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尊为汉族的民族英雄,只因杀过20万外族(图)

网易浪潮 0




这是浪潮工作室「浪潮历史课」系列的第1篇

出品 | 网易浪潮工作室

撰文 | 庄帆

中国历史上,汉族人经常是被屠杀的一方,蒙古和满洲的骑兵都曾经蹂躏过汉人,对于这些史实,应该没有历史学家会为之辩护 , 甚至歌颂。 但有一场汉族对外族的种族屠杀——东晋十六国时期的冉闵,屠杀二十余万羯胡人 , 如今 却被一些 人 称颂为“汉族人的英雄”,说他 “拯救了汉族” 。

尤其是在网上,一群汉族主义者(又叫皇汉,崇尚汉族文化,但不免有些走极端的群体)称冉闵是汉族的千古一帝,而实际上他在位也不过两年而已。在冉闵的家乡,立有他的大型雕像,上书“汉族英雄冉闵”,一些汉族主义者会身着汉服向冉闵雕像朝拜。

这场一千多年前的种族屠杀,到底因何发生?冉闵为什么要大开杀戒,而他真的“拯救了汉族”吗?





东晋和十六国形势 /The University of Mississippi

冉闵杀胡是石赵 “崇胡抑汉” 的反弹

故事要从东晋十六国中的石赵政权讲起。西晋灭亡后,东晋在建安城(今南京)建立了起来,从此北方就一直处在匈奴、羯、氐、羌、鲜卑等族相互倾轧、交替建立短暂的政权的过程中,中原一片血雨腥风。其中,羯族人石勒建立的后赵一度成为中原最强大的政权,然而仅数十年就被汉人冉闵夺取政权,冉闵称帝,立国号魏,但不到两年又败亡。

关于石勒,史书的描述颇多传奇色彩。他的血统为羯人,这个种族起源于中亚,外貌特征是“高鼻多须”,陈寅恪认为应当是由中亚的月氏人发展而来。石勒早年的生活非常凄苦,曾经被汉族官僚抓去当奴隶,饱受欺虐。后来抓住时机获取自由,并逐渐建立起自己的军事力量。

羯族并不是大族,比起前赵的统治者匈奴,更显得弱小。但是石勒本人颇有领导才能,曾有学者考证, 石勒之所以能迅速崛起,并不是依靠他的同族人,而是善于笼络当时流亡到河北的各种西域民族。 也就是说,石勒本人虽然是羯人,但是他的部队实际上来源繁杂,有少部分的羯族人,更有归附到石勒麾下的西域“杂胡”。

石勒被汉人欺虐的痛苦回忆和发迹背景决定了他立国的政策——崇胡抑汉。 后赵建国后,石勒给了忠心追随他的胡人以崇高的待遇,不仅为他们定下“国人”的称谓而禁称“胡人”,还在各类法律上大为优待。而汉人则被称为“晋人”或者“赵人”,处于二等公民的地位。





石赵开国皇帝石勒

可以看到,后来元朝所谓的四等民族制度,早在几百年前已有先例。但石勒并非一味实行种族迫害,史书上说他“颇识治体”,也就是很懂得统治人的那一套,所以他在崇胡的同时,对汉族的人心也很注意笼络,比如优待中原的世家大族,奖掖儒学等等。

如果后赵的国策能够维持石勒的状态,说不定真能维持国祚,然而石勒一死,手拥重兵的族子石虎就篡夺了皇位,而石虎乃荒淫残暴之人,国势迅速衰落。石虎“志在穷兵”,极尽征兵之能事,对当时的青州、徐州、兖州等地实行“三五发卒”,也就是三丁抽二,五丁抽三,还征发四十余万人营造宫殿,使得中原十室九空,民不聊生。

乱世总会出枭雄,冉闵应运而生。

冉闵的 “杀胡令”是羯族的灭顶之灾

冉闵是汉人,他的父亲冉瞻十二岁的时候就被石赵俘虏,当了石虎的养子,改姓石。所以冉闵原来叫石闵,后来改李姓,最后又恢复冉姓。

要成为乱世枭雄,冉闵得有些令人胆颤的事迹。史书上记载冉闵少年时就身长八尺,勇武过人,颇得石虎的青睐。石虎曾发动战役谋划攻占昌黎,结果大败而归,部下各军队损失惨重,只有冉闵一军得以保全,于是冉闵军威大振,声名远扬。





石赵也即后赵,乃石勒所建 /Wikipedia

石虎死后,后人为争夺皇位斗争不断,在这个过程中,冉闵乘机攫取权位,成为后赵朝廷中实际的掌权者。石虎的儿子石鉴夺得皇位后,朝中大臣孙伏都等人率领羯族军队,试图击杀冉闵,结果战败。石鉴虽为皇帝,实际已经毫无权力可言。就在这场朝廷内战结束后,冉闵拉开了报复羯族的大幕。

