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钱!” 中国富豪永居被撤 270万只能打水飘?(图)

澳洲财经见闻 0

阅读导航

前言

入籍被拒、PR被撤的澳洲华人风云人物

海外资本在澳洲的政治献金风云

“中国间谍威胁论”何时才能了结?


前言

“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茨威格



 “政治献金”,又称“政治捐款”,近年来颇受澳大利亚各大主流媒体的关注。

根据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最新数据披露,在2017 - 18财政年度,自由党在其全部州和领地的分支的总捐款收入为 6,280万澳元;而工党收到的捐款则为6,000万澳元,主要来自大量的工会捐款。

《澳洲财经见闻》曾经为大家报道过在澳洲“政治献金”与“行贿”的具体区别(点击阅读《在澳洲,“行贿”与“政治献金”不是一码事?》)。

近日,随着中国富豪黄向墨的永久居留签证被澳洲政府取消,连此前已被搁置许久的入籍申请也因所谓“品格审查”(Character Ground)不合格而被拒绝,澳洲的“政治献金”也重新被卷入了舆论的漩涡。

这位曾为澳洲朝野两党政治献金逾270万澳元的中国知名房地产富豪,已于日前对此发表声明称:希望澳洲自由党和工党可以退回自己的捐款,而他也会将退款捐给慈善组织。

然而拿了人家的钱以后就翻脸不认人的澳洲政府,能有多大几率会把这笔早已吞入肚中的政治捐款吐出来呢?

1 入籍被拒、PR被撤的澳洲华人风云人物



黄向墨与前澳洲总理Malcolm Turnbull

根据百度百科的介绍,黄向墨,曾用名黄畅然,1969年生,中国香港永久性居民。黄向墨在1992年进入建筑行业,随后创办了深圳市玉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玉湖集团(澳大利亚)有限公司。

据环球网此前报道,黄向墨2011年来到澳大利亚并申请移民。他曾经对澳洲媒体表示,移民是为了拓展公司的业务,也是因为澳洲优良的空气质量与生活环境。



黄向墨于2012年购入价值1280万澳元的悉尼Mosman区豪宅

自从来到澳洲以后,黄向墨除了投资房地产之外,还一直活跃于中澳交流与慈善事业 。

事实上,黄向墨担任过的职务包括: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第九届理事会常务理事、 中国海外交流协会第六届理事会常务理事 、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主席等。

此外,黄向墨还曾与多任澳洲总理、外交部长、新南威尔士州长等多名澳洲重要政治人士一起出席活动,留下了不少合影照片。

而这些来往,却不料成为了日后澳洲情报部门认为黄向墨可能“影响干涉澳洲政治立场”的指摘凭据。



黄向墨与前澳洲总理 Malcolm Turnbull参加农历春节活动



黄向墨与前澳洲总理 Tony Abbott (左)



黄向墨与前新南威尔士州长Mike Baird(右)打麻将



黄向墨与反对党领袖Bill Shorten。据ABC 披露的文件显示,2015年10月,黄向墨曾支付55,000澳元与Bill Shorten共进午餐。



Bill Shorten指出,黄向墨与前外交部长Julie Bishop也过从甚密

据SBS报道,黄向墨本人、他的家人、他的公司、甚至包括玉湖集团员工,都曾向澳大利亚自由党和工党都捐过款。

除此之外,黄向墨还一直热心致力于澳洲的慈善事业。

2013年,黄向墨名下的玉湖集团(澳大利亚)有限公司为澳洲儿童医疗研究中心捐款100万澳元。

2014年5月,黄向墨资助悉尼科技大学创立“澳大利亚 - 中国关系研究院” 。然而短短两年后,悉尼科技大学因该研究院发表接近中国官方媒体的观点,而解散了该研究院的理事会,并要求研究院进行检讨及改组。



悉尼科技大学宣布成立澳中关系研究院

2015年2月,玉湖集团向澳大利亚8家机构捐赠总计74.3万澳元,用于支持医疗研究、教育及社区服务。他本人则担任该研究所某研究基金会董事会主席。

2016年9月,黄向墨资助西悉尼大学兴建“澳大利亚 - 中国艺术与文化研究院”。他在三年内共捐资350万澳币;这也是西悉尼大学建校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个人捐款。



西悉尼大学校长Barney Glover与黄向墨在签约现场

然而黄向墨这些年来在澳洲积极推行的这些政商文化活动,没承想却换来了澳洲政府的“一纸休书”。

据Sydney Morning Herald报道,黄向墨于12月收到内政部通知他的永久居留签证已被取消,而他当时正身处香港。由于公司的业务需求,他如今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香港度过。

据悉,黄向墨还收到一份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提供的文件,其中概述了取消签证的理由,主要包括他“顺从外国干涉澳洲内政”的意愿与具体展露的行为 。

澳内政部还担心,黄向墨在入籍面谈时的回答、以及与包括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等部门通信时提供的信息,缺乏“可靠性”。



门禁森严的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ASIO)

而在黄向墨本人2月8日发表的声明中,除了控诉澳洲政府对他撤销永居是依据偏见、毫无根据的"莫须有"猜测之外,他还提到了自己多年以来在澳大利亚的政治献金行为。

"华人政治捐款,是依法参政",他补充道,与他有关的所有政治捐款,都完全符合澳大利亚法律。黄向墨在声明中强调,"与我有关的所有政治捐款,都是应澳洲相关政党和政治人物的恳求,并非我主动捐献"。

针对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在相关文件中对他的质疑“在中国的商业关系、亲属关系等可能构成威胁,容易被操纵",他指出这种结论十分荒谬。

