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佛爷去世 为何在中国刷屏?因为他爱中国!(组图)

中国经营报/她刊 0



上元之夜,故宫流光溢彩,灯如白昼,而在法国巴黎,一颗艺术界的巨星寂然陨落。

2月19日,85岁的德国籍设计师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因病在巴黎逝世。这位与奢侈品牌香奈儿(CHANEL)、芬迪(Fendi)签下终身合约,为时尚行业奋斗一生的设计师,因行业地位而被称为“时尚界的凯撒大帝”。

而在中国,他还有一个本土化的称呼——老佛爷。

消息传来,一时间,社交媒体上充斥关于“老佛爷”的讣闻与怀念。也有人不解,在这个张灯结彩的日子里,一个西方设计师的离世,为何能泛起如此剧烈的余波?

回顾“老佛爷”绚烂多彩的天才人生,以及他与中国市场的不解之缘,答案开始浮现。



“不死之神”

高产、高质,多才多艺,在艺术与时尚圈,卡尔·拉格斐的才华“不可无一,难能有二”。

1933年,卡尔出生在德国汉堡乡下的富裕之家,二战时期,他居住在乡间50平方公里大的庄园里,安宁平静,以至于对炮火没有记忆。

他自幼喜欢读书画画,“没有一天不握画笔”,母亲爱好时装,一天换好几套衣服,还要求小卡尔两天“衣不重样”。

尽管乡间的生活富足安逸,但卡尔从小向往大城市的纷繁富丽,尤其是十里洋场的巴黎,甚而每天学习2个小时的法语。

14岁时,他终于梦想成真——举家搬至巴黎,并在那里完成学业。21岁那年,他参加国际羊毛局举办的时尚设计大赛,尽管不是科班出身,但他一举拿下外套组别的冠军,开启了艺术世界的大门。

 



1965年,卡尔成为芬迪的设计师。此前,他已先后服务过5个服装品牌与设计师,包括Chloe等知名奢侈品品牌。

效力芬迪期间,卡尔贡献了“双F”标志,并用戏剧化的设计把芬迪推到高级时装的一线地位。同时,法国奢侈品牌香奈儿也向卡尔抛出橄榄枝,1983年,卡尔成为香奈儿的艺术总监。



当时,香奈儿的创始人已去世多年,品牌一直在吃老本,卡尔称,接手时,香奈儿像个睡美人,甚至“称不上美人,她睡到打鼾了,我得负责唤醒一位死去的女人,至少大部分人坚信,她已经死了”。

但通过对历史的提炼,卡尔强调了双C标志、山茶花等经典元素,并在此基础上添加天马行空的想象,为香奈儿注入年轻、运动的活力,也帮助香奈儿重振旗鼓,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公司之一。

2018年6月,香奈儿成立108年以来第一次主动公开财报。2017财年,公司总销售额为96.2亿美元,超过古驰和爱马仕,同比增幅超过10%,净利润为18亿美元,同比大增18%,堪称奢侈品行业中最畅销的品牌之一。

得知卡尔去世的消息,服装设计专业出身的陈清难掩失落:“太可惜了,在我心中,‘老佛爷’是‘不死之神’一般的存在。”

陈清回忆起读书时候:“我们学服装的都很佩服他,执掌香奈儿这么久,而且产量这么高,质量也很高,这是设计师中少有的啊!”

的确,卡尔生前,每年要完成香奈儿、芬迪以及他自创品牌Karl Lagerfeld共计17个系列的设计,堪称战斗力爆表,而且设计作品常被奉为圭臬。临终前,他还在为芬迪2019年秋冬系列忙碌。

秀场设计、摄影、办报纸、开书店、设计酒店,卡尔也样样吃得通。

在秀场设计上,涉猎广泛的卡尔独树一帜,赌场、森林、超市,都可以成为T台;关注科技与环保,火箭、冰山、风力发电机,都能搬上舞台。卡尔有多大胆,秀场就有多让人眼前一亮。







 

他还为品牌和时装杂志封面掌过镜,在古巴开过摄影展。

 







他以自己的名字办报纸The Karl Daily,在巴黎开名为“7L”的书店,还精通德语、法语、英语、意大利语。至于为什么身兼数职、横跨多行,卡尔说:“我只是想要拒绝平庸而已。”







也难怪媒体评价他:“当代时装设计界有数不清的奇才,但卡尔·拉格斐,永远只有一个。”



