我而言算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带我走上了这条路,也让我走到了今天。我既不爱她也不恨她。

没有她我不会走上这一条路,也不会待在这里跟你们说这些话,但是如果没有她,我的孩子也不会长大。平心而论,我还是要感谢她。真的。请你们给她判刑的时候一定要轻一点。



慧啊,那时候她刚生完孩子,家里面条件不是太好。她男人又无能。所以生活非常艰难。

不过她长的还不错,身材也还可以,而且刚生完孩子,所以胸部涨的比较大。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怂恿她加入我们。

如果我说我完全是为了帮助她那肯定是假的。不过我还是觉得,我算是帮助了她。她

本性很善良,有时候客人忘了带套,她也会说没事的,我吃避孕药就是了。

说真的,她是我带过的所有小姐里面,让我最心疼的一个。如果不是因为家境贫寒,我想她一定会是一个大家闺秀。

美姐

经过美姐一番游说,再加上内心一直以来对于贫穷的厌恶,看看自己怀里的孩子,慧决定跟美姐入行。

在回去问自己丈夫的时候,慧想了很多很多的台词,想了很多很多种情况,甚至想到了他可能会因为气愤像往常一样殴打自己的头。

不过最终,事情跟她想象的完全相反。丈夫很爽快地就同意了,只不过要慧每个月都把赚来的钱往家里打。慧看着丈夫的反应,愣了一下。

不过她并没有想太多。毕竟这个村里面。大部分做这行的姐妹,基本上都是自己的男人或者家人带出去做的。甚至有的,一家三代女人做的都是同一行当。

在这里,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没有人会去在意你的钱究竟是怎么赚来的,她们只会在意你究竟赚了多少钱。



3

于是慧撇下自己的孩子,跟着美姐来到了中山。美姐把她安置在了一家很隐蔽的会所。外面看上去是一个喝茶的地方。然而,通过一道隐门进去,就完全是另外一番天地。

很快,慧便迎来了第一个客人。这个客人不知为何,只色迷迷看着慧洗了个澡之后便付了200元离开。

第一次成功而轻松的接客,让慧尝到了甜头,也知道了这一行挣钱的快速。于是,完全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和防备,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她那时候没日没夜的接客,从早上九点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除了生理期或者重病,每个月大概做20来天,每个客人收费200,老板和美姐收去一百,她自己每次可以拿100块。

这样下来,一个月能够攒一万左右的钱。有时候生理期来了,为了能够继续接客而不至于感染,她就找江湖游医开点消炎药,继续工作。

“工作”之余,慧几乎没什么朋友。

做我们这一行的,大家都很忙,平时也不会打电话,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会交流,离开了,也就不联系了。

我平时很关注 “行业新闻”,电视上啊,网络上啊,有和我们相关的新闻,我都会很注意,网络上也会搜来看,如果有人被抓了,就说明最近风声比较紧,要小心一点,还有怎么判刑啊,都会关注。

《非诚勿扰》是我和姐妹们很喜欢看的节目,都是女人嘛,虽然做了这一行,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有人疼、有人爱的。





4

5月19号晚上,慧刚和客人谈好价钱,警察突然出现了。

老乡和美姐撒腿就跑,慧也很害怕,可是她逃跑没有经验,很快被抓住了。

这是她今年第三次跟警察面对面沟通。在广东,她没有被抓过。在浙江被拘留过一次。而在厦门这里,已经是今年的第三次了。

其实在浙江做的挺好的,后来有老乡介绍来厦门,也就跟着来了。可惜不知道是厦门本来抓的就比较严格,还是我时运不济,今年已经被抓了三次了。

有几次还是答应对方给对方几次免费的服务,然后答应给一些钱,所以把我放了出来。不过我还是会在厦门继续待下去。

虽然被抓很麻烦,会耽误几天的工作。不过正是因为抓的严格,所以做的人少一点,竞争不那么激烈,所以价格可以抬高一点。这就是市场经济嘛,哈哈哈。可以少做几次,但是赚的钱是一样的,当然愿意。



