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90后的现代新生活:整容、网购、外卖(组图)

凤凰周刊智库 国际 0



  狠抓经济,正为朝鲜生活带来新风向,更让这个一度贫瘠的国家,远比外界想象的富有。

  “现在朝鲜有说法,看女人整没整,得看孩子好不好看。”说这话时,朝鲜导游金银珠无意识地轻捋自己烫染成红棕色的卷发,左手无名指上,一枚婚戒闪闪发亮。

  “虽然和日本关系不好,但他们的化妆品确实好用。”金银珠喜爱打扮自己。如今,爱美的朝鲜女性多用本土化妆品,它们声称含人参成分,但日本和欧美的护肤品牌现在也很受欢迎。


  金银珠曾数次来到中国,虽多是丹东这样的邻近城市,但仍能比留在朝鲜的人们,提早感知流行的变化。

  数年前,她便大胆整容,当时平壤只有割双眼皮一项业务,技术参差不齐。金银珠没赶上好医生,割出来的双眼皮又宽又深,很像中国一些网红喜爱的“欧式大平行”。

  “整完我就后悔了,真的太失败了,我朋友都说我疯了。”

  但如今,像金银珠这样,希望相貌更为出众的朝鲜女性,不在少数。她们一边嫌弃南方的韩国人整得不自然,一边自己也开始尝试割眼皮、垫鼻梁,甚至削下巴。极难想象,这一切,正在朝鲜发生。

  尤其在平壤这样的大城市,早晚高峰,地铁和有轨电车站台人头攒动,有人拿起嗡嗡作响的智能手机,不知讲些什么。学生步履匆匆,他们对途经的共享单车站毫无兴趣,一边赶路,一边温书。老人则占据着小区外的健身器械,抻腿放松,不远处,网球场上的年轻人胜负未定。

  狠抓经济,正为朝鲜生活带来新风向,更让这个一度贫瘠的国家,远比外界想象的富有。

   先用核弹保护自己,再搞经济建设

  外界印象中,朝鲜崇军,远超过对发展经济的渴求。

  但今年,无疑是个意外。最近一次征兆,来自阅兵。

  “这次(阅兵)规模不大,因为(半岛)局势比较稳定。前两年阅兵规模挺大的,而且所有最新型的导弹、坦克全都出来了,比如能打到美国的洲际导弹。”朴光哲说。

  此前,朝鲜极力发展军事,与金正日的先军政治密不可分,简单来说,就是“军事优先一切”。

  “朝鲜的导弹和核武器,都是因为先军政治。”朴光哲觉得非常在理,“如果不先发展军事,用导弹和核武器强大自己,朝鲜就会遭到侵略,我们要先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之后再想别的。”

  但今年,“发展军事”似乎画上了休止符。2018年4月的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金正恩明确提出:

  “先军政治的任务已经完成,当前阶段,全党全国集中一切力量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

  狠抓经济,让真实的朝鲜,比资料与印象中的形象,更急速地缩短同韩国的经济差距,韩流与全球化热潮也已悄然入侵。

  面对镜头,多数平壤人不再显露敌意,大家各做各的,相互没有影响,有的甚至会报以微笑,或点头问候。

  平壤之外的人们,也对外国游人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尤其是年幼的孩子,见列车或大巴开过,他们笑着挥手打招呼。但正值青春期的学生们是个例外,他们或表现得十分羞涩,或警惕心十足,第一时间将头扭到身侧,就是不让你拍。

  平壤街头,随处可见身着短裙、烫发、浓妆的女性。偶有年轻女孩梳着丸子头和空气刘海,穿雪纺连衣裙和尖头高跟鞋,斜挎皮包,颇像韩剧的邻家女孩。

  但不论穿什么款式的衣服,街头几乎没有不佩戴金日成和金正日胸章的朝鲜人,有旗帜形双人头像的,也有圆形单人头像的,以表纪念和崇敬。

  一位朝鲜导游告诉我们,国家每年发2个胸章给个人,怎么戴,并无明文规定。“一般来说,穿正装出席正式活动时,要戴大的(即旗帜形双人头像的),其他时候随便戴。”