迷人争议

工作孜孜不倦,才华飞扬恣意,加之成绩卓越不凡,卡尔·拉格斐被“封神”一点也不稀奇,而他桀骜多面的神秘个性,又让人多了一份好奇。

卡尔言辞犀利,坚持己见,甚至为自己惹了一身官司。

在2018年全球轰轰烈烈的反性骚扰运动中,有女模特指控多年前被造型师拉扯内裤,卡尔面对采访时直言:“令我震惊的是,那些没什么名气的模特花了20年才记起来当时发生的事情,更别说这些指控没有任何证人。”

他还对涉事造型师表达了同情,并揶揄女模特:“难以置信,如果你不想内裤被拉,就不要做模特,去修道院吧,那里适合你。”

卡尔反对德国的移民政策,还被指控有“种族歧视”。2015年,他接受法国C8电视台专访时抨击道:“我的一位德国朋友收容了一位年轻的叙利亚人,四天之后,他对我说德国最伟大的发明就是大屠杀。”

他还表示,德国总理默克尔不需要再接受更多难民去改善她在希腊危机中的坏形象。

播出后,电视台就收到大量观众对卡尔言论的投诉,还指责他涉嫌种族歧视,有“伊斯兰恐惧症”。“老佛爷”却保持面对争议的惯常做法:不回应、不改变、不低头。

关于卡尔,“最负盛名”的争议就是他对肥胖者的尖刻评论。2009年,他接受《焦点》杂志采访时还说:“胖女人在时装界无立足之地,那些说苗条模特很丑的人,都是拿着薯片坐在电视机前的胖大妈。”

2013年,他还在法国的一档脱口秀上说,肥胖人士所产生的健康问题严重地拖了巴黎人民健康指数的后腿,并且给巴黎的医疗机构带来了巨大压力。

这番话成功地引起法国一个女性组织的关注,她们认为卡尔的说法是对肥胖人士的歧视性诽谤言论,而且该组织已经向法院提起对卡尔的诉讼,卡尔也“成功”获评“时尚圈毒蛇嘴贱敢说话”的人物之一。

可是神奇的卡尔,在1977年曾说:“我不喜欢瘦子,一点都不时尚。”而且在上世纪90年代,原本身材不错的他一度发福到不敢相认。1989年,被他称为是“生命之爱”的爱人Jacques de Bascher因艾滋病去世,他痛不欲生,开始对自己的身材自暴自弃。

 





2001年,他突然对镜子里肥头大耳的自己产生厌恶,并花13个月的时间减掉了42公斤,之后还出了本减肥秘籍。

有人指责他对女性有歧视,但他却认为自己从小受母亲女权主义的影响,尊重、爱护女性,2015年春夏的秀场还以“女权运动”游行作为主题。





一面尖酸刻薄,评头论足起来口无遮拦;另一面,卡尔善待员工,对记者有耐心,而且为深爱的人一往情深,还视猫如命。

他的爱猫丘比特(Choupette)拥有女佣、私厨和私人飞机,上杂志、做代言一个也没落下,1年广告收入可达300万欧元。卡尔说:“现在还没有人与动物结婚的先例,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爱上一只猫。”他还想把自己的遗产留给这只猫。

 





像猫一样,卡尔也喜欢独处,还为独处正名道:“我热爱人群,更热爱孤独,我需要有自己的时间,无法24小时与人为伴,我不适合婚姻生活,某些时候我需要独处,我痛恨无法独处的人。”

总之,“老佛爷”的争议体质招人爱招人恨,毒舌起来让人牙痒,萌起来又让人忍俊不禁。



重视中国

对中国网友来说,第一次知道“老佛爷”常常是通过某位艺人。

通常和“老佛爷”合了影,艺人就会发出宣传稿件——《×××现身××时装周,与老佛爷亲密合影》。

 






 

要是能和“老佛爷”说上几句话,被夸奖几句,那更不得了,这说明个人品味被时尚教父认可了呀。不过,据说每次大秀结束后,“老佛爷”都会像吉祥物一样与观众合影。


 



其实,早在12年前,“老佛爷”已经在中国出圈。2007年10月,在卡尔的策划下,芬迪以居庸关长城作为秀场,发布2008年春夏时装新款。





 

这场长城为背景的时装秀气势恢弘,而且88位模特中有44位中国模特,轰动一时,芬迪也成为第一个在长城办秀的高级品牌,卡尔则成为第一个在长城展示作品的设计师。此后,娱乐节目、模特选秀节目也时不时上长城走秀,致敬一下。

