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Daily 国内 0


  台湾(专题)“中央社”报道,3月18日上午10点59分,台湾著名作家李敖(专题)患脑癌去世,享年83岁。

  “用玩世来醒世,用骂世而救世。”这位外表狂傲不羁的才子,因为文笔犀利,批判色彩浓重,自诩“中国白话文第一人”。

  嬉笑怒骂的一生,同样也是红尘滚滚的一生,这样一个性情中人,他的爱情史也跟文学成就一样,备受众人瞩目。其中最耀眼的莫过于跟台湾第一美人胡因梦的感情纠葛了。

  李敖为跟她在一起,曾豪掷两百万分手费给前女友,然而,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后却止于第115天。

  83岁的李敖在生命最后一刻,

  是否会在朦胧的记忆闪回里,

  想起那个与胡因梦结婚的夜晚。

  出逃的台湾第一美人穿着睡衣暂作的婚纱,

  脸上似喜似惊。

  

  去年初,李敖因为左脚行动不便去医院诊病,发现患了脑瘤。2月接受采访时,他就表示医生说他只剩下3年可活。28次放射治疗,病危通知书,立志要活到100岁的李敖在6月写下了一封亲笔信,那封充满了告别意味的信里,当年不可一世的狂傲轻淡了下去,而不变的,是他自诩了一辈子的“讲真话”。

  致我的家人、友人、仇人:

  你们好,我是李敖,今年83岁。

  年初,我被查出来罹患脑瘤,现在刚做完放射性治疗。现在每天要吃6粒类固醇,所以身体里面变得像一个战场,最近又感染二次急性肺炎住院,我很痛苦,好像地狱离我并不远了。

  我这一生当中,骂过很多人,伤过很多人;仇敌无数,朋友不多。医生告诉我:“你最多还能活三年,有什么想做、想干的,抓紧!”

  我就想,在这最后的时间里,除了把《李敖大全集》加编41-85本的目标之外,就想和我的家人,友人,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你们可以理解成这是我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会面,“再见李敖”及此之后,再无相见。

  因为是最后一面,所以我希望这次会面是真诚,坦白的。不仅有我们如何相识,如何相知,更要有我们如何相爱又相杀。

  对于来宾,我会对你说实话;我也想你能对我讲真话,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或许我们之前有很多残酷的斗争,但或许我们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希望通过这次会面,能让我们都不留遗憾。不留遗憾,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我对你的期盼。

  对于来宾,不管你们身在哪里,我都会给你们手写一封邀请信。邀请你来台北,来我书房,我们可以一起吃一顿饭,合一张影,我会带你去看可爱的猫,我会全程记录我们最后一面的相会,一方面是留作你我纪念,另一方面也满足我的一点私心:告别大陆媒体近10年了,我想通过这些影片,让大家再一次见到我,再一次认识不一样的我,见证我人生的谢幕。 谢谢各位!

  亲笔信里,李敖希望在最后时间里,能和家人、友人跟仇人再见一面做个告别。

  他计划推出访谈节目《再见李敖》,节目预计会请陈文茜、宋楚瑜和与他有过3个月夫妻缘的胡因梦担任来宾,如今,

  李敖去世,再无狂人!

  

  

  他一生做战士,树敌无数,毁多于誉;曾出版过上百本作品,勤勉笔耕,著作等身,才情兼备。

  说起来,这个风流倜傥了一辈子的文豪曾有过2段婚姻,其中和台湾第一美人胡因梦的115天婚姻最为轰动。

  从计划推出的节目打算邀请的嘉宾里可以看出,与台湾第一美人胡因梦曾有段短命婚的李敖,生前还是有个愿望,那就是与前妻胡因梦和解......

