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大道青天 国内 0

  郭文贵(专题)在6·16爆料中,举了几个和王岐山(专题)家族有关联的、各有资产4万亿的70-80后年轻富豪。其中3人是刘呈杰、贯君和孙瑶。郭文贵语焉不详地说,他们“同一个爹、同一个妈”,暗示是王岐山的私生子。

  但郭展示的资料显示,刘呈杰生于1972年,贯君生于1980年,那时王岐山就敢和人胡搞,还搞出私生子女?不可能。1972年,还在十年文革(专题)中,王岐山应该还在陕西乡下插队,就算有当地村姑或女知青爱慕,投怀送抱,也不可能生下孩子。当年,男女关系一旦败露,要么结婚,要么立马就成了“坏分子”,招工、参军、上学、当干部的路全部堵死,有了孩子,就更只能被迫“与贫下中农相结合”,在当地扎根。

  1980年,王岐山已经成了姚依林的女婿,进了北京,在社科院历史所研究民国史。那正是胡耀邦提年轻化、知识化、革命化,王鹏程万里、大好前程的年代,岂敢造次?就算太太睁眼闭眼,老丈人也绝不会容你胡来。

  孙瑶是王的小姨妹姚明端和孙凤山的女儿,后过寄给王岐山。倒是澳洲的那个叫于歌的女孩,由于和海航没有瓜葛,信息不详。

  围绕海航的这些年轻富豪,可能是纯粹的白手套,不一定非是私生子。倒是他们的发家途径值得更多关注。郭文贵说,他们通过360个账户洗走了20万亿,要知道,2016年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才15.96万亿。我在群里的一个讨论中说,在若干年中用骗贷方式转走的钱,只和银行系统能承受的坏账、假账有关,而和政府财政收入无关。这些钱到外国转一圈,也许变身为海外投资又流回来,此前流失的外汇又补上了。唯一的不同是,以前这些钱姓央行,现在姓海航了。待到央行要用钱时,再印就是了,这就影响到国内的产品价格和资产价格,影响你我他13亿人了。

  这些白手套公司的资产爆炸式增长,还和郭文贵提到的不良资产公司有关,如果这些资产以好充次,三钱不值两钱地落入刘呈杰、贯君和孙瑶等的公司之手,他们改头换面,包装重组,相互参股,相互交易,原来的“不良资产”几下就洗的面目全非了。

  最后还有一个说法,王岐山把罚没贪官的金钱,注入了这些假私生子女的公司。这么做,早晚是纸包不住火的,不大可能。但罚没贪官的金钱究竟去了哪?太值得大家关注了。所有因王岐山而起的离奇传言的背后,有一个真正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就是,中共高层到底有没有真反腐的动机?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