  问及万一胸章弄丢怎么办,他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他从未考虑过,徽章是可以弄丢的。

  崇拜领袖,与享受经济发展的便利,并不矛盾。

  全球化在朝鲜的大城市尤为明显,不论平壤、开城还是新义州,你几乎能在商场里找到全球各地的产品,西班牙的啤酒、伦敦的可乐、莫斯科的伏特加、马来西亚的芒果汁、新加坡的玫瑰茶、日本的可尔必思,还有德国的酸黄瓜。

  即便在中朝共管的鸭绿江上,也能在朝方巡逻船只上,看到身穿日本“YAMAHA”字样防护背心的人民军。

  平壤光复商业中心三层,有按菜品重量收费的自助餐,汉堡包、薯条、炸鸡、蛋挞、奶油蛋糕等,均得以供应。这些在商场外的一家街边商店,也能找到。

  二楼家居样板间,诸多宜家家居产品被公开售卖,小到一对门把手、餐具隔盘,大到前两年才推出的新款金属柜和全套橱柜,一应俱全。

  翻开价签发现,它们均来自中国,价格却贵出不少。如门把手售价在41300~61900朝币间,约合人民币34~51元,但国内只需20~30元。大件家具售价更高,多为国内的2~3倍。

  





  平壤光复商业中心是少有允许外国人兑换和使用朝币的大型商场,朝鲜人平时也在此采购食品和服装,三层还有儿童乐园与自助餐吧供人休闲,此处时常可看到打扮时髦的朝鲜女性经过。摄影:费知。

  一些做边贸的朝鲜商人尽管穿得并不光鲜,却比外界想象的富有。

  在丹东,一名并不起眼的朝鲜商人,也能从上衣口袋中,摸出一包红色硬中华,单价45元左右,抽起来毫不心疼。待三名同伴聚集,不知说了什么,他又从裤袋中摸出一沓美钞清点,而他的同伴,正悠闲地抽着万宝路。

  一部分朝鲜人,正富裕起来。

  过去,朝鲜月均工资为300~700元人民币不等,不同职业、等级者,每月拿着既定的工资,不多,也不少。但如今,已很难能用这样一组数字,来准确描述朝鲜人的工资,因为每个人都不再一样。

  这几年,朝鲜开始力推“承包制”。“比如国家规定,一个工人每月必须生产1000个零件,挣300元(注:此处数字只是朴光哲为方便理解举的例子,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如果他这月生产了1500个,那多出来的钱,就都是他的。”朴光哲的例子非常直观。

  反过来也是一样,“如果没到1000个,国家不会扣发工资,而是要自己想办法补不足的部分,因为国家每月必须发够300元。”

  工资保底,承包增收,人富裕了,币制也变得更为灵活。

  如今,美元正与朝币一起,成为朝鲜市场的硬通货,购物、打车、充值、买手机,都需以美元结算。即便使用欧元或人民币,也均以美元为基准,再乘以各自汇率计算。

  平壤许多商场,开始用美元标价。如坐落在黎明大街的朝鲜首家名创优品,尽管在去年更改了店名和商标,但标价未见改变。大多数商品价格为1.69美元,与国内10元均价持平。

  “规矩上是不可以的。”是朴光哲向我们解释朝鲜经济政策时,最常用的句式,以搪塞我们对其市场自由度的探索。他虽然没解释“规矩上是怎么不可以的”,但足见朝鲜官方对一些原本禁止的商业行为,给予了一定程度的默许。

  复苏不仅限于城市,还有乡村。

  “以前都说朝鲜农民吃不饱,穿不暖,现在不这样了,生活水平比以前好多了,农民很会赚钱的。”农民自留地,叫宅旁园地,20~30坪(约合66~99平方米)左右,可随便种蔬菜、粮食等。每个村子都有农贸市场,节假日时,农民会将农产品拿去自由买卖,“这都不用卖给国家,而是他们自己的钱。”