作为香奈儿的创意总监,卡尔也很重视中国市场。1993年,香奈儿在上海华亭伊势丹开设化妆品专柜,首度打开中国内地市场,也成为较早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的奢侈品牌之一。2000年,王菲的那首《香奈儿》让一些年轻人对这个品牌有云里雾里的印象。

2001年,香奈儿在上海龙华机场开启在中国的首场大秀。2008年,美国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Nielsen)的全球奢侈品牌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内地,40%的消费者表示最愿意选择的品牌是香奈儿。

2009年,香奈儿再度到上海黄浦江畔办秀,主题是“巴黎·上海”。有趣的是,兴趣爱好特别广泛的卡尔还自编自导了一部短片《可可巴黎-上海幻想曲》来作为大秀的前期预热。这部短片讲述了香奈儿创始人5次中国梦中之旅。

不过,外国人化妆成中国人,军绿色的香奈儿外套以及中文刺绣,2009年的时装秀和卡尔精心拍摄的短片,被吐槽有些“水土不服”。







卡尔倒没有知难而退,还是努力地和中国粉丝搞好关系。2014年和2015年春节前夕,“老佛爷”分别亲手画了生肖马和羊,恭祝华人新春快乐。

   



苦心经营客户关系,换来的是中国消费者的“倾囊”支持。去年公布的财报显示,2017财年,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亚太地区,香奈儿销售额同比增长16.5%至37.5亿美元,已经超过品牌整体11%的销售增幅,是仅次于欧洲的第二大市场。



当然,中国已经成为奢侈品品牌的重要市场。广发证券研报显示,中国人在2017年购买了全球32%的奢侈品,按国籍来看,是最大的奢侈品消费群体,奢侈品牌和相关的企业文化、设计师自然都逐渐被国人了解,加上一些奢侈品牌的彩妆,单价通常在500元以内,买个名牌化妆品也不是花血本的事。

但在中国,卡尔自创品牌的情况却不尽如人意。

2017年,中国服装企业七匹狼花了3.2亿元人民币,投资“老佛爷”的同名品牌Karl Lagerfeld及其在上海的公司。七匹狼2018年上半年的财报却显示,Karl Lagerfeld亏损了2280万元左右。



对向中国市场大力进军的香奈儿来说,卡尔的离世,也多少为品牌的发展笼上了迷雾。2015年和2016年,香奈儿的业绩不佳,屡次传出将被收购的消息。卡尔去世,无疑也是香奈儿的一大损失。

不过,对艺术世界而言,“老佛爷”是不死的,正如他所言:“我是不死的,我的人生格言是,始于我也终于我。”

85岁香奈儿“老佛爷”去世:他才不在乎给世界留下什么

2019年2月19日,时装设计师Karl Lagerfeld因病于巴黎去世,享年85岁。

Karl辞世的消息一出,铺天盖地的讣告便接踵而至。



人们或是怀念他在时尚领域的高光时刻,或是扒出他的过往情史八卦谈论一番,以表达自己对这位时尚大师的「缅怀」。

可没有人真正意识到,Karl到底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



Karl Lagerfeld,被中国粉丝尊称为“老佛爷”,他的一生有着数不胜数的光环:

设计师、艺术家、摄影师、服装设计师、时尚先驱者……

而他的手下更是管理着三大高端品牌:CHANEL、Fendi和自己的同名品牌Karl Lagerfeld,这也意味着他一年要做出14场秀。

提起“老佛爷”这些年为CHANEL打造过的经典秀场装置,怕是能够组起一座像迪斯尼一样的“主题乐园”。

Spring 2019 Ready-to-Wear▼



19年春夏系列,他把沙滩海浪搬进了大皇宫。

超模们光着脚丫踩在沙子上摇曳生姿,不时还有海浪拍打着她们的脚尖:





Fall 2018 Ready-to-Wear




这场秀,他打造了一片神秘浪漫的薄雾森林,让模特们走在铺满落叶的路上,踩着树叶缓缓走来,别有一番浪漫滋味:



Spring 2016 Couture▼



他也曾搭建过精致极简的北欧木屋,让模特从小木屋内依次走出,最后又让她们分组静态展示于隔间之中,宛如货架上的芭比娃娃:


Spring 2015 Couture▼




耗时六个月时间纯手工打造的纸艺花园,随着模特走秀的进行“繁花”不间断的依次盛开,纯白的世界最终幻化为爱丽丝仙境一样的花团锦簇:



Spring 2015 Ready-to-Wear▼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是这场轰轰烈烈的女权主义示威游行秀,模特们高举旗帜,拿着大喇叭振臂高呼,为热爱自由崇尚平等的女性同胞发声,热血激昂:


Karl与CHANEL秀场的故事,多到说都说不完。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最精彩的秀,只有更出其不意的创意。

只是如今他为我们建造的美丽时尚花园崩塌了,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这些精彩的梦幻装置,却是个未知数了。





为CHANEL打造了无数大秀名场面的Karl,也为其创造了无数个爆款包。

Classic Flap Bag





这款诞生于1983年的包包,是Karl加入CHANEL后的第一只包,双C锁扣及皮穿链的设计让它成为许多女生的dream bag。

即使36年过去,它的魅力也不减丝毫。



Le Boy





作为2011年才诞生的一款包,Le Boy迅速成为了CHANEL不可替代的经典。

相比于Classic Flap Bag的优雅,Le Boy更帅气一些。



Gabrielle





这款直接使用香奈儿女士的名字来命名的包袋,一经推出便备受好评。

流浪包也成为继“香奈儿三大经典款”之后最受欢迎的一款包。



在CHANEL任职的36年里,Karl为其设计过太多太多的包。

除了这些热门款式,5号香水瓶包、超市篮子包和火箭包等,也都让人印象深刻。





为我们带来这么多场美轮美奂的秀和漂亮的包包,更别提那些跨界合作要消耗掉他多少精力了。

可是从设计、拍摄到秀场布置,Karl都坚持亲自上阵,并能保证每一季都如期发布。

他的勤奋,俨然成为了行业的标杆,令后辈们望尘莫及。



即使已经80几岁,老爷子仍然精神抖擞地折腾着Chanel和Fendi每一季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像打了鸡血似的不停创作。

就算是在生命的最后几天,他还在为周四在米兰举行的Fendi秋季成衣系列向他的团队发出新的想法和指示。

直到今年1月22日巴黎的Chanel高定秀,Karl本人第一次没有出场谢幕,人们才意识到,所谓的“不老常青树”也终有一天会倒下。



Karl去世后,许多媒体大肆鼓吹他的敬业、他对工作的认真负责。

可Karl生前却明确表示过:

“请不要把我写成努力工作的人,没有人是被逼着去做这份工作的。如果不喜欢,大可换一份工作,如果觉得太累了,也可以换一份工作,但千万别边做边说,啊,真的太累了……

那样太脆弱了,我们都该强悍一点,不应该谈论自己的艰难。”



Karl曾说自己像呼吸一样去做他的工作,所有的动力都源于他对时尚的真心热爱。

他从小热爱设计与时装,常常把杂志中自己喜欢的照片剪下来收藏;

想要拒绝平庸,渴望大都市的繁华,便循着自己的目标不断前行。

1954年,年仅21岁的他参加了国际羊毛局举办的时尚设计大赛,并获得外套组别的冠军,被Balmain选为助手,从此踏入时尚业。



“时尚世界让我快乐,我乐在其中”,这正是因为他如此全情投入、终身为之的原因。

在成功后的几十年里,Karl把这份热爱看作野心、兴趣乃至一切,也将其铭记在心,以此来成就更好的自己。





Karl曾经说过,“我才不在乎给世界留下什么。”

可是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Karl到底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

我想,不是他像变魔术般打造的绚烂秀场,也不是令无数女性争相收入的各色包包;

而是他几十年如一日对一件事物的热爱与奋斗。



在总结自己的一生时,白发苍苍的时尚大师Givenchy先生说:“I am a lucky man.”

Karl也在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时尚后说过,“我认为我的运气特别好,能够在最好的状态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也不需要和任何人争什么。”

这些传奇设计师们,之所以被世人铭记于心,是因为他们带给这个世界太多美好的记忆,也为我们许多人构建了一座可以容纳许多梦想的时尚城堡。

也是因为那个时代,有很多像他们这样长情的人,做着长情的事,所以才诞生了很多美好事物并流传百世。



能够全力以赴投入自己所热爱的事物,一生敬业,一生热爱,也就此生无憾了。

很喜欢一句话:

“如果哪一天什么都不热爱了,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来抗衡生活中的鸡零狗碎。”

所以,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这样才能无遗憾谢幕。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3588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