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恐怖分子:投弹纵火威胁下毒...竟是为了环保(图)

英国那些事儿 0

2019年1月4日中午,Rolando Torres和妻子站在智利圣地亚哥的一个环岛上等车。

突然,一个炸弹爆了!



还没反应过来,

炙热的弹片已经把他们炸的血肉横飞。

最后,这个diy炸弹没有造成人员死亡,但有5个路人因此受了重伤。



跟isis制造恐怖袭击一样。

爆炸之后,背后的组织立马跳出来认领。

只不过,这个组织可能大部分人都没有听过,

它叫“维护自然的人们”,简称ITS。



之所以要制造种种恐怖袭击,他们说,是为了保护人类...

他们想要摧毁执迷科技,被科技驱动的世界,希望人类能回归捕猎生活,

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拯救人类,避免世界末日的到来。

.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

他们可以不择手段。

2013年,他们开始给拉丁美洲的科学家寄炸弹,尤其针对纳米技术的研究者。

2016年,他们宣称为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化学系José Jaime Barrera Moreno之死负责。

他们还表示,之前一个被认为死于抢劫的计算机系学生ángel León de la Cruz,也是他们杀的。

他们越来越疯狂,甚至开始把目标对准将在大阪召开的G20峰会。

如今,ITS被称为“生态恐怖分子”。



也许你很难把保护小动物和大自然的环保主义者和恐怖分子联系在一起。

保护环境,不都是好心吗?

最多,也就是游游行,举举标语,搞搞惊悚的行为艺术



但是,当他们发现这些方法都不怎么管用时,一些极端的行为就出现了…

比如...

“给多伦多华商会发恐吓信:如果不禁鱼翅,就向所有华人餐馆下毒”



“希腊的生态恐怖分子威胁在超市的食品中注入盐酸,以抗议圣诞节前夕人们的疯狂消费对动物造成的’大屠杀’ ”



“美国生态恐怖分子攻击能源基础设施…”



不要以为生态恐怖分子只是随便威胁两下就了事,

他们真的可以为了保护环境和动物去犯罪…

烧毁屠宰场,砸掉皮草商店,破坏农场设备。



给敌人的道路放钉子,毁坏他们的汽车和住宅,骚扰他们的合作伙伴,甚至简单粗暴点的,直接去打人...

欧洲最大的进行动物实验的亨廷顿生命科学公司的主席在2001年就被极端环保分子用棍棒殴打过...

以及...

把下水道污物或死动物送到那些企业的办公室。



全世界范围内,有很多组织被称为“生态恐怖主义”,

指的是用暴力或破坏活动针对相关人士或他们的财产以支持生态、环境或动物权利的行为。

FBI曾一度把环保恐怖主义列为国内NO. 1的恐怖威胁。

不过,之前大部分的生态恐怖组织并不会像开头提到的ITS那么极端。

他们通常只破坏物,不伤害人。



在美国,最出名的极端环保组织可能就是“地球解放阵线”了(简称ELF)。

2008年,他们把西雅图的“梦想街道”一把火烧成了“噩梦街道”。



4座每座都价值数百万的豪宅被他们点了…

郊区的房地产项目经常是他们摧毁的重点。

因为他们认为,这些房子侵占了越来越多的自然之地,影响了周围的生态系统。

以西雅图被烧的那块地方为例。

房子刚好建在一条小溪旁边,而这条小溪是一种濒临灭绝的鲑鱼的产卵地,环保人士认为,这些房子建在这里,会污染溪流和附近的湿地。



1998年,北美洲最大的滑雪场,科罗拉多的韦尔滑雪场4幢建筑,3个滑雪升降装置被生态恐怖分子一把火烧成灰烬。

行动还包括破坏输电线、点燃一家SUV经销商和焚毁一个伐木中心。

损失约为1200万美元。



在给新闻界的一份通告中,ELF表示:

“韦尔公司已经是北美最大的滑雪公司了,现在还想进一步扩张。19公里长的道路和885英亩大的皆伐区将毁灭这个州最后的、最好的猞猁栖息地。将利润置于科罗拉多州的野生生物之上,这是不可饶恕的。”

“要给所有贪婪而不尊重生态系统的跨国公司的一个教训。”



根据FBI的说法,

生态极端主义诞生于1977年。

那时候有个组织叫:“地球优先!”



