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控杀女友服刑16年 写300封血书泣血喊冤

华商报 0

  专访人物

  温海萍,1978年6月29日生,江西萍乡福田镇双源村人,大学文化,原系江西省农业科学院职工。2002年2月22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拘,3月21日被捕,8月1日,被南昌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同年12月21日,江西省高院改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18年5月12日刑满释放。

  专访背景

  16年申诉,300多封血书,泣血喊冤,温海萍从一个24岁的英俊小伙,变成一个40岁大叔,他失去16年零2个月20天的自由,失去了最美好的青春,人生命运被彻底改变。温海萍坚持申诉,希望能洗清冤狱,给自己给父母一个交代。2018年7月底,江西省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已确定办案组复查办理”。日前,华商报记者从江西省检察院获悉,该案已启动复查。华商报记者从申诉代理人斯伟江、罗金寿律师处证实,该案复查工作目前正有序进行,前景趋于光明。

  温海萍属马,“性格温良,少年多灾,骨肉有刑”,他曾感叹自己的命运多舛。

  2002年2月20日,江西省农科院植物保护服务部附近的试验田发生一起命案,温海萍的女友惨遭杀害,因为当晚两人曾见过面,第二天,温海萍被警方列为嫌疑人,指证称因女友提出分手,温海萍“恼羞成怒”而杀人。2019年1月11日,温海萍接受华商报采访时表示,办案民警对他采取诱供等手段迫使他认罪。此后,从死刑到死缓,再到坐牢16年出狱,青春和生活完全走样。

  温海萍表示,出狱后他通过律师从江西省检察院询问得知,2006年江西省检察院草拟了复查报告,连同卷宗一起上报,但时至今日,没有收到江西省检察院的复查通知书。

  11日,温海萍申诉案另一名代理人、著名刑辩律师徐昕表示,去年7月就与江西省检察院承办检察官沟通,请求尽快阅卷,并向江西省检察院申请复查并提起抗诉,以启动再审改判温海萍无罪。他对启动抗诉的结果比较乐观。如果启动抗诉,那就基本上可以确定结果,通过辩护就可以宣告温海萍无罪,也就可以申请国家赔偿了。

  谈死刑

  “枪下留人”

  捡回一条命

  温海萍告诉华商报记者,2002年9月9日,收到南昌中院的死刑判决后,他怀着绝望的心给父母留下了遗书,表达对父母24年养育之恩未报的遗憾,和自己十多年寒窗苦读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悲哀,并向父母禀告一个事实:“我没有杀人,我不是凶手”。

  温海萍说,拿到死刑判决书时,人彻底崩溃了,父母都是农民,没有啥背景,很多狱友说二审改判的希望几乎没有。”我当时和父母也见不上面,既然判了死刑,我就想好自己的后事,给父母留遗书……”温海萍说,“这份遗书我至今都保留着,每每看起就会流眼泪。”当时,看守所里的狱警给狱友都交代了,晚上要留人值守,专门看护他,怕他一时想不开寻短见。那几天,非常难熬,他只能躲在被子里哭泣,感觉天彻底塌下来了。狱友给他拿烟抽,让他缓解痛苦。本来不抽烟的他,也开始吸烟。

  2002年9月28日早上,狱警喊他出号房,把他带进提审室。一名法警拿着绳索,另一名法警拿着写有“故意杀人犯温海萍”字样、打着红“X”的牌子。法警核对他的身份,温海萍这才明白了——他要上路了。法官问他还有什么遗言交代,温海萍说自己遭遇刑讯逼供,是被冤枉的,并对法官说,“我想知道我考研的分数,我考上了吗?”

