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解读"中国免除喀麦隆美元债务"乌龙如何产生

新京报网 0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截图。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1月22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突然刊出一条没头没脑的消息,标题赫然是《中国政府免除喀麦隆52亿美元的债务》。

  消息传出,国内网络社交平台上有人指出:中国虽然近年来发展迅速,但毕竟还是个发展中国家,自己还有很多现实的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如此“大方”,所为何来?

  几个熟悉我这个“老非洲”的朋友,或抱着疑团、或带着不解来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今天,我就来说道说道这所谓的“中国免除喀麦隆外债”里的误解与“奥妙”。

  一、减免非洲债务早已成普遍性国际义务

  早在1996年9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临时、发展两个委员会就推出《重债穷国倡议》,提出“在有资格的国家满足了一系列条件之后,即减免这些国家的债务,使它们能够通过出口收益、援助以及资本流入来偿还剩余债务”,同年列出41个目标国家。

  2000年12月,其中22个国家被裁定到达“决定点”,符合减免债务条件,这22个国家中有17个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

  自此之后,减免非洲贫困国家债务,被纳入《联合国千年目标全球行动》框架,具体思路是通过国家和国际行动全面处理发展中国家的债务问题,使之可以长期持续承受。

  这一倡议在很大程度上获得各债权国响应。之所以如此,正如当年法国经济类报纸《论坛报》所言--

  可持续负担的债务能帮助债权国养一只“每天生金蛋的金鸡”,而“刚性索债”无异于杀鸡取卵,损人不利己。

  二、中国对非援助是单纯给予吗?

  中国和非洲各国间的关系虽然源远流长,但“债务问题”却由来不久:

  过去20年间非洲欠中国债务累计达近1320亿美元,约占非洲债务总量14%。

  2018年9月,第七届中非合作论坛在北京开幕,中国在峰会期间宣布“600亿美元”对非支持,就曾引来几乎和此次“狮子风波(喀麦隆国家象征为狮子)”如出一辙的躁动。

  当时我就指出“必须把概念弄准确、弄清晰”。“600亿”并非都是无偿援助或贷款,而是由几块组成的:150亿美元为援助、低息或无息贷款;200亿美元为授信额度;100亿美元为中非开发性金融专项资金;50亿美元为自非洲进口贸易融资专项资金援助。

  也就是说,“600亿”的1/4是“援助、低息或无息贷款”,其余都是授权款项。

  后者针对专门的开发与合作项目,许多项目的承建和运营方本身就是中资企业。即便前者,主要也是服务于直接或间接开发性项目,这些项目的受益方同样不仅是非洲国家,也包括中国自己。

  一言以蔽之,只要管理得当、不盲目“下项目”,这就是一种双赢的投入。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三、“免除52亿美元”是把“狮子头”说成狮子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说中方免除额度是52亿美元。52亿美元什么概念?一年有52周,相当于中国一周给这个西非国家免除1个亿美元的外债。

  可不对啊:去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时,喀麦隆媒体《雅温德博爱晨报》曾援引该国财政部负责国家外债部门负责人的话称,喀麦隆欠中国外债总额20年(2007年起)间累计在25000亿至30000亿非洲法郎,约合50亿-55亿美元间。

  注意了,是50亿-55亿美元间。

  这次“狮子风波”发生在中国特使杨洁篪访问喀麦隆期间,是喀麦隆外长姆贝拉和总理恩古特在1月18日宣布的。

  虽然没有具体说明“救济金额”,但中喀双方都强调,此次减免系根据2018年9月喀麦隆总统比亚在北京的呼吁作出的,也就是说,只限于2018年底到期的欠债--那么,哪来的这“52亿美元”可以去免除?

  这次数额是多少呢?

  同日BBC的报道援引喀麦隆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中国此次取消的到期债务为415亿非洲法郎,约合7800万美元。

  如果“52亿美元”是一只狮子,7800万美元则只能算作一只扬州名菜“狮子头”,差距简直不要太大。

  四、中非经贸合作不是“瞎花钱”

  回到“中非经贸合作是否瞎花钱”的问题上,其实,非洲和中国存在得天独厚的互补关系,且这种互补成为有来有往的循环,可以自成体系。

  非洲需要性价比高的工业品,而中国恰好有门类齐全、性价比高的工业品,而且过剩;中国需要大量资源、原材料和市场,而非洲也恰好有这些。

  非洲要持续发展需要基础设施的大投入,中国在这方面恰是强项;基础设施需要资金,而非洲国家出售资源的钱正好有了去处。非洲制订了“2063计划”,目标是城市化、工业化,而最现实可引进的,正是中国的过剩产能和投资资金。

  概括来说就是,中非经贸合作关系不仅为中国经济发展和民生所需,提供了必不可少的资源、原材料,也为庞大的“中国制造”产能提供了可靠、稳定且不断提升的“宣泄出口”。

  可以说,没有非洲这个“有来有往”的“外挂”,中国庞大的产能可能将丧失重要的去处--所以,援助非洲实际上是既帮人,又帮己。

  陶短房(专栏作家)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1/31/607192.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