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 科技 0

不管多么光鲜的城市,都会有流浪猫狗的出没,运气好的被人带回家奉为主子,运气差的,靠翻垃圾堆为生,更倒霉点的被做成了食物。“流浪动物救助队”和“收容所”就是在此背景下诞生的。


在台湾,也有很多类似的收容所,桃园市新屋动物保护教育园就是其中之一。以第一名成绩考入台大兽医系的台湾姑娘简稚澄,毕业后决心和自己心爱的动物作伴,因而舍弃了大城市里的写字楼工作,来到这个偏僻的收容所当了园长,一当就是7年,医治救助了很多受伤动物,并努力帮它们找到新家。


在熟人眼里,她是一个“善良正直,不懂得怎么拒绝别人”的老好人。外表清秀的她曾顶着“美女兽医”的名号接受媒体采访,并收获了一批粉丝,所有人都说她“软萌心善”。但始料未及的是,当初被捧得多高,之后就会被踩得多狠……


被丢弃的猫狗越来越多,有的主人会直接把宠物抱到收容所:“你们随便处置。”1月到3月就收容了1765只,但收容所只能容纳三百多只小动物。按照当地部门规定,流浪动物在12天之内没有被人领养,收容所要对它们进行安乐死”,而这个任务落到了简稚澄头上。


第一次在前辈带领下把致命针管扎进小狗体内时,简稚澄哭了整整一晚上。有的狗会拼命挣扎、使劲撒娇以求逃过一劫。简稚澄好几次又把这些小猫小狗从手术台抱下来,再努力为它们拍萌照,寻找新家。随着被执行死刑的狗越来越多,她也一步步锻炼出了更坚强的心脏:“不是我,就是别人,总得有一个人干这项残忍的工作,既然如此,还不如自己让它们死前过得更好。”


她和同事一起,每周五牵着安乐名单上的小狗去草地上晒太阳玩耍,喂它们吃肉条,再把它们抱上手术台。收容所内有一个“兽魂碑”,简稚澄经常去那里为逝去的狗狗们祈祷。


两年多时间,简稚澄送了700多只无人认领的流浪狗上路。这件事在网上被披露后,她遭受了巨大的网络暴力:无数“爱心动物保护人士”联合起来攻击她,称她为“女屠夫”、“冷血女刽子手”……现在搜索“女屠夫”关键词,依然可以看到后面跟着她的名字。由于缺钱,园区设施破旧漏雨,空间拥挤,常发生狗子生病感染、互相撕咬打架事件。猫狗但凡有一点消瘦、受伤、生病,都会被算到收容所工作人员头上。


一些“爱心动保人士”经常潜入收容所偷拍“动物惨状”并向上级投诉,在网上发动攻击和人肉“女屠夫”。这些铺天盖地的讨伐,最终击垮了简稚澄。同时当地为了树立更好形象,规定自16年起,推行“零安乐死”。一边是源源不断的宠物弃养造成的流浪猫狗激增,一边是禁止安乐死的规定。16年5月5日,刚刚结婚度完蜜月的她终因无法承受巨大压力,开车到观音白沙峡灯塔旁,吞下动物安乐死的药,结束了32岁的年轻生命。


她给家人、同事留下了3封遗书,希望他们能够谅解。“生命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也会因为狗狗安乐死的药物而死去……”简稚澄生前爱犬“鸡蛋黄”也将由他们继续照料。但最讽刺的是,在此前讨伐简稚澄的“爱心动保人士”中,有几个是伪装成志愿者的狗贩子。他们去收容所挑了品相好的狗转手卖钱,品相差的直接卖给了火锅店。导演张靖把简稚澄的事迹拍成了纪录短片《生命并没什么不同》。


时隔一两年,这个以死明志的姑娘还是不断被人提起。杀死动物的不是兽医,而是弃养它们的人。杀死兽医的不是她自己,而是爱心键盘侠的口水。想成为正义的化身,实在太简单了,只需每天在朋友圈、微博疯狂转一些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帖子:XXX该死、XXX该被封杀、抵制玉林狗肉节、杀害无辜小生命畜牲不如……在钢铁侠绿灯侠之后的新一代超能力拥有者:键盘侠。但真相到底如何呢?发泄情绪的时候,真相已经根本不重要了。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