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定性!见义勇为反被拘小伙行为属正当防卫(组图)

新华社/新京报 0

最高人民检察院就“赵宇正当防卫案”作出回应

记者从最高检获悉,3月1日,检察机关对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就赵宇见义勇为一案的处理作出纠正,认定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

2019年2月21日,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以防卫过当,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赵宇作出不起诉决定,社会舆论对此高度关注。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导下,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令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进行了审查。经审查认为,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原不起诉决定书认定防卫过当属适用法律错误,依法决定予以撤销,依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并参照最高人民检察院2018年12月发布的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对赵宇作出无罪的不起诉决定。最高人民检察院表示,严格依法对赵宇一案进行纠正,有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弘扬社会正气,欢迎社会各界监督支持检察工作。(记者陈菲、丁小溪)




为什么两次对“赵宇案”作出不起诉?最高检回应

新华社北京3月1日电(记者陈菲、丁小溪)3月1日,检察机关对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就赵宇见义勇为一案的处理作出纠正,认定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

检察机关为什么先后两次对同一起案件作出不起诉决定?两次不起诉决定有何不同?记者就此采访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第一检察厅厅长张志杰。

问:最近一段时间,“赵宇案”引起社会高度关注,检察机关先后两次对同一起案件作出不起诉决定。请您介绍一下这起案件的缘起和经过。

答:赵宇一案系由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于2018年12月27日立案侦查。12月29日,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赵宇刑事拘留。2019年1月4日,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2019年1月10日,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因案件“被害人”李华正在医院手术治疗,伤情不确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同日公安机关对赵宇取保候审。2月20日,公安机关以赵宇涉嫌过失致人重伤罪向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晋安区人民检察院于2月21日以防卫过当对赵宇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引起社会舆论高度关注。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导下,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令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进行了审查。福州市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原不起诉决定存在适用法律错误,遂指令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撤销原不起诉决定,于3月1日以正当防卫对赵宇作出无罪的不起诉决定。

问:请您介绍一下案件的主要事实。

答:李华与邹某(女,27岁)相识但不是太熟。2018年12月26日23时许,二人一同吃饭后,一起乘出租车到达邹某的暂住处福州市晋安区某公寓楼,二人在室内发生争吵,随后李华被邹某关在门外。李华强行踹门而入,殴打谩骂邹某,引来邻居围观。暂住在楼上的被不起诉人赵宇闻声下楼查看,见李华把邹某摁在墙上并殴打其头部,即上前制止并从背后拉拽李华,致李华倒地。李华起身后欲殴打赵宇,威胁要叫人“弄死你们”,赵宇随即将李华推倒在地,朝李华腹部踩一脚,又拿起凳子欲砸李华,被邹某劝阻住,后赵宇离开现场。经法医鉴定,李华腹部横结肠破裂,伤情属重伤二级;邹某面部软组织挫伤,属轻微伤。

问:为什么说原不起诉决定存在适用法律错误?

答:福州市晋安区检察院以防卫过当对赵宇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存在适用法律错误。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诉决定。”晋安区人民检察院首次对赵宇不起诉,就是依据这一规定作出的。这种不起诉通常称之为相对不起诉,虽然在结论上是不追究其刑事责任,但仍然认定其有犯罪事实存在,只是因防卫过当,情节轻微,而不再追究刑事责任。检察机关经重新审查本案的事实证据和具体情况,进行认真分析和研究后认为,赵宇的行为属正当防卫,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应当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以“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作出不起诉决定。这次对赵宇作出的是无罪的不起诉决定,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法定不起诉。

问:认定赵宇行为属于正当防卫的主要理由是什么?