  

  回顾两人之间的纠葛,还得从网红脸还不怎么盛行的七八十年代说起。

  那时候,张曼玉林青霞、王祖贤......她们或脱俗、或潇洒、或优雅,各有各的美。

  “五十年才出一个林青霞,”这是著名导演徐克说的。而台湾有这么一位姑娘,论美貌才华,她跟林青霞站在一起毫不逊色,24岁获得金马奖,被称为“七十年代的台湾第一美女”。

  

  她的眉宇之间始终有种独特的贵族气质,

  一颦一笑都摄人魂魄,

  就连男神费翔也与她是知己。

  

  这样一个女神,却为了所崇拜的男人甘愿放弃演艺生涯,经历了一系列感情纠葛之后,婚姻宣告失败的同时,还受到曾经爱人的公开诋毁。

  不过,最终却云淡风轻地活得从容,让司马佩服不已。

  她就是胡因梦。

  

  小时候出生在台中市育才街

  一户家境优渥的人家,父亲是作官的,

  姑娘却没有大户人家的娇气,

  反而是特别个性鲜明,

  对感情特别有主见的女孩。

  

  15岁那年,父亲外遇想和母亲分居,

  一般孩子都会劝和,

  而她却主动提议父母离婚:

  “两个人既然没有感情了,

  最好尽早分开。”

  让母亲不禁唏嘘女儿是“怪物”。

  

  虽然面对父母婚变,

  她依然以台湾卫理女中十项全能高材生的身份,

  高分考入台湾辅仁大学德文系。

  上了大学,她外表出众且多才艺,

  舞蹈、绘画,吉它都会,

  所到之处,男生为之疯狂。

  

  可这姑娘却十分叛逆,穿着超短裙、露背装,脚踩恨天高,口袋里放着本李敖的书在校园穿梭,因为好奇一个人骑车去电影院看情色电影,交外国男友......

  甚至因为不喜欢德文专业,从大学退学孤身跑到美国进修。

  离开校园之后,一句话就流传开来:“从此辅仁大学没有春天,因为胡因梦把春天带走了......”

  

  从保守的台湾到开放的美国,自由叛逆的个性得到更多的延展,曾有人说她在美国呆不长,她却偏偏不信。

  到美国之后,姑娘依然活得洒脱随性,先后在新泽西(专题)薛顿贺尔大学攻读大众传播系,纽约(专题)模特学校学服装礼仪及搭配,还抽空去学过绘画。

  

  不过,在纽约如鱼得水的她还是在20岁那年选择回到台湾,因为是时候担负起家庭的责任了。

  回国后先是找了份秘书的工作,偶然因素胡因梦被导演相中,担任第一部作品《云深不知处》的女主角,正式进军演艺圈。

  要知道这部电影当时第二女主角是林青霞,足以看出对她的重视程度,这部电影也让20岁的姑娘一炮而红。

  

  可是,演员里边她是最不听话的那个。

  有次导演为制造血腥效果杀了很多动物,她对此感到不满,在面临巨额违约款的情况下,她提出若导演续拍这类镜头就罢工,后来导演不得不妥协。

  奇怪的是,尽管她性子这么执拗,事业发展得依然很好。

  

  不只接拍的电影越来越多,名气也越来越大,

  24岁的她又凭借在《人在天涯》里的出色表演,

  获得第14届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

  演艺生涯在年纪轻轻就到了巅峰。

  

  被当时人们称为台湾第一美人。

  这样也不难理解,当2年后李敖第一次见到胡因梦,为何会立刻被她的美貌和气质惊艳到了。李敖曾在书里描述到:

  “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而胡因梦从小就听过这位“狂人”的英雄事迹,比如他在父亲的丧礼上不肯哭,比如他很孝顺,特地从台北扛了张床给母亲,比如他像个斗士,不停地为自由发声等等......

  但她和李敖素未谋面,对26岁的胡因梦来讲,44岁的李敖既遥远又陌生,是她少女时期崇拜过的偶像。

  

  李敖则是自第一眼见到胡因梦,就展开了猛烈的追求,邀她一起喝咖啡,带她去参观他十万册的藏书......

  甚至为了跟胡因梦在一起,给当时的女友刘会云打电话:“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所以你只能暂时避一下!”

