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鱼得水的“流亡者” 郭文贵是中国的斯诺登?(图)

多维 0

近日,流亡美国的中国商人郭文贵与白宫前首席战略师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在纽约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在时隔数月之久后再次成功引起国际舆论的广泛注意。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发布的一篇社评《惊恐中的郭文贵又不甘寂寞了》提及,“这场新闻发布会宣称郭文贵将出资1亿美元成立一个所谓‘法治基金’,要调查中国商界高管、政治人士及其他公众人物的死亡或失踪,班农表示自愿出任该基金名誉主席。”

这篇很快被删除的文章还称,“郭文贵总是用恶毒的语言编造耸动的故事攻击中国体制,虽然是假的,但以所谓‘客观报道’的方式传播一下这样的谣言,黑中国一把,还不用担责,合一些西方媒体的胃口。”



郭文贵的活跃被认为存在美国政界的意图(图源:Reuters)

像郭文贵一样离开自己的国家,并向本国政府发难的人,在世界范围内并不鲜见。即使是被很多人视为理想国家的美国,也有像郭文贵一样逃亡在外的反政府人士。

例如,在2013年披露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棱镜计划(PRISM)监听项目秘密文档的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职员爱德华·约瑟夫·斯诺登(Edward Joseph Snowden),便是一位流亡者。他将材料交给了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但遭美英两国通缉,不得不暂居于俄罗斯。

棱镜计划是由美国国家安全局自2007年开始实施的绝密级网络监控计划,正式名称为“US-984XN”。该计划许可的监听对象包括任何在美国以外地区使用参与计划公司服务的客户,或是任何与国外人士通信的美国公民。美国国安局可获得数据电子邮件、视讯和语音交谈、影片、照片、VoIP交谈内容、档案传输、登入通知,以及社交网络细节等等。

斯诺登暂时寄身香港时还曾向外披露,美国“棱镜计划”的监控范围也包括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个别人士和机构,美国威逼港府将他引渡返美,他还担心自己家人的安全。因此,斯诺登不得不离开香港,前往俄罗斯,但其目前的居留许可也仅到2020年。

郭文贵与斯诺登的共同点主要有三个,一个是反对本国政府,一个是流亡他国,还有一个是以揭开真相为口号或目标。

但两人还有巨大的差异。这些差异体现在:斯诺登逃离美国,郭文贵逃离中国;斯诺登表现被动,郭文贵积极主动;斯诺登是信息技术人员,郭文贵是商人;斯诺登个人生活处境可能不如郭文贵;斯诺登只为揭露美国政府滥用监控的行为,郭文贵的攻击范围则十分广泛,目标并不固定;斯诺登提供了确实的证据,郭文贵提出了一系列指称,却无确切依据,等等。

与斯诺登做法相似的还有澳大利亚记者朱利安·保罗·阿桑奇(Julian Paul Assange)。他被视为维基解密的创建者,而维基解密公布了数量众多的机密文件,包括美国部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行径、发生在肯尼亚的法外处决、在科特迪瓦的有毒废物倾倒事件的文件、山达基的手册等。

美国白宫却批评阿桑奇的行为是“鲁莽和危险的”。国际刑警组织曾以涉嫌性犯罪为由,对阿桑奇发出国际逮捕令。他称自己曾经多次受到美国军方的死亡威胁。

但与维基解密相关的工作使阿桑奇获得多项荣誉,例如2009年的“国际特赦传媒奖”与2008年《经济学人》的“言论自由奖”。2018年11月4日,16个国家参与全球声援阿桑奇同步行动,呼吁美国政府停止迫害阿桑奇、积极捍卫言论自由与出版自由。

不过,阿桑奇被限制在厄瓜多尔驻英国大使馆已经长达数年时间。阿桑奇与斯诺登同样前途迷茫的遭遇,似乎都反映了个人在对抗美国政府时的弱小和无力,尽管其揭开事实真相的做法理应被视为一种正义和权利。

郭文贵联手美国政界人物班农搞出大新闻,引起全球舆论的瞩目,似乎说明他在美国仍然是如鱼得水。这可能得益于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而郭文贵与斯诺登、阿桑奇两人的不同处境,可能会让外界产生对美国“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印象。

然而,郭文贵与两人的情况差异如此巨大,对其进行简单对比可能并不适宜。但也至少说明,不论是自信的中国还是被视为“灯塔国”的美国,都面临着各自的反对者。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文学城 查看原文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8/11/25/7850511.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