现存史料中对冉闵“杀胡”的第一手叙述来自《晋书 · 石季龙子鉴载记》,被无数研究魏晋史的学术著作所引用 ,据《晋书》记载,冉闵杀胡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冉闵先是借皇帝诏令,对“六夷”——即包括匈奴、氐、羌等在内的诸北方民族——下了禁止持有兵器的命令。生逢乱世,没有武器几乎就等于死亡,此禁令一下,直接宣告了后赵政权此时的种族立场,于是羯人纷纷逃离 。

第二阶段,冉闵针对羯人的逃离又下令,愿意留下的、愿意离开的皆任其自由,城门不复相禁。结果百里内的汉人纷纷迁入城内,而羯人则争先恐后地脱离后赵。

目睹此情此景,冉闵心知羯人不会忠于自己,更下定了屠杀的决心,于是开始第三阶段,颁下史上有名的“杀胡令”:所有汉人,能够杀一胡人,斩其首级送到朝廷的,文官可以进位三等,武官可以给予牙门将之职。

“杀胡令”一下,一天之内就有几万个被砍下的头颅送到。冉闵还嫌不够,自己亲自上阵,率领汉人大开杀戒,只要是羯人,不管男女老少,一并斩首。光京城就斩首二十多万,而收到冉闵诏令的其他地区同样展开杀戮,只要符合“高鼻多须”的中亚种族特征的,格杀勿论,以致于“滥死者半”。

除了直接屠杀,被迫逃离的匈奴、羯、氐、羌等各族百姓达到几百万人,逃难路上为自保,又多互相残杀,最后能回归故土的只有二、三成。





冉闵灭后赵,建立冉魏,但旋踵而亡 /Wikipedia

因此,冉闵“杀胡令”对羯族人可谓灭顶之灾。经此一屠,羯族几近灭种。

冉闵杀胡,只是为了铲除异己,与民族无关

这场种族屠杀的残酷性毋庸置疑。那么,冉闵杀了那么多人,就能够拯救汉族吗?恐怕未必。

首先,冉闵“杀胡”,并非出于“夷夏之防”之类的民族意识,其目的在于翦除异己,巩固权位。 石赵的立国之本就是“崇胡抑汉”,所以冉闵要动摇石氏的国本,提高自己的控制力,就必须从羯人下手。原本冉闵的策略只是驱逐,并检验羯人对自己掌权的接纳程度。结果羯人纷纷逃离,证明其不能容忍冉闵称帝,所以杀光羯人就成为最简单粗暴的办法。

而一旦帝位到手,策略就需要改变。所以,冉闵后来自己称帝后,对羯人的办法就由屠杀转为安抚了。 《晋书》就记载着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冉闵称帝后,立自己的儿子为大单于,并且把归降的一千名羯人纳入大单于麾下。“大单于”是胡族而非汉族的称呼,因此当时的儒臣韦謏上疏,劝冉闵杀掉归降的羯人,并且废除“大单于”的称号。

如此符合“拯救汉族”意味的行为,结果呢?结果冉闵大怒,把韦謏处死了。

其次,冉闵“杀胡”造成的实际效应,对汉族也没什么好处。 上文提到,“杀胡令”下后,包括羯族在内的各族人慌忙逃亡,在这路上,受苦的不仅仅是胡人,汉族百姓也饱受创伤。铁蹄踩踏,颠沛流离,不管是何族类,平民百姓都要付出巨大代价,最凋零的时候,中原大地竟“无复农者”,连田都种不了。

冉闵有没有“拯救汉族”,由此可见一斑 。 《晋书》说道:“世龙之殪晋人,既穷其酷。永曾之诛羯士,亦歼其类。无德不报,斯之谓乎。”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 ,石勒杀汉人和冉闵杀羯人一样,都是灭绝种族的残酷屠杀,这正好印证了因果报应的天道。 《晋书》并没有吹嘘冉闵“杀胡”如何深明大义、气壮山河,而是从更人性的角度,道破了踊跃于残杀同胞的人类所不能逃离的深刻宿命。

你可能没听过他,但他被尊为汉族的民族英雄,只因杀过20万外族

参考文献:

[1] (唐)房玄龄等撰. 百衲本晋书. 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4.09.

[2] (宋)司马光编著;(元)胡三省音注. 资治通鉴. 北京:中华书局, 1956.

[3] 吕思勉著. 两晋南北朝史.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3.08.

[4] 万绳楠整理. 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 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 2007.04.

[5] 王钟翰主编. 中国民族史概要. 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 2004.05.

[6] 王仲荦著. 魏晋南北朝史.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3.04.

[7] 唐长孺著. 魏晋南北朝史论丛. 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 2000.12.

[8] 吴杰华. 后赵时期的夷夏之防与认同极限[J]. 宁夏社会科学,2016,02:188-192.

[9] 陈勇. 后赵羯胡为流寓河北之并州杂胡说[J]. 民族研究,2008,01:66-75+109-110.

阅读原文

文章来源: 留园 查看原文
http://news.6park.com/newspark/index.php?app=news&act=view&nid=212009
分享文章:
还没有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