答:主要理由有以下几个方面:

1.赵宇的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要件。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本案中,李华强行踹门进入他人住宅,将邹某摁在墙上并用手机击打邹头部,其行为属于“正在对他人的人身进行不法侵害”的情形。赵宇在这种情况下,上前制止李华殴打他人,其目的是为了阻止李华继续殴打邹某,其行为具有正当性、防卫性,属于“为了使他人的人身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的情形。

2.赵宇的防卫行为没有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本案不应适用这一规定。首先,从防卫行为上看,赵宇在制止李华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行为过程中始终是赤手空拳与李华扭打,其实施的具体行为仅是阻止、拉拽李华致李华倒地,情急之下踩了李华一脚,虽然造成了李华重伤二级的后果,但是,从赵宇防卫的手段、打击李华的身体部位、在李华言语威胁下踩一脚等具体情节来看,不应认定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其次,从行为目的上看,赵宇在制止李华殴打他人的过程中,与李华发生扭打是一个完整、连续的过程,整个过程均以制止不法侵害为目的。李华倒地后仍然用言语威胁,邹某仍然面临再次遭李华殴打的现实危险,赵宇在当时环境下踩李华一脚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在“必要的限度”内。

问:认定赵宇正当防卫有什么重要意义?

答:认定赵宇正当防卫有以下几个方面重要意义:

一是推进法治建设,培育良好社会风尚。认定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有利于鼓励见义勇为,弘扬社会正气。检察机关通过办案实践,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办案过程,使司法活动既遵从法律规范,又符合道德标准;既守护公平正义,又弘扬美德善行,最终实现“法、理、情”的统一。

二是回应社会关切,体现司法担当。赵宇案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体现了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的期盼,检察机关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重新审查本案的事实证据,及时对错误的司法结论作出纠正,体现了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担当精神,有助于提升司法公信力。

三是进一步统一执法标准,明确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界限。由于法律规定比较原则,实践中正当防卫尺度很难把握,司法实践中不时出现认定标准不统一的问题。2018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专门针对正当防卫问题发布了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以案例形式进一步廓清了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的界限,为司法实践提供了重要参考。这次检察机关对赵宇案撤销原相对不起诉决定,重新作出法定不起诉决定,也是参照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同时,此案从防卫过当纠正为正当防卫,又进一步明确了执法标准,可供类似案件处理时参考借鉴,可以说具有典型示范意义。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见义勇为者赵宇 正义成色必须是十成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但正义的成色,必须是十成!

今天,广受关注的福州赵宇案迎来最新进展,福州市检察院撤销了5天前晋安区检察院对赵宇作出的不予起诉决定,并重新作出新的不予起诉决定书。

同样是不予起诉,同样是还赵宇以自由,但这份决定却大有不同。剥开重重法律术语,核心只有四个字——

赵宇无罪。



此前对赵宇不予起诉的原因是“犯罪情节轻微,依照刑法规定不需要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在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导下,福建省检察院指定福州检察院审查认为,赵宇的行为,是为了阻止包工头李某向服务员邹某实施暴力,没有超过必要的限度,属于正当防卫,因而重新作出法定不起诉的决定。

对此,法律界的专家学者对这个处理结果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陈卫东中国刑诉法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较为常见的不予起诉有三种,一是法定不起诉也就是绝对不起诉,二是相对不起诉,三是存疑不起诉。案件原来是基于防卫过当作出的相对不起诉的决定,现在根据检察机关审查,赵宇的行为是正当防卫,所以应当撤销原法律文书。认定公民有罪必须是法院判决,而依法认定一个人无罪,公安、检察院、法院都有这个权力:公安发现无罪要终止侦查撤销案件,检察院发现要不起诉,法院发现要判决无罪。发现错误就应该依法纠正,对公民的行为性质作出正确的评价,这是司法机关应尽的职责。

梁根林中国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我非常支持福州检察院的这个决定。赵宇与李某拉扯、扭打、将李某推倒在地是一个连续、完整的过程,目的是制止李某对邹某的不法侵害;李某倒地后仍叫骂,不属于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形,赵宇向李某腹部跺一脚造成李某重伤的后果也不能认定为防卫过当,是否为正当防卫并不能仅取决于重伤的后果。事实上,在两个人的激烈冲突中,在当时的情况下一般人都无法做到完全约束自己的行为,如果这样要求赵宇,过于苛刻。司法部门不能以“圣人”的标准来评价防卫人,撤销原决定书是司法更深入实际的体现。

周光权中国犯罪学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对于正当防卫,当时李某对邹某的不法侵害程度是相对很高的,从“是否超过必要限度”来考察,能够得出赵宇是否为正当防卫的结论。绝对不起诉传递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信号——见义勇为不是犯罪!

