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宗教崇拜习主席 北京对少数民族加强"政治教育"

VOA 国内 0

  一名因进入哈萨克斯坦寻亲而被控非法入境的41岁哈萨克族中国公民坐在被告囚笼中在扎尔肯特市的一家法庭参加听证。(2018年7月13日)

  和往常一样,吃过糌粑,博巴赶去经堂上早课。他是四川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学生。中国当局从2016年开始拆除这所佛学院的部分僧舍、驱赶僧尼,他是得以留下的人之一。

  “拆了5000个房子,赶走了5000人,”博巴说,“现在学院1500学生,寺庙3500尼姑,只剩5000人了。”

  佛学院所在的喇荣山谷空旷了很多。学院里设了很多检查站。学院对面的山坡上,多了一行用汉字排列的巨大标语:同心共筑中国梦。博巴每天抬眼就能望到。

  当选为美国国籍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的丹增多吉博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8年6月13日)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丹增多吉(Tenzin Dorjee)说:“遗憾的是,拆寺院、驱赶僧尼只是事态的一部分,北京推行的宗教中国化政策要在宗教中注入所谓中国特色。”

  “北京傲慢地认为,他们可以用社会主义价值观取代所有信仰的核心教义,”他说。

  上世纪50年代中共进军西藏时,丹增多吉还是个呀呀学语的婴儿。父母带着他一路逃亡到印度,他在那里长大,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

  丹增多吉说,现在中共官员遍及藏区各地,很多寺院都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身穿袈裟的僧尼们被要求唱爱国主义歌曲。

  “如果你对藏传佛教寺院有一点基本了解的话,你会知道僧尼们是不许唱歌的,他们不能沉溺于这种世俗的欢愉,但现在他们没有权利,只能唱这些歌曲。在我看来,这实在是太古怪,太令人心碎了,”他说。

  2017年,美国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发布的两段视频显示,那些从喇荣寺和亚青寺被驱逐的僧尼被送进教育转化中心,她们穿上迷彩服,被迫载歌载舞,以示对共产党忠诚。

  丹增多吉说,那些没有被从佛学院驱逐的人,方方面面都受到管控,当局还有各种监控手段, “ 在我看来,本质上,他们等同于被软禁”。

  说到监控,中国恐怕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胜过新疆的天罗地网。

  “在新疆自治区,形势变得更糟了,那里推行的政策残忍而不人道,” 美国印第安纳州藏蒙佛教文化中心住持阿嘉仁波切说。

  多方消息来源显示,DNA采集、生化筛查、虹膜识别系统在当地大行其道。维吾尔人稍有违规行为,就被投入“再教育营”,目前据信有近百万人(约占当地维吾尔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被关在这些营地。

  美国国会众议员平格尔(Chellie Pingree)的高级政策顾问托德·斯坦(Todd Stein)说:“在新疆集中营里的洗脑教育,要求崇拜习近平,而不是伊斯兰信仰,还有那许多监控,维吾尔人所经历的是一种反人性的罪行。”

  《纽约时报》5月的一篇文章援引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的最新研究说,中国政府的招商文件显示,自2016年起在新疆各地兴建的拘留营地让当局投入了至少6.8亿人民币。

  在新疆,爱党爱国要从娃娃抓起。今年4月,乌鲁木齐市开始推行“哺育工程”,0-6岁的学龄前儿童每人每天可得到一包免费牛奶。每包牛奶的背面都印着《党啊,亲爱的妈妈》的乐谱和歌词。

  “没有什么是真正免费的,”有网民评论说。

  新疆100多万哈萨克族穆斯林的命运也越来越受到关注。近日,一名中国籍哈萨克族女子为和家人团聚,非法越境被哈萨克斯坦当局逮捕。她的法庭证词披露了“再教育营”的黑幕。

  41岁的萨吾提拜说,她是一名中共党员,原本在新疆一所公立幼儿园工作,今年被派到一个“再教育营”效力。当局获准她接触的机密文件显示,那里关押了大约2500人,全部是哈萨克族。

  “在中国,他们管那里叫营区,但实际上,那就是山里的监狱,” 萨吾提拜说。据她所知,当地还有两处关押哈萨克族的营地。

  辩护律师恳请哈萨克斯坦当局不要将萨吾提拜送回新疆,因为一旦到了那里,她就会人间蒸发。

  中国宗教监察组织美国“对华援助协会”说,过去一年多来,新疆哈萨克家庭妻离子散,家家都有人被抓。

  相比中国境内的其他穆斯林,回族一直享受着相对宽松的宗教政策,展现于与共产党共处的非凡能力。但近年来,这个群体也开始成为打压目标。

  中国回族诗人安然说: “回族这个民族是一个不那么政治化的群体,所以长期以来在共产党这种比较强硬的政权统治之下,它还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包括信仰方面留有一定的空间。”

  但是,政治并不会因此远离他们。今年初,安然收到官方邀请,到北京的鲁迅文学院进修。半个月后,院方提出要组织这批少数民族作家去井冈山接受红色教育。

  “令我非常震惊的是,我一下飞机到了井冈山机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拦截下来,有警察要求搜查我,” 他告诉美国之音。

  安然说,过去两三年来,回族受到打压的事例不胜枚举。从移除餐厅门口的清真标识,到强拆清真寺的穹顶和塔楼,从关闭阿拉伯语学校,到几个月前“四进清真寺”,即国旗、宪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回族人的信仰空间明显缩小了。

  “其目的就是要从文化上切断回族人与伊斯兰教的联系,并用汉文化进一步同化回族人,直至这个民族成为完全徒有虚名的空壳,”他说。

  (为保护受访人,文中喇荣五明佛学院学生博巴为化名。)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8/07/21/573331.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