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机器人等于犯罪?”人类麻烦了(图)

多维 0


  

  早前,麦肯锡研究院发布研究报告称,到了2030年,全球将有4到8亿人的工作会被机器人代替。如果,这个消息已经足以让你无心工作了,那么还请稍安勿躁,因为机器人不仅抢走了你的工作,还有可能抢走你的爱人。

  英国电视剧《真实的人类》(Humans)就为观众展现了这一幕:丈夫因为妻子忙于工作而被忽略,和家里的机器人女仆发生了“非正常的男女关系”——女仆被设计得太真实,人性哪经得住这么考验? “性爱机器人”也许是文艺创作者们的一个合理想象,而在现实中,最先进的性爱机器人叫“洛可馨(Roxxxy)”。据厂家介绍,这个机器姑娘既擅长倾听,又能说贴心话,还会对你的触摸作出反应,而她的性格也可以进行设定,比如狂野版,比如冷若冰霜版,就像你可以选它的假发、指甲、私密处毛发的颜色一样。这个厂家还生产一款名叫“洛奇”的男性机器人。不过,在厂家的网站上,你连张“洛奇”的照片都找不到,只有一个价格:9,995美元。 可想而知的是,性爱机器人离人类并不远了。当然,如今的机器人只不过是一个工具。它们的出现是用来让满足你的需求,而不是和你像人一样平等地相处。

  人工智能专家大卫·利维(David Levy)曾断言,满足了大众需求后,服务于少数人和家庭的机器人出现。服务性机器人与主人的互动比工业机器人多得多,成为家务的得力帮手。人类与机器的互动关系突飞勐进。机器狗、机器猫,以及其他形似动物的机器宠物,和活生生的宠物一样,寄托着主人的情感。但人类并不满足于此,2050年,人类将爱上机器人,和机器人结婚,并和机器人发生肉体关系。 当情感机器人的外貌和谈吐都变得无可挑剔后,爱上它们的几率似乎又提高了一些。“我并不指望‘和机器人发生关系’能够一夜之间被全世界接受。但因为它们的天赋、感觉和能力,机器人对人类有巨大的吸引力。而且完全可行且不可避免的是,这将扩展人类对爱和性的认知,学习、体验并享受这种新的关系形式。” 显然,利维所想的机器人不止是为了解决人类性欲问题而生产的“性爱机器人”,而是一个人类平起平坐的机器生命体。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为机器人和人的婚姻铺平道德和法律的光明大道,让机器人的人权得到承认,为机器的人权争取立法支持。他认为,既然公司可以被视为法人,机器人同样也可以获得“人”的地位。 换句话说,它们应该被称为“他们”。而法律,也应该为“他们”做出相应的修改以保护他们的权利,而不是像当初那样禁止黑人和白人通婚,或者禁止同性恋人取得伴侣身份。

  只是,与此同时,人机恋爱也将产生一系列伦理问题。与人类亲昵过后,情感机器人的状态还会被清晰地定义为“没有生命”么?还是有“某种生命”或者“几乎有生命”? 它不仅可以是人类的情人,也是技巧上的老师,教授人们如何获得更大的身体愉悦,也会帮助那些遭受性心理障碍的人们康复。很多人对治疗专家说起自己的性生活多半难以启齿,而面对一位呆头呆脑的机器人,也许能卸下严密的戒备心。 “与机器人性爱的伦理是一个非常广泛的主题,也会给立法者制造很多问题。”利维说,“比如你可以将你的性爱机器人借给朋友吗?或者借用他人的性爱机器人?或者你在朋友不知情的条件下使用他的性爱机器人?” 又比如,当机器人的所有者“欲火焚身”,但机器人却羞涩地走开了,很有可能是机器人在做自身软件测试或者下载新知识而不想被打扰,又或者机器人的性格就被设定如此,有时它也懂得拒绝。这种情况下,人类如果强行要求机器人与自己发生关系,是否属于性侵的一种呢? “有的人会说:‘强奸机器人总好过强奸真人。’那是其中一种看法……你可以与你的妻子发生愉快的性爱,这很好,但说到强奸,你有强奸幻想,于是你选择去强奸机器人。但有的人会说这只会鼓励更多的强奸行为。”负责任机器人基金会报告的谢菲尔德大学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学教授诺埃尔·沙基(Noel Sharkey)指出,这属于道德上的去技术化想法,“机器人完全可以根据自我感受来启动或关闭运作——也就是说,当它对此不适时,它有权选择不再与你‘互动’,自行关掉电源。”

  儿童性爱机器人的制造也引发了人们的恐惧。市面上已经有儿童性玩偶,它们来自一位自认的恋童癖者所拥有的一家日本公司。该老板声称,儿童性玩偶可防止他和其他的恋童癖者虐待真实的儿童。 然而,沙基对于机器人能够帮助人们克服强奸幻想或者儿童性幻想的说法表示怀疑。他指出,那些机器人实际上更有可能“鼓励恋童癖者,让侵犯儿童的行为变得可以为他们接受。”他援引加州理工州立大学伦理学与新兴科学部主任帕特里克·林(Patrick Lin)的话称,“用儿童性爱机器人来治疗恋童癖者的想法既可疑,又令人反感。想象一下,让偏执的种族主义者通过虐待一个棕色肤色的机器人来解决种族歧视问题,会怎么样。那能行吗?很可能不行。” 也有人认为,以上诸多猜想,都不过是庸人自扰。假若性爱机器人即性爱玩偶的升级版,那么它们注定只是“工具”。假以时日,人工智能真的变得有人性,能理解人类感性思维以及人类在伦理道德上的规范时,那么它们才有可能享受“人权”。 在理论上,一款能从道德维度思考问题的人工智能,应该懂得最理想条件下的道德价值和道德规范。没有人类的局限性,这样的机器人甚至能比人类更加擅长做出更好的伦理道德抉择。然而,这又带来另一个问题:机器将主宰伦理道德抉择这种想法让很多人很担心,因为拥有道德判断能力的机器人对人类尊严将造成一种根本威胁。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倍可亲 查看原文 留园原文 文学城原文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8/02/21/544778.html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