做这一行,最怕的就是遇到警察,倒不是说怕麻烦或者拘留罚款,而是有风水的说法,你这里被抓过几次,嫖客就会认为是风水不好。下次也就不敢来了。

事实上,嫖客远比她们更害怕警察。所以抓的多了,生意就会越来越难做。这是慧最不能接受的情况。

她干这一行十个年头,习惯了每天重复同样的动作,做同样的事情,拿同样的钱。在她身上爬过的男人已经数不清,他们表情一样的肮脏和贪婪。

有的变态,有的伪君子,还有的凶神恶煞。她都尽力去满足他们,不分老幼,一律平等对待。

慧说这是她们的行规,你只有给予客人足够的尊重,他们才会尊重你才会愿意给钱。

来找她们的男人,要么是因为寂寞过来消遣,要么是因为在家里憋屈想要出来发泄,还有的只是纯粹满足自己某些不敢在家里面做的变态的事情,总而言之,每一个人都不好对付,他们不会让你轻轻松松的拿到这笔钱。

我还算好的,因为接客比较勤快,美姐对我比较好,比较变态的都不会让我去接客。

我有个姐妹叫杜鹃的,有一次碰到一个老外。老外开价500美金要杜鹃出去跟他过夜,500美金就是3000快了,这可相当于平时一个星期赚的钱。于是跟他去了。

结果那老外把她带到了一个荒郊野外,带来了一群男人,把杜鹃绑起来一个一个的上。第二天杜鹃几乎是爬着回来的。

还送去医院住了几天,结果,钱没挣到,差点把命赔上了。从那以后,美姐就说,不管是谁不管多高的价钱,都不准我们上门。





5

慧说她这么努力工作,全都是因为自己的孩子。说前面那些话的时候,慧神情很淡定,丝毫不像被警察逮住的人,倒像是过来警察局观光一样熟悉,跟每个警察都熟练的打招呼,甚至还和某个眼神暧昧的警察抛了个媚眼,意思是下次欢迎你来哦。

但是一旦说到了自己的孩子,慧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泪水大颗大颗地滴在地上,晕开,流到了她的脚边。

慧看着这些汹涌奔腾的泪水,几乎不能自如地说话。她的孩子现在在读大学,在很好的大学读很好的专业。听说还有了一个很好的女朋友。

但是慧没有告诉她,她男朋友的母亲是一个小姐,害怕她因此离开自己的孩子。慧决定,等孩子毕业了,她们准备结婚的时候就不做了,也攒够了钱,然后让孩子把儿媳妇风风光光的娶回家。

在自己家乡,不管是怎么样穷困的家庭,可是到了迎娶新娘的时候,都会尽可能地隆重奢华。

孩子很懂事,小时候不知道妈妈做的是什么,身边的小朋友总是说他妈妈的钱不干净,孩子总是冲上去维护自己的妈妈,我妈妈是全天下最好的妈妈!不许你们这样说我的妈妈。

好几次为了自己的妈妈和小伙伴们打架。慧去跟老师求情,把儿子领回家,都会跟孩子说,跟小朋友们要好好相处,怎么能打架呢。

孩子告诉妈妈,他们说妈妈挣的钱不干净!他们的妈妈才不干净,我不能让他们说我妈妈,所以我打他们。

孩子这样说的时候,慧每次就会紧紧抱住孩子,哭的泣不成声,对不起,儿子,对不起儿子。妈妈,别急,等我长大了,考上了大学就一定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读了高中,孩子越来越长大,知道了自己的妈妈是做什么的。开始觉得很丢脸,有意远离慧,可是慢慢也就理解了。

毕竟如果没有慧,自己可能早就饿死在哪个角落了。所以往后再有人说他妈妈的钱不干净,他就会理直气壮地说,我妈妈又不抢又不偷,她是凭自己本事挣来的,有本事让你们妈妈也去挣!