  胡因梦问李敖什么叫暂时避一下,李敖说:“你这个人没准,说不定哪天变卦了,所以需要观望一阵子。我叫刘会云先到美国去,如果你变卦了,她还可以再回来。”

  

  为了和胡因梦在一起,李敖拿出了210万台币给女友刘会云,,作为分手费,也是青春补偿费

  听到这,

  胡因梦对李敖的多疑让人很不自在,

  对女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也感到不安,

  “但是人在充满着期望与憧憬时

  通常是被未来的愿景牵着走的,

  这些重要的细节也就用立可白粉饰掉了。”

  姑娘后来回忆说。

  

  胡因梦没有想清楚,对李敖来说,无论是百分之百,和千分之千,除尽后都是1,都是被征服的对象,说到底她和被分手的刘会云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可情到浓时,女人的智商也降低了,很容易迷失。不久,短暂交往几个月后两人闪婚了,她27岁,他45岁。

  那天,胡因梦不顾母亲反对,穿着睡衣从家里逃出来,在朋友的见证下,以睡衣当婚纱,在李敖的客厅里简单地结了婚。

  

  在世人看来,他俩就是最美的脸与最聪明的脑袋的结合,两人的结合甚至登上《时代》杂志的封面,没想到......

  嫁给李敖还不到一星期,胡因梦就遭遇封杀不能再演戏了,一夜之间,她从明星沦为主妇,但她还是很憧憬婚姻生活,而且新婚时李敖很宠胡因梦。

  “每天早上我一睁开眼睛,床头一定齐整地摆着一份报纸、一杯热茶和一杯热牛奶。”

  

  但是慢慢地,两个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得久了,胡因梦才发现李敖有极强的占有欲、洁癖、神经过敏。

  李敖的作息十分精准,每天按时起床,然后坐进书房做剪报,收集资料。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不听音乐,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完全没有娱乐活动。

  虽是名人,知心的朋友却没几个。“在他眼里,即便最亲近的人,也有可能在背地里暗算自己。”

  

  胡因梦想尽办法创造快乐,想改变对方——她不时放些自己爱听的音乐,跳她自己发明的舞蹈,在李敖面前玩闹,“那种时刻,我确信他是快乐的,不设防的。”

  但一再努力,她依然改变不了李敖的疑心和苛责。

  有一回胡因梦想要户外运动,就决定出去慢跑促进下血液循坏,慢跑一个小时候回来,李敖回来问她做什么去了,胡因梦如实相告之后,李敖立马黑下脸:你出去慢跑一定会跟路上的男人眉来眼去,以后不准再跑了。

  

  极少下厨房的胡因梦为了李敖洗手作羹汤,正准备熬排骨汤时,因为步骤没对,李敖劈头就是一句:你这个没常识的蠢货!

  胡因梦这才发现偶像只适合远观,一旦接近幻想就会破灭:“在我最不安、最不知何去何从时,李敖没能成为我想象中的救赎者。”

  

  在婚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里,两人的隔阂越来越深。

  后来性格古怪的李敖,竟连妻子一点瑕疵都无法容忍,胡因梦喜欢光着脚丫在屋里走动,李敖就会气急败坏,而有次他急于上厕所,推门看到妻子狼狈便秘,满脸通红,当下就产生了厌倦之情......

  终于,两人在结婚不久就离婚,这段婚姻只维持115天。

  

  不合适的两个人原本一别两宽,各自天涯,没想到这段缘分却纠缠了她半生。

  先是说起离婚,两人各执一词。李敖说:“是政治原因,因为政党打压她婚后没电影可演,在家里就跟我吵架,我哪受得了女人跟我吵架,两人就杠上了,后来就拆伙了。”

  胡因梦笑说:“胡说八道,我不属于任何政党,我们离婚主要是性格不合,还因为他跟萧孟能先生的财产侵占官司。”

  

  胡因梦所说的萧孟能是李敖的好友。在这场侵占纠纷中,李敖在胡因梦不知情的状况下利用她,侵占了萧孟能几乎所有家当。后来,胡因梦出庭做证,使李敖在官司中败诉,更让李敖因此入狱半年。

  如果说离婚时,还有残存的感情,在走上法庭的一刹那,才子佳人就注定了彻底反目的结局。

  离婚后,李敖经常喜欢调侃胡因梦,在《李敖有话说》近百期的节目里面,变着法公开羞辱她,一骂就骂了70集,李敖说两人的离婚是“胡因梦离开了光明,一直在走火入魔。”

  

  

  胡因梦说,“我其实没什么值得他骂的,

  他可能有种很深的恐惧在里头,

  我对他这种很深的恐惧也确实有一种怜悯。

  这么多年以来他都没有

  真正深层次地去面对他的恐惧。”

  她觉得李敖还有很多东西没有真正的放下。

  

  胡因梦不顾前夫的诋毁,

  继续出演电影,

  她因为出演《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被亚太影展评为“最受欢迎明星”。

  

  然而李敖对她的打击却不断,

  最著名的就是在书里谈到前妻

  “美人便秘,与常人无异”。

  

  浪漫而又感性的胡因梦怎会不伤心?

