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边境上的3分钟 他们等了7年 川普要求立法保障(图)

跟我看欧洲 国际 0
我们都知道,在美国与墨西哥之间漫长的边境线上,除了沙漠和河流,还有着铁丝网和高墙。美国人管这个叫Fence Act(篱笆法案),墨西哥人则叫它“哭泣之墙”。

从1985年开始,这道“篱笆”给了很多墨西哥人寻找“美国梦”的希望,最终又亲手毁灭了不计其数的家庭。


这就是那条漫长的篱笆,从太平洋岸边的San Diego到墨西哥湾的Brownsville

并不是只有Donald Trump卖力筑墙,他之前的5任总统都签署了相应法案。只是在2017年新总统上任后,更多的墨西哥非法移民被强制遣送回国。

我们的故事,从太平洋岸边的墨西哥城市Tijuana(蒂华纳)开始。

7年后的3分钟

11月的一个早晨,Eduardo Hernandez早晨8点就站在墨西哥与美国边境的隔离栏前,他能听到海浪的声响——这里就在太平洋岸线旁不远。

他来的太早了——距离约定开闸的时间还有4个小时。他不知道隔离栏背后的美国那边,在发生些什么。

栅栏是如此紧密,如果想看清楚点,他得把整张脸凑在隔离栏上才行。


为了今天,他好几天都没睡好觉,今天是个大日子。

早晨,他从位于Tijuana的家里出发时,拿出了自己唯一的一双皮鞋,擦了又擦,直到光可鉴人;认认真真熨烫了自己的衬衫和袜子,修了修胡子,还给自己理了个发。

女友María Ramirez在厨房里给他准备了3个Tacos,配上一根香蕉,用铝膜包好,塞进了保鲜袋里——这是Eduardo每天上班都要吃的标配。

自从2010年,他因非法移民身份从美国被遣送回国后,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打扮过自己。

今天,就是今天,他留在美国的儿子Luis,会来边境线上看他。

父子两人已经7年未能团聚。

今天是个天大的好事。

当然,也有坏消息,他们只能见3分钟——这是美国的规定。

一个美国梦的开始

50岁的Eduardo,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偷渡来到了美国,并在洛杉矶住了10多年。

虽然90年代初也有隔离栏,但是,真的只需要钻过去或者翻墙就可以了。


墨西哥人把上世纪80年代的经济危机叫做“década perdida”(失去的10年),为了寻找更好的生活,为了养家糊口,当年像Eduardo这么大的墨西哥男人们,跨过边境线,去美国寻找他们的梦想。

根据美国的保守估计,这一非法移民的人群超过1100万人。

当年,这真不叫事儿。

今年50岁的Eduardo回忆起当年偷越国境线的旅程,简直就和郊游没什么区别——翻过栅栏,在荒野里步行2小时,然后坐上蛇头安排好的大巴,3小时后就可以到达他们梦想中的天堂,洛杉矶。

这一切简直太容易了。


至今,美国与墨西哥的部分边境仍是这么容易翻越的

Eduardo和大多数新移民一样,从餐馆的洗碗工干起,起早贪黑,把80%甚至90%的工资都寄回墨西哥国内给老婆,给儿子Luis。

Luis也是从那个时候发现,老爸一直不在家,只能通过电话听听老爸的声音。

1994年,随着墨西哥涌入的非法移民越来越多,美国政府启动了Operation Gatekeeper(守门行动),迫使更多墨西哥人铤而走险,穿越40度的沙漠进入美国,那段时间,从加利福尼亚到德克萨斯,每天都至少有1-2名非法移民被发现在荒野里脱水而亡。

Eduardo幸运地把儿子Luis在那期间接来了洛杉矶,和自己同住——妻子跟他吵翻,离了婚。

刚来美国的Luis为了不让人看出他是个墨西哥孩子,特意剃了光头——大多数墨西哥人都是黑发,很容易辨认出来。Eduardo打工挣钱也多了,甚至拥有了自己的一辆汽车,儿子在洛杉矶一所公立学校上学,他也找到了新女友,一家人其乐融融。

儿子一天天长大,高中都毕业了;老爸从餐馆干到电器店,给人组装卫星电视,生意红火;儿子的梦想是有朝一日,能上大学,但是如果没有合法的省份,是申请不到任何大学的奖学金的。

Eduardo有一天看电视里说,当时的总统奥巴马表示,对于墨西哥非法移民问题要分情况处理,对于部分符合条件的移民的孩子,可以考虑给予美国公民身份。

他仿佛看到了人生的希望了。

噩梦降临


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线上,总有悲喜剧

然而,他没有等来他想要的结果。

在奥巴马总统的电视讲话一年后的一天夜里,Luis和同学party之后半夜里回家,却看到父亲的女友站在房门口哭泣,“天哪,Luis,你爸,你爸刚被警察带走了,他们说要遣送他回国!”