慧说,她走上这一行,并且一直坚持下来,就是因为自己的孩子,他为自己的儿子而感到骄傲。她这一生可能未必会光彩夺目,但是只要儿子能够健康成长,她觉得要她做牛做马她都愿意。

只是毕竟小姐不算是很光彩的工作,所以在儿子说他有了女朋友之后,慧开始决定离开这个工作。

自己辛苦了一辈子,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会了。她说如果将来自己的儿媳妇嫌弃自己,她一定会选择离开儿子和媳妇,自己到某个深山老林里隐居起来。

她要求不多,就希望每年过年的时候能够看看儿子,抱抱孙子就行。这样,她这一辈子也就没有白活。



6

两年前,慧一纸诉状将前夫告上法庭,结束了长达近十年的婚姻。

“那天晚上,他把我整个头都打肿了,真的和猪头一样,都没办法报警,邻居听到我的叫声帮我报的警,那一次我才下决心要离婚,我宁愿和警察承认所有钱都是我赚的,去坐牢,我也要离婚。”

其实这段潦草收尾的婚姻,在慧心中也有过甜蜜的时光,尽管现在回忆起来,所有的甜蜜都已经被伤痛取代。

“那时候傻啊,笨啊,每天去站街,赚的钱全部都给他,就想让他开心一点,如果赚少了,我还担心他会不高兴。”慧说。

前夫每次见面就是要钱,问银行卡在哪里,密码是多少,要不到就抢。到后来慧才知道,自己辛苦赚来的钱,都被前夫拿去吸毒了。

“周围的人都知道他在吸毒,就我不知道”。

慧现在唯一的寄托是儿子,小时候他和她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对他们,刚开始她都说自己在 “厂里”上班。

“有一次和儿子去逛超市,买了挺多东西,儿子就问我,‘买这么多东西,要好多钱,妈妈,你有钱吗’,听着我心里挺酸,但也挺高兴。”

关于未来,慧没有太多计划,“能赚的时候多赚一点,做到儿子大学毕业吧,以后再买一份保险养老,认识的那些年纪大一点的姐妹,好像都没有过得好的”。

但是我并不恨我的前夫。在年轻的时候他还是爱过我的。我们有过一段非常美好但是短暂的恋爱。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感谢他。可能真的是我傻吧,姐妹们都说我要早点离开他。可我就是放不下。

我觉得做我们这一行的,早就把什么爱情都抛在脑后,就算有,也只能在电影电视里找找慰藉,所以在有男友和老公的情况下,我们都尽力去维护。如果连老公都没有了,生活就剩下和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肮脏的男人上床,我觉得我们迟早都会崩溃。





7

说话过程中,慧谈起一个十五岁的小姐妹,和当年的她一样,被男朋友带着开始“做生意”,最近小姐妹怀孕了,还一心想着要和这个男朋友结婚。

看着小姐妹,慧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当年“全世界”都知道她的男朋友在吸毒,只有她不知道。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小姐妹的男朋友是个有妇之夫,只有小姐妹不知道。

但慧不会告诉她真相,即使她是她的姐妹,因为“告诉她了,我在这也待不下去了”。

在有好看的衣服、好用的化妆品时,慧会想起这个小姐妹,这是她能给小姐妹做的最“体己”的事,但这些却是微不足道的。

这个十五岁的女孩已经走上了慧当年的路。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流逝的青春背后,是无处安放的自尊。她们在短暂的安逸面前妥协了,而年老时的孤独和病痛,该如何去面对?

“或许我根本活不了很久吧。”慧用这样的想法麻痹着自己。



8

她们是这个社会最底层的群众,她们做着所有人都觉得肮脏的工作。

可是这不是她们所想要的生活。芸芸众生,谁不想活在光明的太阳底下,和全家人一起幸福地生活。

她们喜欢看电视,她们也希望有空了能有男人带他门去看电影。

她们可能也会需要性生活,但不是每天都重复同样的事情。

她们十年来唯一能够感到高兴的事情,就是躺在床上数钱的那种快感。但是对于慧以及千千万万个慧来说,生活还在继续,她也想创造更好的生活,为自己,也为自己的儿子。所以她们只能不断往前走。

虽然自己也想过更好的生活,但是生活生活,首先还是得活着。

她们拿的钱,很多人认为很肮脏,也看不起她们,称呼她们为婊子。但是慧不在意。

做这行的,应该说脸皮都很厚吧。慧微笑着说。但是至少,把这钱攥在手里,不用害怕上面沾了鲜血。心里不会不踏实。

一年一年花开花谢。很快就是回家的日子,慧这样想着。面带微笑,走过马路准备去对面的火车票代售点买一张车票,回去看看他的儿子。

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压来的卡车……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522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