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事件再犯众怒 有多少悲剧可以重来?

博讯 0

  近日,江苏淮安市金湖县有上百名婴幼儿在该县的黎城卫生院接种(口服)过期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有家长发现,过期疫苗不只一批。当地政府通报称,截至1月9日下午4点,金湖县共计145名儿童接种了过期脊灰疫苗。该批次脊灰疫苗是二价减毒活疫苗(OPV),也就是俗称的“小糖丸”。过期脊灰疫苗批号为201612158,生产企业是北京北生研生物制品有限公司,有效期至2018年12月11日。疫苗过期近一个月,但江苏金湖黎城卫生院没有上报上交,仍在使用。

  有家长反映,接种这批过期疫苗后,有的小孩出红疹子、发热、高烧,还有的是便秘,等等各种情况。1月10日,当地政府通报称,金湖县黎城卫生院和疫苗管理部门金湖县疾控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存在“管理混乱、工作失职、监管失灵”。

  去年7月,疫苗生产企业长春市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假疫苗丑闻被曝光。该公司生产的狂犬病、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疫苗不达标,其中25万支百白破问题疫苗已经注射入25万儿童的身体。该事件震惊全国和中央高层,但不幸,半年不到的时间,疫苗悲剧再次在江苏金湖重演。据民众估计 约有2万人次左右注射过期疫苗,但官方通报只有145 人注射了过期疫苗。官方的谎言引起民愤。1月11日,江苏金湖民众自发聚集在县政府门前,要求政府说明真相,当地政府官员推诿民众,拒不澄清外界的传闻,因此引发了民众骚动,现场视频显示,县委书记被群殴。据现场消息,政府从上海调集了三大车特警协助当地警方镇压假疫苗受害小孩家长。至记者发稿时,民众示威抗议活动已被警方暴力驱散。

  一、黎城卫生院、疾控中心草菅人命

  去年7月,长春市长生生物公司生产假疫苗事件曝光后,众多政府官员和公司高管曾被严肃追责,公司退出疫苗生产领域,股票退市。但为什么半年时间内,黎城卫生院和疾控中心会重蹈覆辙?长生生物公司为节省成本而造假,它们又是为什么呢?它们明知是过期疫苗,而对儿童使用,这显然不是用“管理混乱、工作失职、监管失灵”可以解释的。这是一起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玩忽职守,并造成严重后果。从疫苗的提取到最终注射到儿童身体,难道每个环节都没有人去看看疫苗的保质日期?这里面到底存在怎样的腐败和权钱交易?

  二、地方政府消极怠政

  在中国,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政府对于民众上访事件、新闻网络等维稳事件高度关注,但该管的事却灯下黑,无人问津,放纵灾难发生。疫苗事件在中国多次发生,除了去年长春市长生生物公司加疫苗事件外,2016年3月,山东就发生过价值5.7亿元的非法疫苗案: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未经严格冷链存储运输销往24个省市。早在2010年3月,中国经济时报调查记者王克勤就调查发现山西大量疫苗疑因高温存在质量异常,疫苗生产企业未遵循招投标程序,存在官商勾结等等,导致数十名儿童死亡、伤残、发病。但王克勤最后被免职。因签发他的文章《山西疫苗乱象调查》,该报总编辑包月阳也被免职。2006至2009年,广东唐荆陵律师代理新会疫苗受害儿童追究相关生产单位和疫苗分配部门的产品责任,协助受害家长提出建立疫苗受害家庭的救济和保障机制的倡议。但是,2014年5月16日他因所谓“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次年被以涉嫌煽颠罪逮捕,2016年判处5年徒刑。

  一面是无人问津、人命关天的疫苗事件,一面是政府的蓄意掩盖和打压。记者王克勤和总编包月阳因曝光疫苗事件而丢了饭碗,律师唐荆陵为受害儿童维权竟成了煽动颠覆政府的犯罪分子。网信办违法屏蔽公共信息,肆意侵犯公民的生存权和知情权。这个政府究竟是人民政府还是反人民政府?

  三、还有多少悲剧可以重来?

  在我的记忆中,中国人一直生活得很淡定,只为两件事愤怒,一是票子,二是孩子。厦门大学教授们为人才房;安徽六安教师为薪水;退伍老兵为待遇上街抗议。还有三鹿公司毒奶粉事件、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以及疫苗事件,激起了民愤。其他天大的事似乎都与己无关,对政治更是退避三舍,生怕惹火烧身。但问题在于,不关心他人甚至帮助过自己的人闷声发大财,可能吗?问题疫苗难道真的只是疫苗问题吗?看看美国,川普总统限制穆斯林国家人员入境,华盛顿就会出现抗议人群,机场就会有人权律师义务帮助被拒绝入境的外国人。好管闲事的美国人和不管闲事的中国人之间的差距远非一枚芯片,而是良知和正义。2012年以来,中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倒退。经历了四十年改革开放的中国人显得很奇怪,集体沉默。全国人大常委会不树立宪法权威而将独裁者定于一尊;最高法院居然自盗案卷,未审先判,这个国家已经变得多么荒唐!一个民族失去了正义感何以自立于世界?不反思历史,不断重演历史悲剧,还陶醉在“厉害了我的国”的意淫中。疫苗和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告诉我们,自私、功利,不关心社会公平正义,悲剧就会不断发生。

  北京大学郑也夫教授说:有什么样的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被统治者;有什么样的被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统治者。二者相互塑造,恶性循环是双方造就的。我们觉得统治者的责任更大,但他的任性是因为我们一直逆来顺受,我们惯坏了他。走出恶性循环,大概要由我们这些弱势者启动。如果我们不发出声音,不施加压力,我们就不该、就不配看到专制政体的终结。陈丹青先生说:一个社会有三大底线行业:教育、医疗和法律。无论社会多么不堪,只要教育优秀公平,底层就会有上升希望;只要医疗不黑暗堕落,生命就会得到起码的尊重;只要法律秉承正义,社会不良现象就能被压缩到最小。如果三大底线全部洞穿,就是人间炼狱。今天的中国还剩下什么底线没有洞穿呢?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9/01/12/603913.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