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我有个人恩怨 不是神也没那么老谋深算(图)

中国新闻周刊 0

中国新闻周刊1月24日报道 55岁之后,崔永元更“折腾”了。

去年年中,他曝光影视圈的阴阳合同,掀起轩然大波。此后他在中国传媒大学食堂开了家“崔永元真面”,想借这个名字说自己“面”——北京话,老被人欺负。

新年前后,他揭露陕西“千亿矿权案”案卷宗丢失疑云,随即调查开始。1月18日,他在网上有了一个新的品牌——“崔永元真牛”。

崔永元到底“面”还是牛?《中国新闻周刊》专访崔永元,直截了当地问了一些大家最困惑的问题。

“我是无意中闯入的影视圈风波”

从反对《手机2》开拍到揭露阴阳合同,崔永元带动的影视圈地震延至圈中各处。对此,他从不认为自己像网络上声称的“居功至伟”,只流露出对某几个人的深深怨念。

怨念逐渐扩大,也被反弹到他的身上。



周刊君:2018年,你搅动起一起影视圈风波。

崔永元:我是无意中闯入的,这些人里也有我的朋友。我从来没想过要干这个,只是觉得那几个人不对,跟你说了你还恶心我,所以我就要跟你练一练。

网上都说崔永元勇揭阴阳合同,然后让8000家影视公司倒闭,跟我有什么关系?

周刊君:你有敌人的概念吗?

崔永元:我很长时间都在想这个事,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人问我是不是个人恩怨,我说是,他们说不是,你是为这个民族,我说行,我是为了这个民族在奋斗!又有人说不是,你就是个人恩怨。弄得我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其实我觉得可能是有个人恩怨的。很多事儿我都是条件反射,没有预谋,没有想象这个事情发展成什么样,完全应激反应,侵犯我、恶心我,我就要反抗。

但是在对立过程当中,觉得有人除了触犯你的利益还触犯了公共利益,那我觉得要为公共利益做点什么。

周刊君:你说很多人都是你的朋友,他们的反应如何?

崔永元:去年年底,我换了手机号码和微信,重新加好友,娱乐圈的人98%都不加了。

我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一是可能觉得我六亲不认了。第二是他们会想,如果别人知道我现在还跟崔永元是朋友,是不是这个圈就排斥我了?

还有我特别好的朋友,当时我们要做一个慈善拍卖,他们忽然就取消了,我都不知道什么原因。等回到北京,一哥们说,他们一合计,说小崔是咱们的朋友,但他也是个敏感人物,我们离他远点。

我特别难受,难受了好长时间,20多年的朋友,我知道他想保全自己,我尊重他,也不能说他有错,但是我想不通,我不能当着你说大话,说我理解他们,理解个屁,就是理解不了,理解不了。

“谁要捧神,我就破口大骂”

2018年12月26日晚,崔永元发微博指出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疑云。一时间,人们似乎看到,那个已经在记忆中模糊的小崔再次从《实话实说》中走来。



《实话实说》节目录制中的“小崔”

周刊君:关于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中央政法委已经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你怎么看待自己起到的作用?

崔永元:特别满意,觉得不敢相信。我不知道这一切,最后的发展是否真的有我的因素存在,如果真有那么一部分因素是我在微博上告状,国家成立了调查组,那真是历史上没有的事儿。所以你看这段时间我发微博,“我爱我的祖国”那种积极的特别多,都是发自内心的。

这一步已经很好了,至于第二步,依法办事是依据法律要求,不是以人民满意为准。但是我希望,如果处理结果有分歧时还能讨论一下,延续这个好的气氛,而不是把另一方封杀了,迈出去的一半又收回来了,能有好的方向就往好的方向走。

周刊君:在你所在的群体——前央视著名主持人、大学教授中,你显然因为直言而不同。你想让自己特殊吗?

崔永元:每个人都有过自己的私心,希望自己与众不同,希望自己的声音被最大化,一言九鼎,我说了就算,任何人都有过这个念头。

但是我设想的那种公平是你什么样,别人就什么样,每个人都能这样。比如说网络上每个人都能发声,每个人的声音都能受到重视,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发声负责任……我觉得这是我想象的最最完美的这个世界。

周刊君:现在有人把你捧为神。

崔永元:这个非常好玩,有的可能是小孩,他真觉得你是神,有的就是毁你。

所以,只要我发现他们有塑造神的意思,我马上就破口大骂,然后让他们觉得崔永元就是个糙老爷们,他不可能是个神。

没有人是神,可以好好做人已经很难。

周刊君:网上说你是“红二代”,说你的父亲是你硬气的“底气”。

崔永元:我父亲确实是副师级干部,当时可能还算回事儿,但这个级别的人真的太多了。打个比方,如果说这红绿灯停了,副师级的先过,你今天晚上就过不去了。

很多人是在拿这个攻击我,非得说我是“红二代”,这里面并非善意的部分我当然反对,可我也不能说我爸官小啊,对吧?

