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赛判罚不一致中国将申诉!韩国队绊倒对手却夺冠

新华通讯社 国内 国际 0

  

  李琰赛后与裁判交涉。新华社记者鞠焕宗摄

  李琰:范可新交接棒被判

  中国队将就判罚一致性申诉

  中国女队在20日晚的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被判犯规。中国队主教练李琰表示,裁判判的是中国队最后一个交接棒时范可新的横切碰撞犯规,中国队将就判罚一致性问题向国际滑联技术委员会提出申诉。

  当晚的比赛结束之后,李琰先去与当场裁判进行了交流,后来又到技术台与相关官员做了沟通。颁奖仪式结束后,李琰留在场地处理有关事宜,当地时间22:30分左右才走出比赛场馆。

  李琰告诉等候在场馆外的中国记者们,中国队已经经过代表团的同意决定向国际滑联技术委员会提出申诉。不过,因为当时裁判们还在开会,所以申诉材料一时还没有递交上去。申诉的内容是关于裁判判罚一致性的问题,中国队希望得到一个解释。

  

  李琰(中)与教练组成员在等候最终成绩。新华社记者鞠焕宗摄

  “我们没有说我们自己没有任何问题,但我们觉得裁判在同一场比赛的判罚尺度应该一致,应该有连续性。”

  李琰透露,她从主裁判那里得到的消息是,裁判作出的判罚针对的是范可新在中国队最后一次交接棒时与韩国(专题)队员崔敏静的身体接触,范可新被判横切碰撞(CROSS TRACK)犯规。

  比赛结束时裁判所查看的录像,并不是现场大屏幕播放的录像。中国队本来以为裁判会对那个身体接触(现场大屏幕播放的)做出判罚,因为那个比较严重,但是裁判判的不是那个。

  “范可新(和对手)有接触,但是没有影响位置,希望他们的判罚一致吧,”李琰说。

  在李琰看来,在范可新的那个身体接触之前,比赛中有更严重的碰撞,但是裁判没有判罚。

  “一场比赛影响最严重的判罚或者点在哪?第二是什么?第三个是什么?(应该)有个顺序吧?我们也没有看懂……经过团部的同意,根据规则的要求,可以提出申诉。内容没有特别多,就是希望裁判同一场比赛判罚是一致的。”

  李琰表示,她一直以来都尊重裁判的判罚,但是从项目发展的角度要把情况搞清楚。

  “(对于裁判判罚的尺度)很难判定。这个项目越来越难看懂,对于教练员来讲不知道让运动员去规范什么、回避什么,如果要(要求)谁都不碰谁就去滑大道了……希望有一个解释,为了项目的发展。”

  

  李琰在成绩公布后离场。新华社记者韩岩摄

  李琰还说,她并不指望申诉会改变比赛结果,中国队要想拿女子接力奥运金牌只能等4年之后了。

  “比赛就是比赛,不能重来。如果要得第一,还得再等4年,”李琰说。

  中国队:不理解判罚原因

  “我们都不知道哪里犯规了。”因为裁判当时并未第一时间解释最终针对哪个动作判罚中国队犯规,走出赛场提着冰鞋的周洋与队友一脸无奈。

  20日晚的平昌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决赛,中国队第二个冲过终点线,但最终被判犯规。

  

  周洋(右)赛后安慰队友范可新。王松摄

  走进混合采访区中国队员认为比赛中自己并没有犯规。“我们整个超越都是干净的,而且在等待最终结果时大屏幕回放的都是韩国队绊倒对手的画面,甚至都没有中国队的回放。”周洋说。

  针对最后一棒交接时与对手的身体接触,范可新也表示自己没有用手和身体阻拦对手超越自己,“我们没有阻拦、推搡对手,但是却判罚了我们,此前我参加500米比赛犯规,我接受,但今天这个判罚我没办法欣然接受。”她说。

  前几场比赛中国队多次被判犯规,周洋告诉记者,接力赛前教练已经叮嘱队员“别着急,滑好自己”,“我们今天也做到了。”周洋说,“我们知道裁判很严格,所以滑行很小心,在超越和被超越时都有准备,避免身体接触。但也没有很刻意更改滑行动作,就是想做好自己。”

  

  范可新、周洋、曲春雨和李靳宇(从左到右)在比赛后。韩岩摄

  去年重返赛场,周洋带着伤病与小队员并肩作战,当晚的结果让周洋湿润了眼眶。“今晚是我本届冬奥会最后一场比赛,也可能是我最后一届冬奥会,我确实有点接受不了这个结果,我也觉得很可惜,但就算是我们犯规,中国队也永远是最棒的。”周洋说。

  一直以坚强冷静示人的范可新在场边等待最终结果时,抱着主教练与队友哭了出来。“大家信任我,让我担任最后一棒,我第二个冲过终点时,眼泪止不住,感觉对不起大家,辜负了大家的信任,我没有完成好最后一棒。”赛后说到此处,范可新眼眶再次泛起泪珠。

  此外中国队员赛后也质疑判罚的一致性,认为韩国队在比赛中也有绊倒对手的情况,但最终并未判韩国队犯规。

http://www.backchina.com/news/2018/02/21/544742.html
分享文章:
相关链接: 国内 国际 韩国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