专家的解读,让我们清楚地看到,这世上没有让正当防卫者痛楚的法律,更没有让见义勇为者伤心的道理。人们的讨论并没有随着赵宇重获自由而终止,心头的疑惑并没有随着此前的不予起诉决定而消除,而如今大家关心的问题都能沿着法律的逻辑,获取明确的答案:

赵宇有权申请国家赔偿,赵宇不必承担李某的民事赔偿责任,李某施暴是犯罪行为,赵宇不仅是正当防卫,还是板上钉钉的见义勇为……



阳光驱散的是迷雾,正义消除的是疑虑。如果说案件的终点是赵宇重获自由,那么正义不仅包括到达这个终点,还包括抵达终点的速度、路径、心态和效果。这检验着正义的成色,也给人以启示:

打造成色十足的正义,需要摆正法律这座衡量是非善恶的天平。“正当防卫”并不是一个生冷的概念,人们早已在一堂堂“法律公开课”上熟知它的内涵,是否构成犯罪并不是可以在措辞上含混过去的细节,因为无数眼睛紧盯着天平的摇摆直至静止。法律条文并不神秘,清楚明白地镌刻成天平上的刻度,在全民法治意识和法律知识水涨船高的今天,执掌天平的手稍微一抖,流淌下的就是民心。

打造成色十足的正义,需要千锤百炼的考验和知错就改的勇气。程序有终点,对正义的追寻不会有终点,只有经受住时间、历史的考验,“铁案”才能百炼成钢。在追寻正义的过程中,也无法保证没有任何瑕疵和错误,重要的是要有发现错误纠正错误的勇气、能力、坦荡,还有制度。一个“不起诉”代替另一个“不起诉”,是一种永不放弃求索正义的心态,是守土有责守土尽责的宣誓,让人安心。

打造成色十足的正义,需要以最直接的方式和最快的速度直击要害。兜圈子的正义、迟到的正义也是正义,但一定是大打折扣的正义。因为长久的等待,会让守法者心灰意冷,让有心违法者蠢蠢欲动,更会让法律的尊严和权威被践踏。5天时间,直接撤销原不予起诉决定书,正义来得高效、完整,不打折扣,没有遮掩。

打造成色十足的正义,需要满足老百姓不断提高的对正义的期待。人们期盼公平正义的心,就像寻找阳光的眼睛,揉不进一粒沙。这种期盼和需求前所未有,正因如此,人们才不仅仅满足于赵宇走出高墙,而更希望获得一个明白的交代:见义勇为对不对,该不该,值不值?这个决定的回答铿锵有力:弘扬见义勇为的精神并不只写在纸面上,还有法律和奉法者以鲜明的态度为见义勇为撑腰打气保驾护航。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公平正义的成色如何测量?

很简单,摸摸自己的胸口,她的标准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福州公安:将积极为赵宇申请见义勇为表彰

新京报快讯 据福州公安官方微信消息,3月1日,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对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就赵宇见义勇为一案的处理作出纠正,认定赵宇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对赵宇作出无罪的不起诉决定。公安机关充分尊重检察机关依法作出的决定,对社会公众的关注与监督表示真诚感谢。

这起案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市公安机关个别基层办案单位在执法办案过程中,对见义勇为情节认定不够准确,对有关法律规定的理解不够透彻。公安机关将认真吸取教训,举一反三,并以此为契机,大力加强对一线民警的教育培训,切实提高执法办案水平。

下一步,公安机关将积极为赵宇申请见义勇为表彰,切实弘扬社会正气、彰显法治精神、体现公平正义。目前,嫌疑人李某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的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4946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