  今年,朝鲜收成不错,随处可见大片金黄的水稻、小麦和玉米。但农业机械化落后,朝鲜农民仍用最原始的镰刀、木制推车进行劳作,效率很低。这导致朝鲜米饭脱壳不充分,表面仍附有不少杂质,食物品种也不丰富,蔬菜、水果尤其缺乏。

  “朝鲜什么都有,就缺三样东西——石油、焦炭、橡胶,农用机械完全没办法(用),只能以人力为主。”为此,到5月插秧季节,全国各地老百姓,从高中开始,都必须动员到农村下乡一个月。

  不过,瘦如饿殍的朝鲜人已不再多见,大都身材匀称。胖子也极为少见,他们被朝鲜人喊作“600工分”。

  这一称号源自朝鲜老电影《鲜花盛开的村庄》里,一个微胖的农村女售货员角色,她工作努力,每年能挣600工分,这比朝鲜规定,农民一年要挣300工分的要求,要高出一倍。

  而这个典故,也为不少中老年国人熟知。

  “我们朝鲜,现在还用粮票、肉票、水果票等拿国家供应的粮食,和中国60~70年代一样。”17岁以上的成年人,一天定量大米600克,矿工可领900克。

  粮票用光了,还可去商店购买,“国家供应的粮食,价格相当于免费,但自己出钱买的地方,价格还是贵。”如光复商业中心等大型商场,青涩的苹果和香蕉等水果,每公斤要25元人民币左右。

  啤酒是朝鲜人最爱的饮品之一,同由国家供应。绿色玻璃瓶的大同江啤酒最为有名。初尝味淡,色浅,但后劲十足,一翻标牌才发现,酒精度高达11%。

  但朝鲜人饮酒,如喝白水,饭后、旅途中,都不忘开上一瓶。往来朝鲜各城市的绿皮火车,速度不快,皮套包裹的长椅相对而立,中间隔着一张方桌。行至途中,他们喜欢把车窗从下向上敞开,将手肘搭在窗框乘凉,肘旁便是喝完的大同江,竟不担心空瓶会掉下去。

  大同江啤酒很便宜,商店售价为5000朝币(约合人民币4元),但若用票以国家供应价换购,只需150朝币(约合人民币0.1元),每月可换6~7瓶。但若外国人购买,则需10元人民币。

  朝鲜人的业余生活也丰富了起来,酒吧、咖啡厅、游乐场、网球场都是年轻人打发时间的好去处,年纪大的,不仅会利用住宅小区的健身器械锻炼,也会背上一个大音响,寻公园一片空场,三五成群地跳起朝式广场舞。

  有钱有闲的,还可到山间野餐。开城正方山一座佛寺脚下,青烟缕缕,烤炉早已烧好,6个年轻人端出一脸盆的腌制鸭肉,准备林间烧烤。一同带去的,还有一大盆切块西瓜、几桶自制葡萄酒、一个小电视和大音响,似是要来一场饭后迪斯科。

  





  开城正方山上,一群年轻人正在野餐烤肉,他们还带了电视和音响,准备放松个痛快。摄影:费知。

  见我们用韩语打了招呼,他们爽快地邀我们一同食用,双方不断有人掏出手机记录,其乐融融。见人聚在一起,原先站在寺门口的干部立刻聚在一起,笑着看我们饮酒吃肉。

  朝鲜是多信仰国家,佛教、基督教均有信徒。正方山寺为佛教道场,住持说,朝鲜全境佛寺60余个,均为国家管理,信徒1万余名,僧侣200余人。

  由于正是毛虫横行的季节,两条毒虫沿石阶而上,正拦住前路,见我们四处躲闪,方丈随手指了指地上的虫子,那位看我们吃肉的干部立刻一脚将虫子碾碎。

   用美元网购,点手机外卖,上午下单中午送到

  一串华为特有的铃音提醒金银珠,电话来了,她用手指轻轻一划,又挂断了。屏幕亮着,映出一张自拍照,她化着浓妆,戴一顶草编遮阳帽,笑得灿烂,照片由上向下俯拍,显脸小,这是她的手机桌面。

  前不久,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院分析称,目前朝鲜手机用户数量突破580万名,入网费高达17.4亿美元,均为美元现付。

