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舒吉之死:暗杀行动日益高调?情报机构草率行事

德国之声 国际 0

  沙特记者失踪及前俄罗斯特工遭到杀害的事件显示,许多情报机构越来越明目张胆地执行任务。究竟是情报机构手法拙劣导致事迹败露,抑或是背后暗藏玄机?

  土耳其警方搜查沙特领事馆寻找线索

  沙特记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失踪疑云、前俄罗斯特工斯克里帕尔(Sergej Skripal)遇害、一名越南前高官在柏林遭越南特工绑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兄长在大马遇害,诸如此类的情况愈发频繁。种种迹象表明,某些政府及其情报机构在全球各地的活动越来越明目张胆。

  德国情报机构专家施密特-恩波姆(Erich Schmidt-Eenboom)认为:"清洗行动再次盛行。" "清洗"(mokryje dela)一词缘于苏联克格勃的秘密用语,意指歼灭目标的任务。施密特-恩波姆指出,上一波清洗行动约在2006年后有所停歇。当年,前俄罗斯联邦情报局特工利特维年科(Alexander Litwinenko)在伦敦遭人以毒素"钋-210"毒杀。经过伦敦大学学院医院连续23日的抢救,最终仍不治身亡。利特维年科本人似乎早已知道自己中毒。他在死前接受《泰晤士报》访问时表示:"那帮混蛋逮到我,但他们不可能逮到所有人。"

  被"钋-210"毒杀的前俄罗斯特工利特维年科之墓

  利特维年科在90年代后期曾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内负责内部贪污调查,该单位前身是克格勃,时任局长为普京。在他批评单位对严重贪污腐败的情况毫无作为后,彻底得罪了上级。1998年,利特维年科曝光暗杀俄罗斯石油大亨波利斯·别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sowski)的计划,遭到当局以滥用职权为由逮捕。利特维年科于2000年辗转经由土耳其逃往英国,并成功获得庇护。虽然利特维年科的神秘死亡至今未有定论,但施密特-恩波姆认为这起暗杀是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手笔。

  情报机构草率行事?

  2018年3月初,前俄罗斯间谍斯克里帕尔在英国小镇索尔兹伯里遇袭,手法与利特维年科一案类似。斯克里帕尔及女儿尤利娅(Yulia)都因为神经毒剂严重中毒,但两人皆保住性命。袭击者使用的神经毒剂是前苏联研发的军用神经毒气"新手"(Nowitschok)。

  究竟是情报机构草率行事留下线索,抑或是新策略?马尔堡大学国际情报机构专家克里格尔教授(Wolfgang Krieger)指出:"当前的情形看来,情报机构确实不似以往在暗地里行事,以伪造车祸等手法杀人。此类模式不再是主流,情报人员如今毫无忌惮。"

  俄罗斯无情追杀叛逃者

  前俄罗斯间谍斯克里帕尔及女儿尤利娅

  斯克里帕尔曾效力于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格鲁乌"(GRU),也为英国军情六处(MI6)执行间谍任务。2004年斯克里帕尔因叛国罪被捕并判处13年有期徒刑。2010年,他在间谍交换协议下提早获释,在英国取得庇护。

  克里格尔教授认为,斯克里帕尔中毒一事是典型的俄罗斯及苏联情报机构手法。他指出,袭击行动的受害者多数是叛变者,部分曾经效力于俄罗斯和苏联情报机构,其余则在国外为其他机构工作。"自上世纪20年代起,苏联便无情追杀变节者。差别只在于,过去的行动较为隐秘。例如20年代和30年代,有些人从窗户坠楼,可能存在外力因素。"

  斯克里帕尔也被视为叛变者,因为他在移居索尔兹伯里后,退休生活只是表相。德国情报机构专家施密特-恩波姆表示,斯克里帕尔曾经积极协助英国情报机构,在布拉格与英国军情六处官员合作,揭露与他同期的俄罗斯间谍身份。

  "2006年他前往爱沙尼亚共和国首都塔林,提供精确的信息,揭穿了三名俄罗斯间谍的身份。"此外,斯克里帕尔也向西班牙情报机构提供了俄罗斯黑手党与西班牙高官来往的消息。"他继续活跃于西方情报机构,惹恼了在俄罗斯的前同僚。"

  英俄关系紧绷其来有自

  亚历山大·古萨克(Alexander Gusak)曾是利特维年科的顶头上司,针对俄罗斯对待变节者的手段他做了直白而粗暴的总结。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我是接受苏联教育长大的。对于叛变者的方式是朝他吐口水、逮住他、枪毙他,或是将他吊死,然后在他坟头撒泡尿。"

  俄英两国多年来的紧绷关系也是触怒俄罗斯的原因。施密特-恩波姆指出,冷战过后,多数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都对苏联及独立国家联合体不再步步紧逼,只有英国不肯放松。"在车臣战争期间,人们看到,英国的情报工作还在持续。英国军情六处在车臣也延揽了许多俄罗斯的叛变者。"

  与此同时,许多俄罗斯寡头选择移居伦敦,也加大英俄之间的嫌隙。马尔堡大学的克里格尔指出,不少寡头利用俄罗斯体制囤积巨额财富,迁居伦敦寻求安全保障后便开始抨击俄罗斯政府。

  "沙特的说辞不可信"

  沙特记者卡舒吉

  克里格认为,沙特记者卡舒吉的遭遇不出上述模式。"卡舒吉来自沙特权力机构内部,在此背景下也算是叛变者。" 卡舒吉约两周前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后便消失无踪。土耳其调查人员怀疑他已遭到杀害。调查机构锁定了一支卡舒吉进入领馆当天抵达伊斯坦布尔的疑似特工队伍。施密特-恩波姆表示:"迹象显示,在这支15人的小组中还包括一名医师。""我们知道,现代的刑囚手段经常是在医疗人员的陪同下进行。关塔那摩湾和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事件便是如此。"他认为,沙特政府的说法根本不值得采信。

  使用来源特殊的毒气或是在土耳其安全机构的摄像头监控下出手,这些特工直接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是手法拙劣吗?撰写多部情报机构相关著作、联邦情报局研究专家穆勒(Michael Mueller)表示:"这些情报机构并非手法拙劣,更多的是对潜在的模仿者发出信号:我们有实力也办得到,我们敢于出手,而且谁都奈何不了。"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8/10/20/589207.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