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 国内 0
离十九大愈近,69岁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去留也愈成为舆论焦点。王岐山堪称习近平左右手、反腐运动标杆,也树敌颇多,数月来更是富商郭文贵海外爆料的靶子。加上中共有常委“七上八下”的不成文规定,王岐山仕途如何继续?长期研究中共党政的历史学家章立凡就中共高层人事布局看点接受本台采访。



德国之声:对于王岐山在十九大后的去留问题,您有什么判断?

章立凡:从他作为习(近平)的重要合作伙伴或者是盟友来讲,他的政治权力在十九大以后可能还会继续延伸。

过去5年在反腐的旗号下进行的权力斗争,王对习有很大的帮助。但习王在这方面得罪了体制内所有的派系,所以今年以来,对王的攻击比较集中,导致习王都有一种不安全感,需要抱团取暖、团结一致来对付政治对手。但王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的年龄已经到线,在这种情况下,他如何延伸政治权力呢?

据我们观察,他不久前以中央巡视小组组长名义露面,此外还在积极筹建国家监察委员会这样一个超级机构。这个机构一旦建立,可能是一个和国务院并列的一种机构。这也有可能是为他预设的一个机构。

当然他也有可能还以别的方式延续权力。他继续留任常委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此外,他是否还有可能担任经济方面的工作?我们看到,他不久前频繁接见外宾,谈论经济问题,而且他原来也是搞经济工作的。因此这也不能完全排除。

所以我想,作为习的最重要的盟友,第一他的安全不会有问题,不会因为对手的攻击而垮台。第二,他的权力可能在十九大后以不同的方式延长。


德国之声:我们也注意到,中国监察委员会可能要到2018年才会成立。虽然也有人说,王岐山也可能会担任总理。但这些都是后话,十九大后会先安排一个什么样的位置给他比较合理?既保障他的权力又避免对手的攻击?

章立凡:从十九大结束,到两会召开中间有三四个月的空档期。其他领导人在交接时都经历过这个空档。这不是一个特别的情况。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的中央巡视工作小组组长的头衔继续保留。

此外,我们注意到,中纪委这次开全会(中纪委于10月9日在北京召开第8次全体会议)后,大家都在说,程序好像有些改变--以前都是先开中央全会,再开中纪委全会,而且王岐山在会上的讲话也没有在会议结束后发表。我还注意到,王岐山的报告还要交给中央委员会的全会审议,而中纪委在网站上也提到"组织创新"这样一个词。那么到底中纪委在报告里提出什么样的方案需要中央全会加以确认?这可能跟后面的人事布局有比较大的关系。因此这个问题可能真的要等到七中全会结束后,我们才能看出一点苗头来。

德国之声:如果王岐山继续担任一定职务,是否意味着习近平的权力真正保住了,巩固了?

章立凡:肯定对他巩固权力有好处。如果王在超龄的情况下还能连任,未来到了第20大时,如果习想争取第三个任期的话,王就给他创立了有用的先例。所以这对他们来讲是互惠的事情。当然,我们也注意到,他们不是在所有问题上都完全想法相同。比如在任志强的事件上,中纪委的调子显然就是不一样的。不过,从现在来看,保住权力是最重要的。在对立派系的强攻之下,习王现在可能会高度一致。也就是说,如果政治对手想利用郭文贵事件来冲击、拆散习王的话,反而促使了他们之间的团结。

德国之声:您能不能大胆猜测一下常委的组成?