Luis飞奔出去,只看到父亲坐在警车的后排,父子俩甚至没有时间对望一眼,警车就开走了。


Eduardo被带回了墨西哥Tijuana,孑然一身,连个行李都没有。

墨西哥警方给他做完登记,他疯了一样来到边境线上,抓着隔离栏嘶叫,“为什么不让我回家,我要回家,我儿子,我儿子还在洛杉矶!”

挣扎无果,即使他每天都去边境线上

美国边境管理局说的非常清楚,你,不可能回到洛杉矶的家,Forget about it!

Eduardo还有一根救命稻草——他相信奥巴马总统说的,即使是非法移民的孩子,也有机会获得美国公民身份,总统当年也是移民,他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他并不懂得什么政治。

所以当他之后看到真正通过的法案时,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移民法案中规定,如果未成年儿童非法进入美国,那么在他们成年之后可以申请居留权,每次2年为限,可重复申请,然而如果离开美国国境,那就需要重新申请签证。

一切都完了。

Luis继续留在洛杉矶打工,他做着和老爸当年一样的活儿,替人装卫星天线;老爸Eduardo则在Tijuana替人退订电信合同,一周只有100美金,挣的钱不够在美国时候的十分之一。

家里的千斤重担落到了Luis身上,他被迫暂时放弃了大学的梦想。

相信的力量


2014年,Eduardo听说,在隔离栏西段的Friendship Park有亲属可以见面的可能,他和儿子来到了这里,却再次被残酷的现实打击——所谓的见面,只是大家隔着栅栏能模模糊糊看到对方的样貌,连递张纸巾都做不到。

墨西哥人给这样的见面方式起了个别名“手指之吻”——是的,只有双方拼命伸出手指,如果够纤细的话,也许能碰在一起

在绝望之中,Eduardo写信给公益组织“Border Angels(国境天使)”,希望通过NGO向美国政府发出呼吁,为这样分隔两地无法团聚的家庭,创造一种可能,哪怕只是给双方一次拥抱亲人的机会也行。

经过审慎考虑,美国边境管理局启动了一项“人性化”的措施——每次允许申请后有6个家庭在边境线上短暂团聚,时间不超过3分钟。

这样可以为边境管理局在公众心中赢回一些分数,充分展示他们的人性执法。

于是,就有了这样催人泪下的场面。

Eduardo被幸运地选为当日的第一个团聚家庭

在出发前的那一晚,他在家里反复练习着一句话“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you did for us. ” (感谢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这句话他准备说给美国警察听,也说给Border Angels的工作人员听。

在美国呆了18年,他会的英语其实并不多,为了确认自己这句话别说错,他还问了所有认识的邻居,邻居们大笑,“你不是在美国呆了很久吗,你个傻子!”

这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刻

在开闸前的1小时,两国边境警察又一次向Eduardo解释了规则:在美国边境警察开门后,他绝对不能先跨过边境线,要等他儿子过来,团聚完成后,儿子退回,他必须全程待在墨西哥境内;否则的话,所有的亲属会面都将会取消。

Do you understand, Señor Hernandez?

Eduardo拼命点头,他一直期待的时刻马上就要来了。


儿子Luis出现在国境线的另一边,美国警察打开了栅栏,Eduardo反复提醒自己,我不要过界,我不要过界。

Luis眼里挂着泪水,缓步走向他的父亲。面对7年没见的父亲,这一刻,儿子什么也说不出来。

Eduardo一把抱住Luis,反复说着一句“我爱你,儿子,我爱你”


原先准备的好多话,都无从说起,Eduardo只是紧紧抱住Luis

现场除了摄影记者的拍摄声,他们的耳中只能听到彼此。

7年了,Luis终于可以在父亲怀里痛哭一场。

这是Eduardo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后记

从今年开始,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一年将至少开放2次,用于家属团聚,每次每组仍然是3分钟。

Trump总统正式要求国会通过相关法律修正案,将此项特殊规定落实成正式法条。

愿亲情永远不会被任何形式的栅栏阻隔。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8/03/17/7071341.html
分享文章:
相关链接: 国际 边境 美国 特朗普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