“这完全不符合我心目中的自由、民主、法治、公平的澳大利亚,但我依然相信法律、相信正义”。



他在声明中辩护称,他在担任"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主席、以及“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期间的有关言行,为的是致力推动中国和平统一,亦完全符合澳大利亚外交政策和法律。

他要求澳洲政治人物在认为不妥的情况下退还捐款。

“相关政党及政治人物若真认为他们主动索要的捐款是不合适的,我再次呼吁他们可以、也应当退还给我,不必支付任何利息。收到退款后我将把这些捐款改捐慈善机构。”黄向墨说。

最后黄向墨透露早已退出澳洲玉湖集团,如今已不持有任何股份,不担任股东、董事或其它任何职务。

2 海外资本在澳洲的政治献金风云

据SBS报道,在2013至2015年,与中国有密切关系的企业向澳洲主要政党捐赠了逾550万澳元。

当中,玉湖集团成为其中焦点,被指透过旗下一间教育相关的公司,向执政及在野党共捐赠23万澳元。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在2016 – 2017年度的报告中披露,该年度80%的海外政治献金来自中国。

其中神秘的中国矿业巨头Sally Zou也是自由党的主要捐助者,该年度她通过名下AusGold矿业集团捐赠了近37万澳元。而在去年,邹女士又向自由党捐助了17万余澳元的“政治献金”。



“每一笔捐款都有自己的目的和目标。没有一笔款是白捐的。每个政治家都清楚这一点,在美国是这样,在澳大利亚也是如此。“ 来自中国人民大学的刘志勤学者说。

2016年,在中国南海主权问题成为国际热点时,澳大利亚工党参议员Sam Dastyari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公开表态,呼吁澳大利亚尊重中国的南海主张,这与他当时所在的工党立场相悖。

后来的媒体调查披露,Dastyari接受了玉湖集团捐赠的5000澳元捐款,用于支付差旅和法务费用。之后,Dastyari又被曝光曾提醒黄向墨称,对方的电话可能被ASIO监听。



Sam Dastyari 

最后,饱受舆论抨击的Dastyari被迫辞去议员职务。

“山雨欲来风满楼”,轰轰烈烈的“政治献金”风波过后,澳洲政府也开始筹备起了针对海外资本的政治献金新法案。

经过跨时数月旷日持久的政党谈判,外国政治献金法案已通过议会两院,并签署成为法律,自2019年1月1日起生效。

据Sydney Morning Herald报道,该法案禁止外国政府和外国的国有企业向澳洲任意政党或者代表人物捐赠超过100澳元的“政治献金”。在工党和绿党参与修改之后,政治献金的披露门槛也将从13,000澳元降至1,000澳元,增加了透明度。

随着这一变化,澳大利亚也加入了世界上三分之二禁止外国政治捐赠的国家,譬如英国,美国与加拿大,还有将政治献金额度上限定在 1,500元的新西兰。



而如今,澳洲的两大主要政党则都面临着是否应该归还黄向墨捐出的政治献金的问题。

近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对此表示,根据当时已知的信息,这些钱已被“真诚地”接受。ABC据此推测,莫里森这番话是在暗示,其所在的自由党不会归还黄向墨的捐款。

事实上, 在去年自由党议员、议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Andrew Hastie已退还了黄向墨之前由前总理Tony Abbott牵线搭桥捐赠的1万澳元竞选资金。

上周,新南威尔士州的工党领袖Michael Daley 也表示,他将抽离出2015年募集的10万澳元竞选资金,因为这笔钱可能来自于黄向墨在活动中筹集。

3“中国间谍威胁论”何时才能了结?




截至2018年12月21日,中澳两国建立的双边关系已经46年。虽然两国经济关系依然强劲,但国家之间的相互信任随时有可能被侵蚀。

北京外国语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的Diane Hu教授表示,这个问题从根本上来源于澳大利亚对美国的战略倾斜,又同时希望与中国保持强大的经济联系。

澳大利亚政府在2018年展开了抵制中国影响力的运动,并在联邦议会推动通过《反外国干涉法》,此举被认为旨在反抗中国在澳洲日益增加的影响力。



而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持久不下、前景未明,澳大利亚政府拒绝华为公司参与本国5G网络建设,许多政客甚至纷纷开始鼓吹“中国间谍威胁论”。

事实上,在许多主流外网媒体上,经常能够看到令人匪夷所思的报道。

华盛顿邮报1月7日刊文,鼓吹新发现的“中国威胁”,报道声称,美相关机构和专家正认真考虑一种安全隐患:中国造的地铁可能有间谍设备。

报道称,这些“间谍行为”可能包括可以在当地官员乘地铁时实施监听,然后再把画面传回中国;或者暗藏某种可监听的传感器;甚至可能在制造地铁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可以将来让中国黑客侵入地铁或人为恶意制造事故…

而针对这些美澳情报部门及主流媒体中流行的所谓“中国间谍威胁论”,早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用“相由心生”一词来回应:

“你心里怎么想,你眼里的世界就是什么样。从这个意义上讲,世界上最大的情报头目说出那样的话,并不奇怪。”



她表示,事实胜于雄辩。近年来,世界上到底是谁在对其他国家实施大范围监听、监控、窃密、渗透,无所不用其极地维持并施加影响力,其实每个人都早已对此心知肚明。

至于澳方情报部门将中国列为“极端威胁”,华春莹表示,“如果澳方个别人将几百万每年往返中澳之间的人员、以及在澳华侨华人都视作间谍,那可不就得感到紧张焦虑么?”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4177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