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保走私222公斤冰毒的毒贩:这就是特鲁多的选择(图)

多维新闻 0

当地时间1月14日晚些时候,实施并策划走私222公斤冰毒的加拿大籍被告人谢伦伯格在中国初审被判死刑。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依据中国刑律,走私冰毒50克以上就必死无疑了。对很多加拿大人来说,他们也是看了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节目,才知道这位自2003年开始就因贩毒在加拿大留下案底的同胞的事迹。更多人还是对近期美国通用汽车公司裁撤了首都渥太华附近奥沙华的汽车工厂,导致大批工人无业一事更感兴趣;当然,后面的事情已经有该国执政党,自由党人士诟病的所谓民粹政客去过问了。

目前,谢伦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已表示要“上诉”,这位加拿大人可能就要踏上另一位已故英国公民,毒贩阿克毛(Akmal Shaikh)的轨迹:即在二审期间拖延至少一年时间,但最终无法摆脱中国法律的制裁。

加拿大是个在法理上废除了死刑的国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也迅速就此在社交媒体上发言,称中国法院的判决是“武断的”,还表示他的政府会试图为该案求情。相比之下,国内经济民生的很多事情就入不了他的法眼了。

当特鲁多还称加拿大“所有的国际朋友和盟友”都应该关注此案时,考虑到加拿大即将于2019年10月迎接新一轮大选,而特鲁多麾下的自由党目前选前政情不佳,一个尴尬的结局就将呈现:特鲁多政府未来的寿命有很大几率将比羁押在监狱里的谢伦伯格要短。而特鲁多当局的关注点更决定了这一事实。




谢伦伯格虽然是毒贩,但他终究也是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同胞(图源:AP)



在2018年亮起的红灯


必须承认,特鲁多在执政早期的支持率占绝对优势,自由党也以16个百分点遥遥领先竞争者保守党。但随着他的“政治蜜月期”结束,加拿大各界就发现了特鲁多当局“光说不练”的一面:特鲁多政府的政绩主要集中在人文和环境层面,如促进男女平等、提升国家形象、征收碳排放税、提拔LGBT人士参政,相比之下,经济领域就缺少具备影响力的成果。

到2018年3月,来自法国益普索(Ipsos)调查公司的一份民调就为自由党政府亮起了“红灯”。根据这一材料,过半数受访者对其表示失望,高达60%的受访者表示执政党“该换换了”。加拿大广播公司也在2018年6月的一篇报道中直言,称“如大选现在进行,保守党将轻松取胜”。

有分析认为,自由党当局多年来的政策未能照顾到占绝大多数的当地中等收入群体的感情,更不用说该党积极推进大麻合法化、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开展同性恋教育、深度干预经济的激进社会政策也在该国民间引起了激烈反弹。而加拿大经济水平最高的安大略省就展开了最强烈的反抗。



在推行了大麻合法的政策后,加拿大在中文世界里很快得到了“加麻大”的外号(图源:Reuters)

安大略在加拿大中部,拥有该国三分之一人口,多伦多、渥太华等重要城市在该省中部地区。其经济实力也是加拿大第一。自2002年以来,安大略一直都是自由党占据优势多数的控制区。该省前省长韦恩(Kathleen Wynne)还是帮助帮助特鲁多击败前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的干将。但到了2018年6月的大选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事实上,加拿大媒体已经预料到了自由党可能的惨败,加拿大调查公司DART Insight曾在2018年3月应该国多家媒体展开民调,结果显示,安大略省35岁至52岁间,绝大多数年收入5万加元(约合37,715美元)到10万加元(约合75,450美元)的当地民众强烈要求自由党下台。只有19%的当地低收入人群支持自由党当局。

至此,特鲁多和他的自由党被赶出安大略就成定局。原先在安大略省议会拥有55席的自由党此番只剩7席,基本被驱逐出多伦多、渥太华等大城市。原先被自由党压制的“民粹党派”进步保守党则取得压倒胜利。该省首脑也被因外形而戏称为“加拿大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福特(Doug Ford)取得。这一结果也预示了特鲁多当局的难以为继。

这个国家怎么了

在分析人士看来,特鲁多也许应该从安大略的惨败中得到教训,但这位多年来“未能恪守竞选承诺”的首脑似乎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继续推行其“大麻合法”、“接收移民”等华而不实的政策。

尽管加拿大城市电视网(Citynews)等媒体随后又在6、7月间多次展开民调,确认过半数受访加拿大国民尚不能接受“大麻合法”的安排,至少七成以上的加拿大人反对该国继续“接收难民”。但特鲁多似乎对这种民意毫无兴趣,随着加拿大在2018年10月后宣布“大麻合法化”,该国各界对其的不满由之加深,特鲁多的选情也显得岌岌可危起来。

的确,随着美国对世界多国发起贸易战,特鲁多政府在7月后也展示过其“坚强”的一面。从2018年7月1日开始,加拿大正式对约126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加方甚至还因此发出了“让美国中产阶级及其供养的政客们感到足够痛苦,迫使他们采取行动”的声音。这种表现让特鲁多获得民意加分,支持率有所回升。

可到了2018年9月,加拿大就发现自己的强硬不能扭转美国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上的立场,到2018年10月,加拿大的强硬就结束了: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签署了新协议,作为交换,加拿大甚至还要交出国内的农产品市场。而特鲁多当局在此后扣押孟晚舟一案的风波中惟美国马首是瞻的表现更令观察者为之侧目。



谢伦伯格(中白衣者)已经难逃一死,但他估计可以在监狱里见证加拿大新政府的建立(图源:AFP)


事已至此,特鲁多恐怕也就很难维持其2018年10月后继续被破坏的“人设”了。尽管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领导人不同的是,特鲁多因其外貌俊朗颇具“网络红人”属性。但到2018年时,认为他“软弱”、“装腔作势”的网民就超过了一半。

相比之下,特鲁多麾下人士攻击的不少“民粹”首领倒在2018年里做了不少实事。这其中最为突出的莫过于安大略的新省长福特。此人上台一个月后就以驱逐非法入境者、削减政府开支、教育拨乱反正、停止环保让利项目等行动得到了当地中产人士尤其是华人的支持。尽管福特政府此后因“削减多伦多市议会”导致民望受损,福特重要经济幕僚参与性丑闻也让其大受影响,但福特在经济领域四处奔走的形象仍然较为突出。

现在,稍有知觉的加拿大人如果能看看新闻,或许就能发现一种引人深思的局面。自由党人士诟病的“民粹”首领福特正在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关停加拿大工厂一事,亲自前往美国说项,希望美方能协调解决工人生计。而光彩四射的特鲁多总理却在渥太华为一名贩毒者说情。

这个国家怎么了?在未来的几个月里,加拿大人应该可以好好因此陷入一番沉思。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倍可亲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3757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