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小伙什么都不干,在网上哭穷就能月入四万?(组图)

北美留学生日报 0

从莉哥到冯提莫,再从到Mc天佑到陈一发。

当网络主播穿着清凉的短裙浓妆艳抹地在镜头前撒娇要打赏时,

很多人说她们是网络乞丐。

但是跟有的人比起来,她们起码是用才艺赚钱。

看了这个美国年轻人的故事,

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网络乞丐。



他叫Jovan Hill。

出生在德克萨斯州密苏里的一个单亲家庭里,家里有11个兄弟姐妹。

他曾经就读于德克萨斯州立大学。

但在毕业前几个月因为感情不顺辍学,来到纽约开始了新的生活。



(图源:Instagram)

原来的Hill也是普通美国年轻人中的一员。

可能最多只是没那么勤奋刻苦。

当他第一次真正意识到可以利用社交网络来募集金钱是在2016年。

因为奶奶拖欠电费而被断电,他在社交网站Tumblr上向他的粉丝们开口请求募捐。

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能不能筹到几百刀的想法,

后来却拿到了一共3000刀捐款。

初尝甜头的Hill一发不可收拾,从此走上了职业网络乞讨的道路。



(图源:dailymail)

辍学之后的Hill握着口袋里的22美元,还有母亲给他买的飞机票,只身一人来到纽约开始他的“美国梦”。

初到纽约的他和另一个通过社交网络认识的职业主播一起租住在布鲁克林的一个地下室公寓里。



(图源:caveman circles)

一开始,Hill也曾在电影院的商店里工作过几个星期。

可是没几天他就发现,辛辛苦苦站一天赚的钱还不如在手机屏幕前随便聊几分钟来的多,于是连工资都没拿,他就辞职走人。

两人都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只好开始重拾旧业,通过网络乞讨来支付自己的房租。

在直播中,他给自己的定位是时而狂躁,时而浮夸,时而又言辞犀利。



(图源:视频截图)

有时候心情好了,他还会戴上假发来个反串。





(图源:视频截图)

镜头里的他会一边抽烟(有时候是大麻)一边谈自己的生活和理想,比如想要搬去洛杉矶,因为“受够了纽约这个让人崩溃的城市”,然后开始反复要钱。

几分钟之后,来自美国各地的捐款开始陆续流进他的PayPal和venmo账户。



(图源:Instagram)

如今,在各种社交平台上,他的粉丝总量超过20万,每月的收入至少6000美元。

除了从社交网站上吸引用户,他还引诱粉丝每月支付1美元在订阅平台Patreon上解锁视频来赚钱。

他还通过发布Venmo的捐款截屏,以此让捐得不是很多的粉丝感到“羞耻”,并促使他们捐更多的钱。

对于Hill来说,向粉丝要钱是一件非常理所应当的事情。

“如果你想看我每天坐在家里直播,你就得帮我支付房租。

如果你想看我过的更好,你就得打更多的钱给我。”

他并不认为他与Instagram上那些发发广告推广品牌和产品就轻松获得五位数以上收入的社交名人有什么不同。

在他看来唯一的不同在于别人推销商品,而他是在推销自己。



(图源:Instagram)

用Hill的话来说,只要给他15美元,他什么都愿意做。



(图源:Instagram)

而现在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则是,

“如果你告诉2010年的我说我会因为情感问题而辍学,然后每天在线乞讨来赚钱,在镜头前表演抽大麻和精神崩溃,我会立刻打电话给联邦调查局。”

几乎每次直播时都会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去找一份正经工作。

他回答道:“这就是我的工作。”



在美国,有很多人像Hill一样,作为新兴微影响力的一份子,发现了众筹平台上的巨大商机。

许多人开始在Patreon这样的众筹网站上出售自己的订阅服务来赚钱,内容包括漫画,旅游等。

网友每个月只需要付几美元,就可以订阅她们的付费频道。



(图源:Patreon)

34岁的赖利·怀特鲁姆(Riley Whitelum)和24岁的埃莱娜·卡劳苏(Elayna Carausu)有近2400名订阅者。

这些粉丝通过每月支付3美元来观看他们在自己的频道“流浪之旅”(Sailing La Vagabonde)上的环球航行。



(图源:Multihull Central)





(图源:dailymail)

24岁的保罗·丹尼诺(Paul Denino),他通过化身“冰海神”(Ice Poseidon),每天在Periscope、Twitch、YouTube和其他平台上直播数小时。

他在《纽约客》(The New Yorker)上发表的一篇个人采访中透露道,通过这样的方式,他每月可以赚到6万美元左右。







(图源:Imgur)

或许就像Hill的室友所说的那样,现在的流行文化太无聊了,因此人们才这么依赖网络。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在喜欢Hill的人眼里,他不仅仅是一位试图利用自己的网络影响力赚钱的社交媒体影响者。

更是在没有剧本的现场直播节目中为观众们打开了一扇完全未经过滤的窗户,让他们看到一个20多岁的年轻奋斗者的生活。

他在没有家庭经济支柱或者传统工作的情况下,勉强维持着自己有意义的生活。



(图源:Instagram)

去年早些时候,他去德克萨斯州领取未付的停车罚单,他的粉丝们担心他可能被捕,第一时间打钱给他。

“我自己甚至不在乎,但他们开始寄钱,他们说,‘因为你不能在监狱里发推特呀,’”Hill说道。

而在不喜欢他的人眼里,他活得就像一个“社会的蛀虫”。

他们总是在直播的时候用轻蔑的语气告诉他,“走出你的卧室找份工作吧!”



(图源:dailymail)



科技的发达使得这个时代太多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都变成了现实。

再离谱的事情人们都习惯性地用“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来解释。

一群四肢健全的年轻人躺在家里向不认识的人伸手要钱,

这种事光是听起来就觉得不可思议。

一开始小编本来想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我们尊重每个人的选择然后祝福他们吧。

但是越写越觉得,如果他是我的亲人或者好朋友,甚至是我以后的孩子,我会允许他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吗?

答案是当然不会。

我希望我爱的人活得有尊严,有信念,有自己的人生目标和追求。

可以每天沐浴着阳光感受着这个世界。

起码晚上躺在床上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没有虚度这一天的光阴。

同样,我也希望他能找到自己的人生定位,而不是天天躲在地下室用乞讨得来的钱换一点大麻。

所以,抛开所谓理性的评价,抛开所谓旁观者的清醒。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最亲近的人身上,

我只想说,

这是不对的。



(图源:Yahoo)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295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