“骂人是我的自由,少跟我谈形象”

这些年,微博上的崔永元一次次陷入网络骂战,无论是普通网友、专家学者或是政府部门他都不避讳。



周刊君:除了捧你的,网上骂你的也多了。

崔永元:我不会因为你骂我,就觉得我形象低。我最苦恼的已经解决了,就是我在央视后来那一小段时间,跟方舟子一练,底下天天骂我,我也不能还嘴。所以我从中央台离职第一天,就在网上破口大骂,特高兴,终于可以痛快地骂。

周刊君:以前接受采访时候,你说自己就是个胡同串子,直接跳进粪坑。

崔永元:因为他们用你的文明来钳制你,你是大学教授,你是央视主持人,所以只能我们骂你,你不能骂我们。

在这件事上表现的是我的自由,你少跟我谈形象,我不要这个形象,这是第一。第二,要体现社会责任,因为有些科学家他们不能骂也不会骂,当我出现的时候,这些人全安全了。

不过,我觉得其实我更多的是在维持网上的秩序,咱俩打,别伤及无辜。

周刊君:如果是维持秩序的角色,为什么也亲自下场?包括骂人、挂人。

崔永元:示范嘛。我以前说愿意做科学家前的一只狗,就是这个意思。

周刊君:冯仑说你是一个伟大的批评者。

崔永元:他可能想救我,觉得我没分寸,希望大家能够给我留点面子。

我是希望大家能适应。比如说我们的政府部门,是不应该有不能批评的部门的,但实际中有,我觉得这是很有问题的。

我现在对哪个部门感觉比较好,你都猜不到。一个是农业部,部长、副部长都被我点了名,有时候用的话很难听,但我什么事儿都没有;第二是网信办,我说话刺耳,但是声音基本上都出来了。最近我又批最高人民法院了,也发出去了。

我觉得这就叫进步,你光看到我骂,怎么没看到这是一个进步呢?

周刊君:也许因为你有强大的舆论影响力。

崔永元:如果是因为这个,那我们刚才说的那些话就要打折扣,就没有想的那么好。

我觉得网上应该是你玩你的游戏,我辩我的道理,她化她的妆,互不干扰。你不喜欢也不能在底下骂,你啥都不懂,瞎掺和什么,没坏心就叫二愣子,有坏心就叫地痞流氓。

就像《茶馆》我看了几十遍,一直觉得真是好。这两年我又突然品出来,常四爷的一句话说的最好,“盼着谁都讲道理,谁也别欺负谁。”就是这样。

“我没有那么老谋深算”

到了饭点,崔永元吆喝大家随便坐,他在茶几上弯着背,吃“崔永元真面”。他告诉我“真面”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真材实料,一个是说他人“真面”——北京话,老被人欺负,也叫真肉。



周刊君:为什么想到开面馆?

崔永元:这你算问着了,你把这个事弄明白了,就知道我是个什么人。

之前我们书记、校长在办公室跟我谈话,谈到吃饭的时候还没谈完,我就跟我炊事班的说,你弄点吃的。我不能吃那个外面买的东西,一吃就拉肚子,不干净。

他煮了点面条,炸了一点酱来,我们那书记、校长说没吃过这么好的,我觉得可能是为了拉近情感。结果吃了三次他们都这么说,我说那我在学校开一个,让大家都吃。校长马上就打电话,崔老师要开面馆,就批了。

结果一开,网上马上开始说我又在学校挣钱了,什么恶心话都出来了。师傅问怎么解决?我说这简单,你们把该拿的工资拿走,剩下都捐给学校。

你一定要理解,我没有那么老谋深算。我要老谋深算,我不会一件一件地干这些傻事,都快把自己弄死了。

周刊君:在学校你和书记、校长直接沟通,在央视也是直接就找台长,什么都说。你似乎从不在乎这些人情往来、上下级观念?

崔永元:我是不懂,我要懂我肯定在乎。所有人都说对我特殊,我倒没感到,傻乎乎的,在这种事儿上特别钝,但是我觉得都对我挺好的。

有一次央视开编委会让我旁听,谈我的节目。我第一次去那个会议室,有个人给我倒茶,我说谢谢师傅。结果开会时候这人怎么坐我对面?我傻了,原来是副台长。

所以我们领导都对我特别好,因为他们看我不是装的,就是傻傻乎乎的。

以前说我是因为不被重视离开央视,没有这些事。如果说节目环境不理想,我想做的选题做不了,在哪都一样。

“社会变了,我也变了,我不想再演喜剧给大家看了”

在风口浪尖翻滚时,崔永元出了一本新书《有话说》。封面图中,他手握拳头,表情严肃,和18年前的那本《不过如此》的形象截然不同。



崔永元新书《有话说》/受访者供图

周刊君:这次新书的封面照,和十几年前相比严肃了太多。

崔永元:因为生存环境改变了,我现在笑不出来了,为现状发愁,既愁别人,也愁自己。

周刊君:社会环境变了还是你变了?

崔永元:社会变了,我也变了,没准这个社会,很多问题还比以前好了呢,更上一层楼了,但是我不想再演喜剧给大家看了。

周刊君:你在书里有了很大篇幅说每个人都有表达观点的权利。

崔永元:观点可以是正确的,也可以是错误的——可以是你不知错,也可以明知错的。观点有错不等于坏人。我们必须接受“众多的可以”,对于和自己不同的声音,我们有时候不需要理解,只需要尊重。

周刊君:既然可以表达观点,你希望大家怎么来评价这本书?

崔永元:如果你说这本书对你有启发,我爱听;如果你说文字平淡,我接受;如果你说崔永元还有脸出书,那不行,这是人身攻击。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38930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