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曾任习明泽哈佛读研导师 文革史权威专家逝世

RFI 0

  图为美国哈佛大学研究中国文革史西方权威马若德生前照片网络照片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马若德10日去世,震惊学术界。因马若德说中国文化大革命专家,其著作《文化大革命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更是文革史的权威作品。马若德曾形容毛泽东是狡猾政治家,发动文革属七分过三分功。苹果日报引述明镜新闻指马若德曾经担任习近平之女习明泽哈佛心理学研究生指导老师。

  据中央社今天报道,美国研究中国文革史西方权威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逝世,享寿88岁。

  据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官网今天上午公告,专研中国文革史、精英政治研究的西方权威学者马若德2月10日过世,享寿88岁。中国异议人士胡平、王丹在社群网站发文悼念。

  据公告表示,马若德的家人近期将為他举办一场私人告别式,在适当的时候会再举行一场公开追思会,费正清研究中心届时将会参与。

  报道指北京之春杂志名誉主编胡平上午在脸书(Facebook)发文表示,最早知道马若德的名字,是文革期间在「参考消息」上读到他有关文革的文章;第一次见到他则是1986年,最后一次见面是2002年2月。胡平表示,马若德对中国的长期关注,对当代中国的精深研究,对中国学生的关怀备至,令人难忘。

  报道说,六四学运领袖王丹则在脸书写道,马若德是他的博士论文指导教授,「老师待我,恩重如山,来不及见最后一面,实为终身遗憾。老师研究了一辈子中共政治,是美国学界对中共始终保持警惕立场,头脑一以贯之地清醒的少数之一。历史证明了他作为一个史学家的睿智。」

  马若德1930年12月2日出生于英属印度拉合尔,他的父亲是英国外交官麦法谷哈(Alexander MacFarquhar)。

  马若德1955年毕业于哈佛大学远东研究专业,获得硕士学位。毕业后,他成为「每日电讯报」的记者,报道中国新闻。

  据报道说,马若德1974年至1979年出任英国下议院议员,1981年被伦敦大学授予博士学位,之后进入哈佛大学任教,长期从事中共高层政治研究,是西方学术界研究中国文化大革命的翘楚,并曾两度担任费正清研究中心主任。

  他的著作「文化大革命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三部曲,以及与瑞典学者沈麦克(Michael Schoenhals)合著的「毛泽东最后的革命」(Mao's Last Revolution),均被视为文革研究的权威著作。

  据苹果日报消息说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官网今天上午发出公告,专研中国文革史、菁英政治研究的西方权威学者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于2月10日去世,终年88岁。中国异议人士胡平、王丹亦在社群网站发文悼念。有指马若德曾是习近平独生女习明泽在哈佛读研究生时的导师。

  报道说,海外华文媒体明镜新闻集团创办人何频透露,马若德是习近平独生女习明泽在哈佛读研究生时的导师之一。何频引哈大内部消息指,习明泽2014年在哈佛心理学取得学士学位,后来又返母校攻读博士学位,未知是否深造心理学,但何称马若德是其导师之一。习明泽在美留学改名姓瞿,是其母彭丽媛所取,来自彭丽媛的外公姓氏。

  报道说,马若德研究中国文革史被公认是西方权威。马若德认为,毛泽东是一个非常浪漫主义的革命者,某种程度上他不像苏联斯大林、列宁般冷酷的、精准的规划者。作为一个政治家,毛泽东是很狡猾,例如1957年「百花齐放」、开展反右运动、在文化大革命中肃清跟随他三、四十年的高级领导人等事件中,都显示毛泽东很狡猾。毛泽东和其同僚之间的相处,马若泽认为他是一个攻于心计的政治家,但他崇尚革命中的人海战术,又是非常的浪漫主义。

  对于毛泽东死后,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曾评价毛泽东「七分功三分过」,马若德却指邓小平必须这样说,一方面他不得不承认毛泽东犯了一个大错,因为文化大革命带来毁灭性的破坏;另一方面他也必须维护毛泽东的名誉。但马若德却认为毛泽东的评价是「七分过三分功」。

  报道说,他于2015年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评论国家主席习近平致力打贪是一个高风险举动,拿捏不好分分钟会危及习一心维护的共产党;马若德也曾批评当时正值伞运过后,香港的民主状况。

  马若德认為,习近平的反腐运动要冒很大的险,因为你不得不相信,习近平很多同僚也是腐败的,他们担心「下一个倒台的会不会是我?」,可能会团结起来对抗习。

  马若德指出,另一个高风险是,习近平不但要打老虎,还要打苍蝇,马若德说:「这个做法我相信也是非常受老百姓欢迎的,因為使老百姓受害的正是这些低级别的中共官员......,但是如果你抓了太多的苍蝇,很快中共就不复存在了」。

  报道说,马若德还曾撰文,中共恐怕会走向灭亡,习要挽救共产党并非易事;他解释习近平出生时,很多国家的大量人口都生活在共产党中;到今天,只剩下中国、已对美国开放的古巴,以及没有很让人感到鼓舞的伙伴老挝、北朝鲜,中国是最后一个堡垒。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留园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2/12/608920.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