  但这组数字可能被低估了。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手机。”

  自2008年朝鲜开始提供手机服务,这两年又相继普及电信网络和电商服务,手机和网络正快速渗透朝鲜人的日常。

  街头巷尾,时常有行人讲着电话,走得飞快。平壤光复商业中心三层一家儿童乐园外,挤满了掏出手机摄像的家长,屏幕中,孩子们尖叫着从滑梯落下,落进大量塑料彩球中。

  这些朝鲜本土生产的智能手机造型与iPhone相似,价格不菲,朴光哲有两部,贵的520美元,大屏双摄,手头用的这部230美元,略显普通。

  原则上每人最多只能买两部,且工作后登记才可购买,但也有人借他人名义入网,便能同时拥有多部手机。比如,孩子可以使用家长的手机。在定州火车站,就有小学生用手机拍摄火车和来往行人,浅粉色的手机壳上,大片水钻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目前,朝鲜手机有4个品牌,最有名的,要数堪称朝鲜华为的阿里郎手机。这是朝鲜首次实现国产的智能安卓机,配有四核处理器和105万像素的摄像头,“掌握宇宙真理”是其设计理念。

  话费按季结算,每月基础通讯费为3000朝币左右(约合人民币2.5元),含200分钟免费通话时长和20条短信。

  超出部分则需充值补足,它们更像是通话套餐,不同时长和地方,售价不同,如10~11美元可通话600~800分钟,也有16美元只买到335分钟的情况,但都必须以美元、欧元、人民币等外汇结算。

  流量却相当便宜。朝鲜手机使用3G网络,速度并不快,据说类似微信的手机聊天软件正在开发,有望在近年投入使用。

  朴光哲记不清流量充值标准,他只好向朝鲜网络运营商发短信代码咨询,结果是:花5美元,用20天,还剩6.7G。

  大部分被用来刷网页、浏览图片和网购。不过,前两项仅限于官方发布的图文消息。

  “SIM卡不一样。”一切只能在朝鲜本地网络完成,他们仍无法接触外面的世界,反过来也是一样(里面的出不去,外面的进不来)。

  曾有人试着把中国的SIM卡插入阿里郎手机,开机后没有信号,连不上WIFI,就连用蓝牙和手机线传输的软件安装包和文件,也不予识别。

  因此,入朝外国人若想上网,需提前申请办卡,价格比朝鲜市价昂贵得多。入网费为200美元,只含50M免费流量,超出流量需以0.28美元/M支付,1G约300美元。

  一些有门路的朝鲜人,还会托人从中国代购华为智能手环。只需接上蓝牙,中朝两国的电子产品便可无缝对接。两年前的平壤秋季国际商品展销会上,小米手环2也以高出国内售价近1倍的高价,被一抢而空。

  虽没有淘宝和支付宝,但朝鲜人也能在网上“剁手”。

  网购通常在网页中进行,网址并非www.com,而是一串10开头的IP地址,下有多个模块,包括网购平台、餐厅、实体店等,图标、配色颇有win10菜单的风格。

  这家网站叫“购买万物”,网购页面设计颇有淘宝风范,双栏图文排版中,产品图片、品名、店名、价格、剩余件数乃至尺码信息等一应俱全,食品、日用品、化妆品、服装等应有尽有。打折和上新均会在图片左上角附一条红彩带,价格则以红字标出,均以美元结算。可用银行卡在线支付,也可货到付款。

  朴光哲常在一家可提供货到付款服务的商店网购,因为“只有看到摸到才能放心”。

  他从不买服饰,只买啤酒、白酒、巧克力、洗发水、沐浴露等日用品,留下配送地址和联系电话后,还可选择送达时间,到时,送货员会电话联系取货。一般来说,上午下单,当天中午便可送到。

  





  朝鲜网购页面,一条新品女士连衣裙售价为70.88美元,上午下单,中午即可送达。摄影:费知。

  遇上特殊节日,网站还会推出优惠活动。

  2018年2月14日情人节,网站捆绑销售单支玫瑰和少量巧克力的送礼套装,单套售价1美元。为哄女友开心,朴光哲一气儿买了10枝,又配了瓶10美金的红酒,带去咖啡厅约会。

  平壤也有不少酒吧,晚上九点半,它们便早早打烊。当我们问朴光哲为何不带女友去酒吧约会时,他反问我们:“带女朋友去酒吧能做什么,两个人一起喝啤酒么?”