  一般的死刑犯被执行前,经常腿脚发软,哆嗦地走不了路,但温海萍并没有如此。一个即将被执行死刑的人,这时候还关心考研,温海萍异乎寻常的平静引起法官的注意。法官们到隔壁提审室商议一番后,走出提审室,随后狱警走过来对他说:“没事了,走吧。”

  温海萍说,大汗淋漓的他,当时意识到自己捡回了一条命,甚至还产生幻觉:自己被无罪释放,大步朝外走。耳边突然传来狱警的喝止声:“温海萍,往哪走,回‘号子’去。”

  返回号房,温海萍看到,他9月9日写好的遗书已被狱警收走,他的私人物品被清理后摆放在门口,还有狱警在他出门后帮他找鞋子:“要上路了,别光着脚穿着拖鞋,穿个干净鞋子吧。”

  后来温海萍才知道,法警与法官商议后,决定暂缓执行死刑。 温海萍说自己命硬,经历了鬼门关。每年10月前后,都会处决一批犯人。事后,看守所指导员给他发烟抽,说你小子命大,这是他来看守所第一次碰到“枪下留人”。而那天和温海萍一起被带离号房的另外两名犯人,都被枪决。

  谈血书

  针扎手指

  写下300多封血书

  侥幸保住一条命,让温海萍看到了一丝希望,二审改判死缓后,他被转到江西省女子监狱服刑。他不愿让自己和父母家人背强奸杀人的黑锅,开始长达16年的申诉。

  “我是受古装影视剧写血书的启发,才考虑写血书,我想用这样特殊方式伸冤。”温海萍告诉华商报记者,他保存着一根缝衣针,每次写好申诉书后,会用针扎破手指,血书“冤”字。“用针扎,伤口好愈合,不会因伤影响监狱劳动。”

  华商报记者看到,温海萍至今保留的部分血书字迹工整,的确是字如其人。温海萍写血书的行为,一直到2015年才停止,因为狱警说不再让寄有血字的申诉信了。这些年温海萍累计写了300多封,有300多个“冤”字,一部分在探视时交给母亲,由她邮寄代为申诉,一部分交给狱警,由狱警按程序上报。当时,有狱警同情他的遭遇,不仅帮忙替他转交,还劝慰他树立活下去的勇气,鼓励他坚持申诉。

  温海萍说,16年来,他向有关领导、国家信访部门以及“两高”递交了几百份申诉材料,字数最多的一份有14页,少的也有9页。父母等家人也曾代他申诉,跑遍了公检法等部门。

  谈服刑

  车工技术不错

  还带了徒弟

  温海萍说,在江西省女监六监区的生活很单调很压抑,那是他一刻也不想多待的地方。刚进去时,他和很多狱友都很好奇,为什么关押到女监,后来才发现实际上在男监区,平常劳动时看不到女犯,只有到监狱超市才会看到女犯,男犯人对异性都充满好奇。

  当时狱警劝温海萍要做好长期申诉的准备,表现要积极进步,争取劳动奖励和减刑。他先是从死缓改为无期,后来又减到17年,曾累计减刑5年多。犯人每天要参加8小时劳动,一周休一天。温海萍只用了两个月就学会了车工,从事金属加工,后来因为技术好,还带了徒弟。监狱里劳动报酬很低,每个犯人都有一张卡,报酬以及家人给的钱都会计入账户,凭这张卡可以在监狱超市里买生活品。温海萍靠自己的双手劳动,加上母亲探视时给的钱,有时候一个月卡里会有一二百元。但他内心也很矛盾,既想见到母亲,又怕见到,一是内疚,母亲年纪大了,往来不方便;二是担心母亲花钱,母亲从家里来监狱,往返总要花几百元路费,这对收入微薄的父母,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平时,温海萍会看书,或者垫着硬纸板坐在床边写申诉,时间久了,患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有个萍乡狱友看到后,就教给他按摩治疗腰椎疾病的方法。之前在大学里,温海萍就是文艺青年,很喜欢踢足球、打篮球。监狱里组织运动比赛,温海萍参加了篮球队打比赛获过奖,还被江西省监狱管理局评为优秀运动员。

  谈生活

  飘雪日新婚

  娶大学女教师

  2018年5月12日,温海萍终于刑满释放。“就是汶川地震10周年那天我出狱了,那场地震我记得很清楚,很多人当时被埋,我就想,他们都能被救出来,我也有重见天日的一天。”温海萍说,自己被关进去时24岁,出狱已是40岁的沧桑大叔,满脸的褶子,人生最美的青春全留在监狱了。“出狱当天,母亲在监狱大门外接我,我对外面的世界充满陌生感。坐出租车时,我晕车。回到家,妹夫给我倒了小半杯啤酒,因为很多年没喝过,头一下子晕乎乎的……”温海萍说,当时感觉和这个社会完全脱节,手机不会用,很多事搞不明白,“有一种外星人的迷茫,而且变得一无所有。”

