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重的剩男危机到来 中国人准备好了吗?(组图)

凤凰网 0

迈入大学的第一批“00后”,即将在两年后达到合法结婚的年纪,但同时也面临着严重的性别失衡问题。根据国家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年鉴数据显示,“00后”男生比女生多出了近1271万,整体人口的性别比达到了118.91。如果把“00后”看做一个国家,凭借118.91的性别比,它将仅次于马尔代夫,成为男女性别比差异第七大(男多女少)的国家。

关于中国性别失衡的程度,很早就流行着“三千万光棍”的剩男危机说法。此次的数据无疑揭示了更残酷的事实,在千禧年后生育限制逐渐放松的前提下,“00后”男女比例失衡状况并没有被扭转,且呈现出逐渐加剧的趋势。随着“第一批00后开始相亲”,因为性别失衡导致的剩男危机,将成为更突出的社会问题。



在过去的讨论中,性别失衡更多是被当做人口问题而预警。加上话题疲劳的因素,这个常被媒体拎出来的宏大议题,看上去显得不那么恐怖。

其实本质上,剩男危机真正危险的地方不是性别失衡,而是社会经济不平等。哪怕呼吁适婚青年延后婚姻时间,用梯度婚配模式应对性别失衡,其背后的不平等裂缝也未必能解决。

从数据可以看到,性别失衡严重的地方,往往是一些中西部落后省份。由于经济发展和受教育水平整体较低,生育观念中传宗接代的男孩偏好相当强。在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下,隐瞒甚至溺死女婴的极端案例并不少见。“00后”出身的年代,如此野蛮的人工干预手段有所减少,但B超和人流技术的成熟,又为男孩偏好提供了技术上的解决方案。

像经济发达的江苏,2017 年平均初婚年龄已经达到34.2 岁,婚姻年龄推迟不是因为剩男危机延长了找对象的时间成本,而是经济发展让婚育观念更自由,更倾向于晚婚晚育。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江西,结婚率全国倒数第四。平均20万往上的彩礼水平,是全国最高的一档。

所谓彩礼,一方面是养儿防老观念下抚养成本的折价,另一方面,是婚姻市场上性别失衡程度的直观缩影,所以江西也是性别失衡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剩男危机正是“危”在于此,适婚男女数量的不协调,最终影响到的,当然不是那些位于社会上层,收入水平更高和支付能力更强的群体,而是位于底层、社会地位偏低的弱势群体。

对他们来说,在明码标价的婚姻市场上,基本上没什么谈判的能力和资本,拿不出让对方满意的彩礼,大概率意味着娶不到老婆。像天价彩礼、买卖婚姻、性犯罪等问题,都能从剩男危机中找到逻辑上的解释。我们还可以发现,电影《盲山》中描绘的那种拐卖妇女、全村作恶的残酷场景,往往发生在落后地区。正是婚姻市场的挤压,让他们不惜铤而走险。

颇为讽刺的是,适婚女性数量更少的事实,并没有让她们拥有被优待的独立地位,以及更完整的权利。就像俞敏洪一句“女性堕落导致国家堕落”所显示的,传统重男轻女观念下的男女不平等,以一种更隐蔽的形式存在。当然,比起俞敏洪这样口舌之快的论断,更加残酷的故事则发生在大众难以看见的底层,发生在女性被当做拍卖品般折价嫁出去的场景中。

值得一提的是,几天前,民政部召开的全国婚姻礼俗改革工作座谈会提出,要推进婚姻礼俗改革,抵制天价彩礼。

在彩礼价格水涨船高的前提下,这样移风易俗的改革,的确有很大的必要。但也得看到,如果没有触及到剩男危机背后阶层、地域经济不平等的深刻现实,降低天价彩礼的努力,可能会流于形式。

而且还得看到,对农村和城市边缘地带“00后”群体来说,虽然现代化的婚育观念,没有突破传统观念的封锁,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下沉渗透,使得他们接受信息的便利程度,要远远超过“80后”和“90后”的前辈们,且拥有了更独立的权利意识,和自我实现愿望。当他们洞穿婚恋市场背后社会经济不平等的现实时,剩男危机的重压,会带来更大的风险。

不论如何,面对日益严重的性别失衡状况,以及由此导致的婚姻市场乱象,不能再当做无关紧要的话题,至少我们要做好迎接最严重剩男危机到来的准备。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31094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