   兴旺旅游业,一靠神秘二靠推销

  发展旅游业被视为朝鲜经济复苏的一项重要支撑。

  近几年,涌向朝鲜探秘的游客越来越多。据韩媒报道,今年6月,每天最多有1000~2000名中国游客,从丹东前往平壤旅游。

  朝鲜也极力拓展着旅游版图,除了四条同航空公司协商直飞平壤的航线,欧洲是他们正在大力挖掘的市场。一些朝鲜旅游公司已开启私人定制服务,时间、行程均有较大商量空间。

  丹东去往平壤的火车上,德国老人Baker引起了朝鲜商人的注意,用英语简单询问后才知道,他同朝鲜国际旅行社签订了赴朝自由行合同,入朝期间,将有两名英语翻译和一名司机全程陪同,轿车专车接送。

  尴尬的是,或为拉近关系,朝鲜商人称,“我知道希特勒。”Baker笑而不语。

  游人是朝方获得外汇的好来源,几乎所有的旅游纪念品,小到胸针、冰箱贴,大到服饰、工艺品,均在指定的国营商店才能买到,且需用外币交易,定价很高。约合一枚胸针10元人民币,衣服100元人民币,宣传油画200元人民币,人参、熊胆等动辄上千。

  平壤的光复商业中心,是少有的允许外国人兑换朝币,且用朝币交易的大型商场。国庆期间,1元人民币可兑朝币1220元,但多数游人发现,朝方多提供500~5000朝币的大额钞,更小面值的钞票只能以口香糖或水果糖代替。

  兑换朝币若没花光,游客被禁止换回外币,或将朝币带离朝鲜,只能到街边小卖部购买零食。

  





  平壤地铁凯旋站,国营小卖部外,两名朝鲜小学生正在挑选玩具。摄影:费知。

  绝大多数物美价廉,但偶尔也会遇到朝鲜奸商。平壤未来科学家大街的一家小卖部店主,就曾找给我一张残币,它只有正常纸币的一半大小,却被小心地折叠起来,如不当场拆开验钞,很难识破。

  中国游人去朝鲜,几乎都会买几根人参带回。

  朝鲜最好的高丽参,产自开城。

  “只有开城生长的人参,药效最好。”金银珠说,人参药效,离不开当地水土和气候的滋润。朝鲜曾有一段时间被日本殖民,当时许多日本企业家和有钱人,把大量开城高丽参出口日本赚钱,“他们嫌不够,就把开城的人参种子运到日本种,结果长出来的不是人参,而是粗粗的萝卜,完全没有药性。”

  这都市传说般的故事,还有极富科学精神的后续:日本人又把开城的土送往日本培育高丽参,“长出来的还是萝卜。”

  “在我们朝鲜半岛也是一样,把开城人参送到平壤去种,也完全没有药效,这很奇怪。”金银珠接着开始介绍高丽参品种和制备方法,却有股浓浓的“保健品推销味儿”。

  “白参只能(人体吸收)30%,红参却是100%,最好的人参就是铁桶包装的天十号人参,这都是6年生的,一盒600g,有15~16根,药效最好了。”

  “人参的药性有什么你们知道吗?你们不知道。”没等人们回答,金银珠便先报出人参的种种奇效——壮阳,美白,防血栓,提高免疫力,如数家珍。

  “人参还能治糖尿病。”金银珠意犹未尽,“你们中国内地、台湾、香港都有(糖尿病患者),但朝鲜很少,因为我们经常服用红参,拿它泡茶就能降低血糖,提高胰岛素分泌。”