  出狱后最大的难题是找不到工作,要靠父母家人的接济。后来终于找到一份物业公司水电工的工作,面试过后,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最后还是到这位朋友开的一家公司就职,这位朋友照顾他,每月有7000元左右的收入。

  找女友也不容易,因为自己还顶着杀人犯的罪名,很多人有成见,了解到这个背景后都拒绝交往,拉黑他的电话,所以后来在介绍女友时,他干脆直截了当地挑明,如果对方能接受,就继续交往。

  温海萍说,他命苦,但老天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给他打开了一扇门。2018年中秋节,经人介绍,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她比我小3岁,是大学老师,她知道我的遭遇后很同情,愿意嫁给我。”温海萍略带激动地说,“12月31日结婚那天,下了雪,我老婆的名字中也带一个雪字,我感谢老天,感谢那个下雪的日子,虽然16年的大好年华已逝,但上苍赐给我一个妻子……”

  >>>对话温海萍

  “希望孩子出生之前,洗脱杀人罪名”

  华商报:名字中的“萍”是女性名字,为何这样取名?

  温海萍:我是萍乡人,主要是纪念这个,我们萍乡人很多都这么起,不论男女。

  华商报:你当年在江西省农科院具体从事什么工作?

  温海萍:我大学毕业后分到江西省农科院,工作还未满3年,主要在植保技术服务部从事农技服务方面的工作。

  华商报:当时你已经参加了考研吗?

  温海萍:是的,考研后我就被抓,后来在狱中服刑,我托请一位同学帮我查了分数,371分,我考上了,我当时报考的是华南农大农药学专业。

  华商报:你怎么会写诗悼念聂树斌?

  温海萍:我在狱中写日记,偶尔也写诗。当时是从报纸上看到聂树斌案的,诗是在狱中写的,很多狱警和狱友知道我的冤情,有关冤案的报道就会留给我看,我平时也收集了很多报道。

  华商报:你和遇害女友是咋认识的?如果没有这个案子,你们俩会交往下去吗?

  温海萍:她的叔叔和我是植保技术服务部的同事,她是1983年出生,卫校毕业,当时在一家化工厂做农药业务员,上班时经常路过我们单位来看叔叔,一来二去,我们就认识了,逐渐确立了恋爱关系。我当时学历高,人长得很英俊,她是倒追的我,我们有过拥抱拉手,但从没有发生过性关系。我们认识时,我的精力主要放在考研复习上。公安机关说我“恼羞成怒”杀人的说法根本不成立,我没有杀人动机。我承认,我也喜欢她,如果没有发生命案,我们可能会走到一起。

  华商报:为什么要坚持申诉?你出狱后主要有什么诉求?

  温海萍:2007年我在监狱服刑期间,最高检的检察官曾到监狱提审,我抱着非常大的希望,希望能从背负的杀害前女友的这个罪名中解脱出来。我从一个文艺青年变成中年大叔,这对我的生活影响太大了,如果拍电影、写小说,我的这些经历都足够了。如果没有这个案子,我有稳定的工作,研究生毕业后会成家立业(啜泣)……我们一起考研的同学,如今都有事业,有房有车,孩子都十多岁了,我们建了一个群,我曾经在群里问,我是不是最后脱单的人,大家都在群里鼓励我。

  我有时候也想,我能从牢狱中走出来,不仅捡回一条命,现在还有了工作,还娶了妻子,我够幸运的了,但是,我的前女友被害,而我却背负这杀人的黑锅,这对我,对我的父母,都是一个沉重的心理包袱。

  我的父母都是60多岁的老人了,以前在采石场打工,现在做不动了,在家休息,他们都没有社保,他们太苦了。他们是天底下付出最多、最苦的父母。我和妻子计划今年要一个孩子,我希望在父母健在之时,在孩子出生之前,我能洗脱这个杀人罪名,我坚持申诉,就是想给自己,给父母和孩子一个交代。人不是我杀的,我也希望能早日抓到真凶。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1/14/604250.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