章立凡:我只能做一些原则性的推想:一是习李这两个名额会保留。此外,按照亲疏程度和资历,栗战书入常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他是习的亲信。大家比较关注的还有胡春华、汪洋和韩正。我注意到,韩正可能是一个各派系都可能接受的人物。第一他有团派的底子,第二长期在上海工作,从未离开过,第三与习有不到一年的共事的经历。


有一点悬念的就是汪洋和胡春华。他们已经是政治局委员了,就看在十九大会场的政治博弈上团派究竟能争取到多少。当然大家还关注陈敏尔。对他现在我还很难判断,毕竟陈敏尔需要连跳两级才能进入常委。但习确实打破了许多常规。如果他的权力足够大,可能会考虑这样做。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减少分母。7个人可能是各派系的平衡,5个人就说明习有能力排除掉一些他不喜欢的人。

另一个悬念就是会不会有主席制出现。体制内也有些人在鼓吹,但这个改变也是比较大的。常委和总书记的关系是大家都是常委,总书记是班长;而主席制就不同了,变成了主席、副主席、常委、政治局委员,金字塔里又多一个层级。

德国之声:如果再说远一点,说到对总理的选拔任命的话,大家对李克强连任并不看好。也有人猜测,不排除王岐山也能当总理的可能性。您觉得还有什么人选?

章立凡:以前,总理和总书记基本是并列的,总书记管政治、总理管经济,大体是这样的分工。江朱也好,胡温也好,基本是并列的关系。但习李之间其实已经不是一种并列的关系,总理更像是给总书记打工的。而这5年呢,权力斗争搞得有声有色,经济上并不像吹嘘的那么好。因此,是不是会启用王岐山这样一个救火队长,体制内一直有这样的议论。不久前,王岐山突然会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见其他一些重要外宾也都在谈经济问题。从这两点看,似乎也有这方面的迹象,但无法做出明确的判断。

德国之声:其他还有那些总理人选?

章立凡:有韩正的说法,有汪洋的说法,现在很难判断。也有可能李克强还是连任。也有人说李克强会去人大,王岐山当总理,但这些说法都得不到证实。我们只能从活动迹象来看,王岐山这样频繁活动,不像是一个要退休的人。

中共的事情很多都是要到最后一分钟才能确定。有很多临时发生的事。谁能想到,2002年突然有二十几名将军出来联名要求江泽民连任军委主席?所以,有些事情很难预料。中共自己也害怕开会,开会有时会有不在掌控内的事出现。所以我们无须言之过早。

习近平不甘于当“班长”

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针对常委人事安排、“习思想”入党章、对台政策是否会转向这几个颇受关注的话题,香港政治学者郑宇硕教授接受了德国之声采访。



德国之声:您觉得这次十九大最大的看点是什么?

郑宇硕:我相信,最大的看点还是人事安排。具体来说,大家非常关注政治局常委的人选,而且主要集中在两个人身上。第一个是王岐山。王岐山是否会留任政治局常委?如果留任,那就打破了"七上八下"(67岁留任,68岁退休)的常规了。如果他不需要接受年龄上限的约束,那么其他人是不是也会受到同样对待?

第二个是胡春华。过去20年中共领导层建立了所谓"隔代指定"的安排,以避免个别领导人权力过大。……我们知道,胡锦涛、温家宝这个上一代政治局锁定了胡春华、孙政才、周强三个人作为培养对象,现在孙政才已经落马,周强也没机会"入常",所以大家的关注点都在胡春华身上。如果他也无法入常,那么首先的疑问是,"隔代制定"的安排是不是被打破了;然后是国内外存在种种猜想:是不是习近平个人希望还有第三个任期。

德国之声:还有猜测称,习近平是否会在十九大上恢复党主席制度,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郑宇硕:这个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海外媒体有不少的讨论。主要的因素是,习近平是不是愿意担任一个"班长"的角色。相比较一个集体领导的"班长",他更希望当大权独掌的领导人。在这样的野心下,我们看到,习和以前的中共领导人很不一样。他身兼很多很多中共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而且,他也打破惯例,也插手经济问题,过去国务院总理负责的经济领域他也参与过问。大家猜测习近平是否会(重新)采取党主席制度,这是对他权力集中的反应。


不过目前看来,这个(恢复党主席)的可能性不高。我们在过去几个月没有看到什么相关的重要舆论推动。倒是"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更受关注。而这当然也是习近平巩固权力、提高声望的一个做法。国内媒体也有不少相关讨论。我们也看到,有研究党史的领导人公开发文,赞扬习近平的思想和治国理念。