  接着,她又举出身边人的例子,阐释人参的抗癌效用。“我们旅行社一个同事的老婆,得了癌症,医生说术后只能活2年,但我们同事一年给她吃了3公斤人参,现在已经过了5年还没死。”见游客将信将疑,她立马笑着补充,“这是真的,人参真的很厉害的。”

  凡是去过朝鲜的人,不可能没见过安宫牛黄丸。“这是高丽王朝时期流传下来的,里面的主要成分是天然牛黄、麝香、犀牛角等,可以治中风、老人家脑出血、脑血栓后的口眼歪斜、语言障碍,如果出血6小时内用,还能防止后遗症,头疼、发高烧也能用,以前老人家很喜欢,现在年轻人也很欢迎,因为可以保健,就是说你没有这个病,每个月吃一两粒就可以保健(即预防),不用找医生。”

  见我们并不感兴趣,金银珠只好使出杀手锏,疯狂diss百年老号同仁堂。

  “我听说中国大陆,北京有什么同仁堂,但是我经常接待大陆人,他们说北京同仁堂价格很贵,而且也不是天然成分(注:这里指药材为人工培养,而非野生采摘),但我们朝鲜都是国营企业,没有私营企业,你们可以放心,没有假的。”

  但,朝鲜的假货总明目张胆地摆放在货架显眼处,就算再眼拙的消费者,也能一眼识破。

  造假的主要是一些国际大牌。如在部分朝方一级饭店的国营商店里,可找到YSL藏金奢妍系列护肤套装,大大小小的瓶子被装进一个铺有黄色绸子的礼品盒里,透出浓浓的廉价感,售价不足200美元,这在中国国内只够买一瓶。

  奢侈品包造假更为夸张,Tory Burch、LOUIS VUITTON等价格均在200美元左右,售价不足国内的一半。而在平壤的名创优品,还能找到5美元一瓶的安耐晒防晒霜。

  这些商店,一律禁止照相。

  





  平壤光复商业中心,此处禁止游人拍摄,图为一名游客偷拍化妆品柜台,其中展示大量朝鲜护肤品。目前,朝鲜女性除本地护肤品外,也使用欧美和日本的护肤品牌,“没办法,日本的好用”。摄影:费知。

   生男人参汤,生女萝卜汤

  在朝鲜,男女性平均结婚年龄相差3年以上,男性27岁上下,女性22~24岁,大学生只能恋爱,不能结婚。

  朝鲜的大学并不好上,经过12年免费义务教育的朝鲜人,先要经历各高校开设的高考,入学后,各高校学制、开学和毕业时间各不相同,但仍免除一切学费。

  朴光哲所在的朝鲜外国语大学需读5年,共10个学期,每个学期授课3个月,之后学校会放三周至一月假期,供学生复习,之后才是期末考试。笔试均为电脑答题,当场就能出结果。

  由于大考前准备时间充足,“平时不努力,考前狂突击”的朝鲜学生不在少数,朴光哲很看不起这样的人,“他们这样是不对的,平时如果不好好学,考前临时学,也是跟不上的。”

  汉语系的学生还有一些特殊的考核方法。为训练学生汉语听说能力,一些课程会要求学生背诵中国电视剧的台词,并当着全校学生的面,配合电视画面,声情并茂地配音还原。朴光哲考试时,就抽到《潜伏》主角余则成的角色。

  还有十几天,朴光哲就要从朝鲜外国语大学毕业,他是被旅游公司强拉来做临时导游的,朝鲜国庆期间游人太多,汉语导游不足,只能用他这样背景牢靠、汉语流利的大学生充数。

  朴光哲并不喜欢这份收入丰厚的工作,他的梦想很大,希望有朝一日在朝鲜“开会社,把对外贸易做大做好。”

  他正在做毕业前就业的最后准备。不同于国内的大学生需要自己找工作,朝鲜工作均由国家分配,学生毕业前可提交一份志愿书,写明自己最想从事的三种工作,再由国家协调安排。

  距平均婚龄还有几年,朴光哲却和女友分了手,“如果双方没有相似的家庭背景和经历,看到的东西不一样,就会发现两人差距越来越大,矛盾越来越多。”现在,朴光哲更倾向于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友,“如果她又有知识和眼界,还会照顾家庭,那当然最好不过了。”

