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时间 他窥探了150位日本女孩的私密空间(组图)

新鲜日本 0

房间,是一个人个性的极致展现,来自日本的摄影师川本史织,从2012年开始拍摄了东京和大阪的150位女孩的私密空间,不但记录了她们的生活样态,拍下她们为事物着迷的模样,更为日本御宅族文化留下了珍贵的影像记录。


这些妹子们的职业和特征有各种各样,有偶像女团成员、漫画家、艺术家、啃老族、御宅族等等…但同样的一点就是,她们都是有着自己极其热爱之物的女孩,并且她们的闺房都有着不同的精彩。


川本史织从事摄影有20多年,最近10年,他一直在做有关女孩和房子的摄影,至今出了《堕落部屋》和《女子部屋》两本摄影集。


《堕落部屋》缘于十年前他在秋叶原帮朋友开设的女仆咖啡店拍宣传照,有次去到一位女生的宿舍,屋子里堆满了东西,那个女孩看着自己的房间开心的对川本说:“真是个堕落的房间啊!”,川本十分惊讶于女孩的表述。

由此,《堕落部屋》的想法就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


在《堕落部屋》中,川本3个月拍摄了50个女生,并且这50位女孩几乎全是宅宅。


最初进入到这些宅女的房间时,川本的内心还是有些小小的兴奋,“哇,这是什么?墙上有好多海报!好多令人惊奇的东西…太神奇了”。


“拍摄这些宅女们的房间,并不是为了去拍好看的照片,而是把房间的氛围拍下来,拍下她们私下最真实的生活状态。”川本谈到他的创作心得。


宅女这样的人群,生活也不一定规律,所以比较杂乱的房间就会很多,家在很多时候有个能躺下睡觉的地方就好。

看似凌乱的房间,却可以随心所欲的获取自己喜欢的东西,对于宅女们而言,这样的空间就是她们最喜欢的。


给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拍摄的第一个女孩的房间。


女孩是啃老族,不工作也不出门,川本说他从来没有切身实地的到过这样的房间,房间的每个角落都被动漫、游戏的角色模型和杂物填满了,第一眼看到有些发闷,两眼发黑,整个人都愣掉了的感觉。


而让川本感到最不舒服的房间是一位艺术家女孩的屋子。


她家里所有的地方都被颜料覆盖,他表示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而女孩自己睡在阳台和房间的交界处。川本看着女孩觉得有些可怜,但是女孩自己却觉得这样的生活是她要的,这样的物资是她个性的体现。


而最让川本对宅女的房间最有感触的就是YuKI-YUKI 小姐了,川本说,“身为现代艺术家的她,并没有特意向我介绍她壮观的房间,也没有说明这个房间如何传达出她的个人特色,但是当YuKI-YUKI小姐以天使的姿态端坐在房间,我便完全理解了她的意思。”这里是她的天堂。


“堕落”这个词给人一种消极的感觉,但貌似真的堕落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反而能从中感受到一种向上的力量。


拍摄《堕落部屋》的时候,川本是将房间和人分开拍摄的,可是在拍摄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女孩希望自己能留在房间里,对于她们来说,自己的房间无论在别人看来多乱多不堪,对自己而言都是最治愈、最放松的地方,于是川本改变了拍摄方式,就有了第二部作品《女子部屋》。


《女子部屋》相较于《堕落部屋》,多了更多的生活气息,也不限制受访者必须是宅女,只要是女性就好,也不限制受访者的年龄,最小的13岁,而最高龄的已经年愈70岁。


年龄最小的受访者(13岁)

年龄最大的受访者是一位酷爱旅行的老奶奶,房间里摆满了她在世界各地旅行时购买的纪念品,从桌面到墙面都是满满当当的。


年龄最大的受访者(70+岁)

在拍照的时候,川本并没有让受访者专门的摆pose,只要她们舒服就好,自己在家什么样拍摄的时候什么样就好,也可以摆出自己喜欢的姿势,只要自己开心。


从这些画面可以看出,《女子部屋》拍摄的照片比《堕落部屋》的画面清净了许多,同时也反衬出宅女们的房间是多么的“堕落”。


“记录下建造出让自己觉得身心放松、感觉愉悦的房间这件事情真的很有趣。虽然她们有些人会被贴上“宅女”的标签,但是她们也和常人一样,在工作之余需要一个放松的地方。”,川本这样说道。


有记者曾问过川本,在这两个摄影企划中,总共拍摄了几位受访者?

川本回答,算上未发表的,一共150名左右。


自己的房间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不管在外多么的疲乏,只要回到屋里,即便是在外人看来的“脏乱差”,可这里就是属于自己的治愈小世界!

你是否最爱在自己的房间里呆着呢?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27542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