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兴奋剂检测“尿检官”:我一头雾水被喊来帮忙(图)

新华社 0


27日,关于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对孙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面临终身禁赛的不实报道,孙杨依法委托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张起淮律师发表声明。

张起淮律师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时指出,在孙杨兴奋剂检测的整个过程中存在的最关键问题是检测人员的资质,孙杨有权拒绝无效的检测,捍卫运动员的尊严和清白。   

张起淮介绍,国际泳联授权委托IDTM公司在中国境内进行兴奋剂检测。在2018年9月4日晚的检测中,IDTM公司派出一名主检测官,此人在2017年10月对孙杨进行兴奋剂检测时,当时就因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被孙杨投诉过。这一次她临时找了两个人分别担任“血检官”和“尿检官”,前来对孙杨进行检测。   

“由于‘血检官’和‘尿检官’的行为举止不符合日常兴奋剂检测人员的规范,孙杨对此提出了质疑,要求他们出示证件,结果他们没有IDTM公司出具的进行此次检查的授权委托书。”   

“实际上在三个人的检测小组中,只有主检测官出示了该公司的授权委托书,另外两个人是临时找来的,没有经过培训。‘血检官’是主检测官朋友的朋友,没有职业护士执业证;‘尿检官’是主检测官的高中同学,现场只提供了本人身份证。这两人没有经过兴奋剂检测的培训,没有反兴奋剂检查官资格证明,更没有相应的授权委托文件。”张起淮说。   

常年接受反兴奋剂检测和教育培训的孙杨发现问题后,第一时间就给国家游泳队领队打电话请示,并请来了浙江游泳队队医,队医到场后与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进行电话联系。国家游泳队领队和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与主检测官电话沟通了几次,明确告知对方:你们要严格执行国际泳联反兴奋剂的规定,如果证件不齐全,兴奋剂检测人员的资质和程序存在问题,不能配合进行后续的检测。  

张起淮在接受孙杨授权委托后,经过现场调查和取证,于2018年11月19日和孙杨本人、家人和证人出席了国际泳联针对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的听证会,但是IDTM公司的当事人全部没有出庭,主检测官在中国通过视频方式参与了听证,“血检官”和“尿检官”缺席。2019年1月3日,国际泳联做出裁决,认定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张起淮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资深仲裁员,是国内多家仲裁机构的仲裁员,同时还是英国皇家仲裁协会会员,参加和裁决过多次国际仲裁案件。他表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证据,包括58张视频截图和监控录像,客观还原了当时的现场情况,得到了国际泳联的裁决,结论就是‘孙杨没有过错’。”   

“在整个事件中,我们认为国际泳联授权的IDTM公司所委派的兴奋剂检测人员在对孙杨执行反兴奋剂检查过程中,检测人员的资质和检测规范存在问题。孙杨有权拒绝无效的检测。”张起淮说。

新华社独家采访了当时临时组成“检测三人组”中的“尿检官”,他表示自己是“莫名其妙被临时叫去帮忙的”。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尿检官”证实,自己和主检测官是高中同学,毕业12年来各自发展,基本没有联系。2018年9月4日晚,他是被电话临时叫过去帮忙。

“我不是做这个工作的。我的高中同学临时电话让我去帮忙,因为我是男的,在取男尿样时,男人在场会比较方便。我同学告诉我,这个事情要保密,不可以对外透露。”

“其实我是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要做什么,对于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并不清楚。当时是夏天,很晚了,我穿着短袖短裤凉鞋就去了。可能是因为我的穿着不够正式,我见到孙杨后很兴奋,拿着手机拍照拍视频,孙杨他们觉得我和正式的检测官员不符,所以要求查看我的证件。而我只有身份证。然后他们打了一圈电话后,告诉我没有相关的证件,没有资格参与检测事件,于是就请我到外面等候,我没有参与具体的兴奋剂检测过程。”

“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真相,不知道什么证件和资质。我就是被临时叫过去帮忙,莫名其妙卷入了这个事情。”被临时任命为“尿检官”的他也是满腹委屈。“不过,孙杨从开始到后来对我都是很客气、热情和礼貌的。”

而作为规范的血检官,应该在检测时出示血检官证、授权实施血检的文书和《护士执业证》。据悉,当时负责采集血液样本的“血检官”只提供了专业技术职称证书(初级),但没有《护士执业证》。根据《护士执业注册管理办法》,未经执业注册取得《护士执业证书》者不得从事诊疗技术规范规定的护理活动。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留园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1/27/8037767.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