  现在,朝鲜年轻人提倡自由恋爱,男女择偶标准有所不同。军人、大学生、党员,是女性最看重的条件;而对男性而言,他们更喜欢长相漂亮、学历高、顾家的女性。

  一旦决定结婚,往往是先办喜事再登记。朝鲜规定,婚礼后1~2月内,必须登记。朝鲜婚礼原来一天办两场,男女方家庭各一场,如今被缩短为一场,由女方家庭筹备。“因为现在国家提倡不要浪费钱、浪费粮食。”金银珠说。

  结婚时,女生须穿传统服装,男生则相对随意,多为军装和西装,传统服装极为罕见,“传统服装太丑了,西装还好看点。”朴光哲解释道。

  




  平壤牡丹峰公园,一名婚庆人员正教授新郎如何给新娘送花求婚,指导完,他闪到一旁开始拍。摄。摄影:费知。

  典礼上,女子要为男子围腰带,“意思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千万不要乱脱裤子(出轨)。”

  结婚日子由男方父母定,当天先到风景区拍照,下午2~3点到饭店吃饭,冷面是不可缺少的主食,亲戚朋友也要准备红包。现在也有前一天拍照,第二天吃饭的。

  国庆这几天,但凡是风景优美的地方,都会偶遇朝鲜婚庆团队,为新人拍摄婚照。他们和中国的婚庆公司很像,一个团队在3~5人左右,多身穿黑西装,跟随在新人身后,有的肩扛索尼摄像机负责录影,有的则用佳能单反相机拍摄婚照,还有专门举着反光板、喊口号教新人摆姿势的工作人员,在一旁焦急地指导。

  平壤牡丹峰公园因为风景优美,成为新人扎堆的地方,他们需要争抢最理想的拍摄位置,否则只能在一旁等候,或寻找新地点。公园入口附近,一对新人发现莲花池被人占了,只好牵手走向附近的一座悬崖,摄影师跪在崖下仰拍。

  重男轻女的思想,仍遍布朝鲜婚恋市场,最直观的差异体现在双方嫁妆的投入:男方负责婚房,女方负责装修。

  朝鲜住房全由国家分配,朝鲜男人没有首付和房贷的压力,加上医疗、养老、教育全免费,他们毫无后顾之忧,只要工作足够努力,就能换来位置、空间更优的婚房,之后,只需将工资的3%作为住宅使用费,上交国家即可。

  但女方不同,置办家具和一切生活用品,都要投入真金白银,“如果谁家男孩多,那就很会赚钱,女孩多的家庭马上就要破产了。”金银珠说,这样的婚俗,导致朝鲜家庭希望多生男孩。

  生男生女,待遇完全不同,也会与餐饮相关。“如果生男孩,婆婆就很高兴,会给你做人参汤,要是女孩就很不高兴,做萝卜汤,所以女人生了孩子,我们会问她喝的是人参汤还是萝卜汤。”金银珠8年前就喝了人参汤。

  “但现在也不一样了。”朴光哲说,“女孩只要漂亮,怎么都行。”

  朝鲜人重视生育,鼓励生育,生8个孩子以上的女性,会被国家授予英雄母亲称号,还会提供较大住房,如果生三胞胎,育儿费用也将全由国家支付。

  朝鲜离婚率很低,需要国家批准。考虑到“离婚会给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而且容易受到社会谴责”,多数夫妻一旦有了孩子,就很难离婚。一般来说,只有婚后十几年没有孩子,才被允许离婚。

  即便男人出轨,女人也很少有离婚的,因为夫妻在一起过,才能利益最大化。女人只能靠时间抚平伤痛,达成谅解。而男人一旦东窗事发,会遭到单位通报批评,有的则会调往相对艰苦的地区和岗位锻炼,以示惩罚。但惩罚,仅限于此。