他们对正常的抗议途径失望,开始自己动手反抗...

当时,他们的其中一项行动是给树钉钉子。



目的是为了让钉子生锈后的颜色污染树木,影响它们的外表,避免它们被选中而砍掉。



而且就算被砍了,树中的钉子也很有可能会毁坏锯树的锯条。

所以,砍木工人通常会避免砍这些被钉了钉子的树。



然而,这些方法始终收效甚微。

“地球优先!”中的很多成员忍不了了,他们决定采用更极端,更暴力的方式。

于是,这些极端的成员成立了“地球解放阵线”。



2011年的纪录片《如果树倒下》就是关于这个组织的。

其中讲述了地球解放阵线成员Daniel的故事。



Daniel原本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孩。

父亲是纽约警察,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大型公关公司工作。



直到有一天,他在广场遇到一个在收集签名,并不停介绍“湿地环保”项目的女人。

他的命运彻底转变了。

他试着参加了他们的聚会。

在聚会上,他看到了一些关于自然的影片。

烟囱中不停排出的工业废气……



海洋污染……



对动物的残忍捕杀……



对古树的肆意砍伐……



一个又一个林区被夷平……





看完后,他毅然决然的加入了该组织。

最后成了地球解放阵线的一员。

在家,他会拼命做好资源回收。

重复利用每个塑料袋。



进行垃圾分类时,连食品罐上的纸片都要撕下来分类。



自己做很容易,但要求煤矿工厂,伐木工厂,房地产开发公司都按照他的理念显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

他从游行,写抗议信,渐渐演变到了放火...



就这样从一个好学生演变成了“恐怖分子”...



而让更多环保主义者态度激进的一件事是发生在1995年的华纳溪木材出售事件。

华纳溪位于尤金以东50英里处,是个非常美的地方。



1995年,林业局决定在那里进行树木砍伐。



环保人士不干,

跑到那里,用人墙挡住砍树的必经之路。



当时的场景…



进一步升级后,

环保人士在路上用石头堵住路



挖沟不让车辆通过



还建起了一堵墙



筑起了堑壕



那时候,大家还是以和平抗议为主,



同时,一种破坏性抗议方式开始渐渐流行,

一些环保分子开始用阴招对付自己的敌人。

用胶水堵住锁芯,



拔掉测量桩



往推土机的汽油罐里撒糖



抗议者们在华纳溪坚持了一年。



一年后,林业局采取了强硬的手段。

抗议者被捕。



墙也被推倒了。



地球解放阵线的成员并不打算就这样算了。

反手就去烧了两个护林站。



这个行为在环保运动内部也引发了极大的分裂。



一部分人表示支持



更多人认为这种方式还是太极端了。



但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

让那些温和的抗议者也逐渐失去了理智。

在护林站火灾几个月后,发生了一起古树事件。

尤金市区有块地方,有40棵古树,非常漂亮



但为了给一个大公司修停车场,

政府决定要把这些树砍掉。

抗议者们原本打算把问题提交给市议会讨论。



然而就在听证会之前,

市政府突然决定提前一天去砍树。

收到消息后,

抗议者凌晨爬上树,想拖延时间,毕竟一天后就是听证会了。



然而,政府还是决定来硬的。

警察全副武装来到树边



他们站在消防升降机上,



把抗议者的裤子剪开,

然后往他们身上喷胡椒喷雾,大腿,下体…每个部位都不放过。



路人们看到这一幕,怒了。

大家开始抗议,场面一度失控



催泪弹,胡椒喷雾开始对准抗议的民众。



最后,树还是被砍了。



人们发现,原来和平的方式好像并不管用。



渐渐的,他们越来越不信任政府。

也不相信什么和平的抗议能起任何作用。

他们只相信暴力和自己的拳头。

他们不是基地组织,他们只为环境和动物而战。

他们真的认为自己正在打一场战役,

动物和环境正在被人类袭击,

“为了保护地球上的所有生物,我们正在采取自卫行动!”

甚至他们还把自己的行为跟当年的废奴运动以及妇女参政运动相提并论。

“这些运动家不会坐以待毙,等着权力交到他们手里,他们会狠狠的抗争,有时候不惜违反法律。”

“我们不是敌人,那些我们正在对抗的人才是敌人!”

政府认为他们是恐怖分子,

他们却认为,自己是保护地球的英雄。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1903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