  当初为嫁给他义无反顾,

  得罪了妈妈,事业也停摆,

  但是曾经深爱的人却如此诋毁她,

  伤心欲绝之后,

  她反而豁然开朗地淡然一笑:

  “同一个屋檐下,是没有真正美人的。”

  

  

  当爱已成往事,能分手快乐互不打扰,是一个男人或女人对待感情最基本的态度和养,可惜,李敖却不懂得这一点。

  但说胡因梦没有受到伤害是假的。

  她参与拍摄了第43部影片之后,结束掉11年的演艺生涯,之后便彻底淡出电影圈子,到美国继续读书进修,同时也是为自己“疗伤”。

  

  从此以后,她完全投入到身与心灵的探索,以及翻译与写作中,她希望别人十几年后,看到的是一个更智慧、更慈悲的自己,而不是只看到她的美貌。

  相比李敖无休止地搅扰,胡因梦没有过多的评价前夫是与非,更多的是自省

  “因为我过去对他有一个过度理想化的偏执的认同,就是说我对他不了解。

  我期待他的人格伟大到一个程度,甚至可以拯救很多的小老百姓。跟他深入地交往之后我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是平凡的。”

  

  虽然从此胡因梦对婚姻彻底丧失了兴趣,

  但是她仍渴望女人最平常的母子亲情,

  于是42岁时,她未婚生下女儿胡洁生,

  没有人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胡因梦也不想公开。

  

  就这样,一晃20年过去。如果说当初因为受情伤出走美国,内心还有波澜,

  当司马看到再次回台湾的胡因梦时,明显感觉到她内心的平静与安然,而当她再次提及李敖,司马确信她是真的放下了:

  “真正影响我成长、促使我产生转化的人,严格讲起来只有三位。这三位之中,最令我感恩的,便是李敖。”

  “我跟李敖的婚姻让我从愤世嫉俗慢慢转向自省。同时从过度崇拜有才华的人、对人类社会有影响的人,也转为找到自己内在的创造力,我不崇拜外在的人,我希望活出自己的价值。

  

  她也是这么做的。

  “二十四五岁时照镜子,我也会惊艳于自己的漂亮。为了在镜头里能更美,也曾节食减肥。而如今,面对自己的容颜渐褪,虽心有不安,但不安终已平复。”

  她不再刻意打理仪容,只保持整洁与简单的风格。头发自己剪,穿自己定做的袍子、裤子,一穿就是十几年。

  

  她不再是人前光鲜亮丽的明星,

  而是转而成为一名学者,

  更关注内在是否充实和丰盈。

  胡因梦翻译西方著作,

  把《古老的未来》、《般若之旅》、

  《克里希那穆提传》等等经典作品

  引进到台湾。

  

  独自把女儿抚养长大,

  女儿也聪明懂事。

  

  还出了一本自传《生命的不可思议》,

  将对生命的思考坦荡地呈现。

  

  年轻的时候,有人曾把林青霞和她放在一起描述:“林青霞之美像国画,剑眉星目间有大幅泼墨的富贵感,胡因梦就是小品,笔法隽永古典。”

  司马想,对于女人来说,容颜终究会随着时间衰老,但内心蕴藏的力量却不会随时间轻易削弱。

  如今的胡因梦,不畏过去,不念将来,只专注于当下是否活出真正想要的样子。这样的她才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真正的美。

  不禁回想起,李敖即使和胡因梦分开三十余年后,依然多次提及她,公开称赞她的美貌,如今,斯人已逝,时光就像夺命之索,一代文豪与台湾美人的恩恩怨怨,也注定将一并消逝在岁月的余光里了......

  

  本文部分文字参考自胡因梦自传《生命的不可思议》

  李敖亲笔信源于网络,

  图片源自google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