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毒剂嫌犯”现身:我们被冤枉,连门都不敢出

观察者网 0

  上周,英国官方宣称,已确定两名俄罗斯特工使用“神经毒剂”企图杀害俄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和其女儿尤利娅(Yulia),并公布了“嫌疑人”的照片。

  13日,两名“嫌疑人”主动现身,接受今日俄罗斯(RT)独家专访,表示他们只是普通游客,根本不是英方所指的“俄罗斯情报人员”,更没有参与所谓的“神经毒剂”事件,这从天而降的“锅”搞得他们连门都不敢出。

视频截图:鲁斯兰•波什罗夫(左)和亚历山大•彼得罗夫接受今日俄罗斯专访。

  被指控的两人确认,自己的姓名就是亚历山大•彼得罗夫(Alexander Petrov)和鲁斯兰•波什罗夫(Ruslan Boshirov),而英国检方却坚称他们使用了化名。

  对于英方有关“他们是俄罗斯军事情报总局(GRU)的官员”一说,彼得罗夫回应称,这种指控是整件事中“最可怕的”。

  当记者问到他们的职业时,彼得罗夫说,“如果我们告诉你的话,和我们一起工作的人会被连累。简而言之,我们从事的是健身行业,与体育和营养品相关。”

  据两人的说法,他们时不时会去欧洲做生意,考察市场。

英国警方公布的监控截图:两人在英国街头行走。

  就英国之行,彼得罗夫和波什罗夫告诉记者,他们当时在伦敦“闲逛”,在朋友的建议下决定去索尔兹伯里(Salisbury,“神经毒剂”事发地)观光,因为那里离举世闻名的巨石阵很近,更有“不仅在欧洲,乃至在全世界闻名的”圣母玛利亚大教堂(Cathedral Church of the Blessed Virgin Mary)。

索尔兹伯里的圣母玛利亚大教堂。图自该教堂网站

  由于天气原因,两人在3月3日乘火车到索尔兹伯里后,只逗留了半个小时。“那里被雪覆盖了,到处都是烂泥。” 彼得罗夫说。

  次日,天气变得温暖而晴朗,于是两人打算重游索尔兹伯里,去看看没来得及游览的景点。

  而按照英国警方的说法,在两天的时间里,他们两次从伦敦前往索尔兹伯里,一次在斯克里帕尔家附近踩点,另一次在其门前投放致命毒剂。

  当记者提到所谓的装有“神经毒剂”的香水瓶,波什罗夫说,“你不觉得两个大男人身上带着女性香水很傻吗?过海关的时候他们会检查你所有的物品,如果我们带着任何可疑的东西,他们肯定会生疑的。”

  今日俄罗斯报道称,两人在讲述自己的遭遇时,语气十分痛苦,因为他们的生活因此被改变。

  “当你的生活被彻底颠覆,你真的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波什罗夫说。

  普京发声,当事人侄女作证

  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就在今日俄罗斯专访前一天(1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已确认英方指控的两名男子是俄罗斯普通公民,并不是特工,并呼吁他们站出来讲述事实真相。

  “我们已经调查了这两人是谁,并且已经找到他们了,”普京在东方经济论坛上说,“不存在任何犯罪行为……他们只是无辜的平民。”

视频截图:普京表示英方指控的“嫌疑人”是无辜的平民。

  此外,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2日报道,斯克里帕尔的侄女维多利亚(Viktoria Skripal)当天表示,“通过我自己的消息来源,我知道他们都是普通人。彼得罗夫的工作不涉及任何公务。他们两人,包括其亲属,都对正在发生的一切感到震惊,完全不知所措。”

  她还说,“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英国警方所谓‘彼得罗夫和波什罗夫密谋杀害她的叔叔’是假的。”

斯克里帕尔的侄女维多利亚。图自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英方坚持,盟友站队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2日消息,对于普京的说法,英国首相办公室发言人称,“莫斯科的回应总是充斥着困惑和谎言。”

  与此同时,英国安全部长本•华莱士(Ben Wallace)在下议院发言时表示,在两名“嫌疑人”登上从俄罗斯前往英国的飞机之前,行李检查工作出现了失误。

  作为“英国坚定的盟友”,美国自然不会缺席这起扑朔迷离的事件。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3日报道,美国助理国务卿马妮莎•辛格(Manisha Singh)当天表示,针对斯克里帕尔在英国遭遇“神经毒剂”一事,如果俄罗斯不采取一些措施的话,特朗普政府已准备好在11月对其实施新一轮“非常严厉的”制裁。

  8月初,美国已经就此事宣布制裁俄罗斯。9月6日,在英国公布“嫌犯”照片的第二天,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和加拿大的领导人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表示对英国政府的调查“绝对有信心”,称几乎肯定“神经毒剂袭击”得到了俄罗斯政府高层的授意。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8/09/14/582889.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