  偶尔也有闹上法庭要求离婚的,能不能离,房屋、财产、孩子怎么分,需由法官裁定。

  婚恋方面,还有一些特殊的门道。

  “听说你们经常堵车?”金银珠是带着些自豪说这话的,朝鲜马路很宽,车却不多,除非赶上临时交通管制,堵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和中国类似,朝鲜用不同颜色的车牌,来区分车辆归属。红色是常驻朝鲜的涉外人员,蓝色是公车,灰色是军车,而私家车所挂的黄色车牌,即便在首都平壤也难觅踪迹。

  “国家不允许把车卖给私人,所以现在我们朝鲜,有钱也买不到车。”金银珠介绍说,目前,朝鲜仍实行车辆控制,个人不许购车,但可学车,最快2周可拿到驾照,考核只有两个环节,交规和路考。

  朝鲜男人的学车积极性总比女人高涨,部分原因竟是,能近距离接触女交警。

  平壤街头女交警很多,她们大都身材苗条,巨大的墨镜藏不住清淡的妆容,优雅而不失威严,古板的制服,也能被她们穿得别有风情。

  但工作没有一丝怠慢,每到变灯时,她们便吹响哨子,以紧绷的手势和红色警棍,一板一眼地指挥交通。

  外文书店外的十字路口,是车流量较大的地区。我们走访时,偶遇了一场交通事故,一辆面包车不幸抛锚,全靠乘客推行。女交警立刻吹哨示意周边车辆禁行,快步上前,护送它推到附近公交站旁,问询了一番才回到路口继续执勤。

  见游人都在拍摄,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继续工作。

  金银珠说,一些男司机为泡到女交警,甚至会故意违章,以博得对方关注。一来二去(违章次数多了),俩人就好上了。金银珠所在的旅游公司,就有和女交警结婚的男司机。

   紧追中国,差距仍然巨大

  比起“韩流”,“汉流”更受今天朝鲜人的青睐。中国的很多流行歌手和演员,都为朝鲜人熟知。

  朝鲜4个电视频道里,一个只在周五至周日启用,专门放映外国电影、国际新闻和体育赛事,不少中国连续剧也在其中热映,比如《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朝鲜人熟知的中国明星,多来自这里。目前正在热播的是周迅版《红高粱》,有时还能看到佟丽娅主演的《产科医生》。

  朴光哲最喜欢周杰伦,但当我们起哄他唱一首时,他却干站了一分钟,一个字也没唱出来。“周杰伦的歌太难了,他的发音很奇怪,不看歌词,我根本听不懂。”

  无论经济还是文化,朝鲜正努力追赶中国,用他们自己话说,是“万里马速度”。

  但差距,仍异常显著。

  若到鸭绿江走走,江水不宽,两侧风景尽收眼底:丹东侧高楼林立,邮轮码头人头攒动,对岸新义州则稍显荒芜,驳船停靠在岸边,游乐场的水滑梯与摩天轮无人光顾,一栋大楼仍在建设,还未封顶,极远处才能看到几幢高层建筑散落。

  若用望远镜扫视江岸,便在尚未完工的大楼上,发现数十名朝鲜人,多为普通工人,男性多身穿白色跨栏背心、黑色短裤,身材瘦弱,女性则多为粉色、白色或水蓝色衬衫,配深色长裤。举止打扮,均向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中国人看齐。

  工人们三五成群挤在光秃秃的窗口,或坐,或蹲,或立,没人劳作,而是直直望向江岸,他们没有望远镜,看不清中国游人玩味他们的表情,不知心中琢磨些什么。

  但江上,偶有朝鲜采砂船缓慢驶过,船上的男人掏出一副双筒望远镜,久久坐望江岸,一动不动。

  他的头顶,有两座大桥。断的,专供游人赏览;整的,则连接着中朝口岸。傍晚时分,数十辆重型货车从朝鲜驶出,速度极慢,均为中国牌照,似乎未受制裁影响。这些图景,与平壤的繁荣景象一起,拼凑出真实的朝鲜。

  “会不会全面开放,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朴光哲说,“但肯定是希望经济越来越好,钱能越挣越多。”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s://news.toutiaoabc.com/newspark/view.php?app=news&act=view&nid=322921
分享文章:
相关链接: 国际 朝鲜 整容 网购 90后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