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传署名公开信 呼吁习制止对外国留学生大撒币

RFI 0

      

  图为中国文革时期学校教育好好学习宣传画 网络照片                           

  设址美国的网络新闻报道中国国内有人联名上书党中央,要求停止对外籍留学生提供补助。公开信直陈中国大量普通民众为子女上学教育节衣缩食勉为其难,但官方对前来中国留学的成千上万留学生却大方提供不成比例的补助,引发批评。该信件自称寄给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以及栗战书人大委员长等以及政府主管官员,没有官方消息证实公开信是否属实。

  据网络报道说,一封要求停止对外国留学生“普惠式”财政补贴政策的公民意见书甚至介绍了公开信联署及邮寄情况说明,指出1.截止2018年7月31日24时,该《公民意见书》共有295名公民联署。其中有50名律师报名,中间一位律师因受到压力退出,最终49名律师;媒体人有6名;其他社会各界人士共有240名,其中不乏知名的活跃公民、高校教师、作家、高校学生,职业身份涵盖范围很广,具备较强的代表性。

  2.执笔人刘书庆已经将该《公民意见书》邮寄给如下几位国家及部委领导人,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栗战书委员长、教育部长陈宝生、财政部长刘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沉春耀。

  联署公开信并声明:我们不是一群排外者。我们不是一群种族歧视者。我们乐见不同族群和种族有更多联系和交往,增进理解和友谊,消除误解和隔阂。我们理解政府对更贫穷国家的适度援助。我们理解对少数优秀外籍留学生给予奖学金资助的做法,但应当以学校为资助主体。

  声明还说,我们反对的是给予外籍留学生脱离国情的“普惠式”的高额财政补贴。我们反对的是政策的非理性和政策制定过程中程序正义的缺失。我们看重的是国民平等受教育权和作为纳税人对财政支出的话语权被侵害。要求停止对外国留学生“普惠式”财政补贴政策的公民意见书---未经纳税人同意对外籍学生巨额补贴是违法和不道德的

  据公开信说,一个政府首要的职责在于先解决本国国民的衣食住行、教育医疗等基本民生,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2017年中国的人均收入居世界第69位,仍处很低水平,且收入分配差距很大,即便按中国自己规定的年均2300元这一极低的贫困标准,我们尚且有4000万贫困人口,如按联合国标准则数字更高。国民的教育、医疗等基本保障仍未完全建立,因贫辍学因病返贫等不幸事件时有发生,本国大学生还需要缴纳较高的学费,虽有奖学金、助学金及勤工俭学等但仍不能对冲学费,生活费更需自理。对普通家庭而言,读大学仍然是很重的负担,更不用说贫困家庭。

  公开信批评在这样的背景下,却几乎普惠式的给予外国留学生年均6-10万不止的奖学金,而且留学生的数量急剧膨胀。我们认为这种政策体现了某种非理性,是很不道德的。从契约意义上,也构成对自己国民应承担义务的违反。众所周知,政府自己不生产财富,其支配的财富或者作为财富一般等价物的金钱都来自于纳税人,应当主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政府的财政预算应当征得纳税人的同意,向本国国民以外的人捐助,自然更应当取得同意,当然这种同意一般是代议制下的同意,其同意也可能是对政府各项预算的概括同意,而并不一定需要逐一对政府在分项预算总额之下每次捐助支出进行审议。

  公开信指出,无论如何对外援助需经纳税人同意,这是一个政府起码的德行,也是其对国民履行契约义务的正常状态。

  公开信指出这种“大跃进式”的、依靠巨额财政补贴方式吸引留学生的政策是错误的,是畸形的。它更多是一项面子工程,是好大喜功驱使下的非理性行为,高昂代价换来的不过是刹那繁华。当然我们理解这背后或许有“一带一路”战略考量,通过提高所在国的留学生比例,希望他们学成归国成为各行各业中坚,进而有助于推进战略施行。

  公开信还说这种对留学生“普惠式”的高额财政补贴做法,没有经过正当程序,是违法的,是对纳税人知情权和决定权的侵犯,是对国民基于宪法的平等受教育权的侵犯。考虑到我们还有4000万赤贫人口的情况下,它也是很不道德的。我们呼吁立即终止。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文学城原文 留园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8/08/09/576672.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