因此我认为,重新采取主席制度的实现机会不高,很可能是习近平思想入党章。这样一来,习近平的地位也被提升为与毛泽东一样,比邓小平还高,因为邓小平也只是称"理论",中国领导人中只有毛泽东有这个地位和威望(称"思想")。而江泽民、胡锦涛的"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都没有提他们的名字。

德国之声:除了人事安排和习思想入党章之外,台湾问题也是颇受关注的话题。之前一位新加坡学者提出,十九大后,北京的对台政策可能转向"主动统一"。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郑宇硕:北京对台政策是不是有新变化,确实是大家关心的话题。主要是蔡英文总统已经上任一年了,她的确没有接受"九二共识"。对于北京而言,这样的立场是不可接受的,如果听之任之,那么过去的努力就白费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习近平可能会对台湾施加更大的压力,以表现北京政府非常重视"九二共识"。

但是,如果说"武力攻台"或者"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是不太可能的。目前中美关系也不算好,美国以及日本绝不能接受中国在台湾海峡动武。而中国在台湾动武,这个影响和代价太大了,整个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可能会面对非常重大的倒退。

还有一点值得讨论:中国的发展已经达到了一个阶段,其对台湾、香港在经济上的倚赖已经非常低。过去,中国非常重视台湾在国内的投资;如今在经济层面上,台湾在两岸关系中的议价能力(谈判砝码)大大下降了。台湾依赖中国大陆比大陆依赖台湾,要多得多。因此,海峡两岸经济关系倒退,对台湾的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而对中国大陆经济的影响非常有限。

德国之声:您认为,在十九大后的未来五年,中国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会走向何方呢?

郑宇硕:我们看到,过去五年,国内外对习近平进行政治改革的期望大大下降了。在他上任之初,国内外对他还是有一点期望的,……但现在看来,他非常肯定地对政治改革没有兴趣。而且在他的第二任期内,他肯定会在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中建立自己的班底。


现在看来,习近平的主要注意力还是放在经济改革方面。中国经济改革已经到了这样一个阶段:如果没有重大的改革,没有重要的新增长点,经济(发展)肯定会放缓,而放缓就会影响中国政权的认受性。……如今中国老百姓对中央政府的要求明显提升了,希望有更好的社会服务,有持续的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改善。所以如何改革、如何有新的经济增长点是习近平第二任期的大挑战。

在外交上,我们看到,中国目前的环境明显算不上理想,与美国、日本、印度的关系都有所倒退。在比较不理想的国际环境下,习近平如何应对也是一个重要挑战。

德国之声:在习近平第一个任期内,他明显加强了对社会各个领域的管控。这种态势在未来五年会不会得到进一步加强?

郑宇硕:从天安门事件后,中国没有真正的政治改革,有的都是行政上改革。从2008年北京奥运后,国家政权对舆论、对公民社会的发展空间都收紧很多。而且这种收紧越来越严峻、越来越明显。

在习近平上任之初,对他有期望的人还表示,他总是要先把权力巩固起来,才能进行改革。今天,应该是没有人还持这种期望了。可以看到,因为经济发展不尽如人意,发展不能明显满足国内社会需求的时候,对舆论的监控明显加强,特别是在针对网络自由、打击地下教会、公民社会方面。

德国之声:这在香港也将同样有所表现?

对于香港,习近平政府的态度非常强硬。强硬的原因主要是两个:北京政府明白,说"条件成熟时给你们民主",这些说法已经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了。于是干脆就对你说,"一国两制"是以"一国"为主,"一国两制"的底线是我定的。而且现在说得更明显,"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地方,你就走啊"。

另一个原因与刚才台湾问题中提到的一样:香港的议价能力下降得很厉害,现在香港经济对中国大陆有很大依赖,所以北京政府可以说出"你不喜欢你就走啊"这样的话。……对于任何反对的声音,都给戴上"港独"的帽子,然后打压。所以在香港人眼中,的确环境非常严峻,可以看到不少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一代,开始重新考虑移民问题。
郑宇硕是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在2013年,他曾出任"真普选联盟"召集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