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图片 国内 0


最近一位61岁老爷子的一组写真照片意外在网络上疯传,在写真中,这个61岁的老爷子如同时下最潮的年轻人一样晒着八块腹肌和人鱼线……老爷子名叫梁钰祥,这些照片让他一跃成为了“新晋网红”。梁钰祥的爱好简直就跟时髦的年轻小伙们一模一样,网购、微博,健身、漂移……他的名言就是:“老年人的生活不应该只有带孙子和跳坝坝舞!”实际上,梁钰祥最著名的头衔还是“花甲车手”,作为成都本土最著名的越野拉力车手之一,大家都尊敬地称他为“梁伯”。他曾经征战过环塔拉力赛以及中国大越野,而他的目标则是成为达喀尔拉力赛年龄最大的中国车手。
2016年




梁钰祥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成长于成都东大街。1971年至1979年,他在云南当知青,先是割橡胶,后到工程连修房子。结束“知青生涯”回城后,被安排在父亲所在的服装厂学习缝纫。从1991年开始,他一直在经营自己的灯具生意。大约在2000年,梁钰祥在国外开车旅行归来,跟老朋友一起交流时谈到出去跑一次长途的旅行,体能有点跟不上。朋友劝他健身,于是梁钰祥便开始了长达10年的健身生涯。




一开始,他是跟着教练在健身房里锻炼,到了后来直接在自己的灯具厂里开设了一间健身房,不仅自己锻炼,还鼓励自己的员工参加锻炼。按照梁钰祥的话来说:“现在很多人的将锻炼当做爱好,我是将锻炼当做嗜好。”







爱健身,也爱秀腹肌,但是梁钰祥却并没有和那些健身爱好者一样,热衷于一个固定的食谱。梁钰祥是一个美食爱好者,特别是肉食,但由于自己的胃不太好,还做过手术,所以每一顿都很注意饭量,“只吃七分饱”是他的坚持多年的原则。只不过每天上午和下午,他要各进行一次简单的加餐,他的理论就是:“想要吃啥子肯定就是身体需要啥子,身体有很强大的自我调节功能。我本人就不太爱吃蔬菜水果,而且经常还想整一块‘肥嘎嘎’。”成都车手周远德是梁钰祥多年的好友,他透露,梁钰祥自从开始健身后,十年间几乎没有什么改变:“十年前,他的精神状态还没有现在好,自从他开始健身,简直越活越年轻。”





其实,梁钰祥健身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参加越野拉力赛。他曾经是一名狂热的自驾游爱好者,带着夫人朋友从成都开车到欧洲自驾;之后又租车从美国西海岸开到东海岸。渐渐地,他开始觉得自驾不过瘾了,觉得还是开着车在沙漠、戈壁、河滩上“板命”比较刺激。于是,2008年,他与儿子梁熹搭档,首次参加了环塔拉力赛。2012年,他的儿子梁熹将赛车开到了举世闻名的达喀尔拉力赛。那一年,梁钰祥作为亲友团去了南美,全程见证了儿子参加达喀尔的全部征程。自从那一次陪儿子跑完达喀尔之后,梁钰祥就一直在考虑以自己的年龄和精力能不能有机会参赛。图为梁钰祥参加全国汽车越野系列赛漠河冰雪赛。




作为世界上最艰苦的汽车拉力赛,达喀尔可谓是“死亡拉力赛”,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举办,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近百人在达喀尔赛场上罹难。“达喀尔的确很艰苦,跟着车队跑过一次,我就感觉到它是考验人意志品质的一项赛事。”梁钰祥也曾经犹豫过是不是要去追求这样的梦想,但是每每想到在达喀尔赛场上,看到国外那些60多岁的老年人容光焕发的样子,他还是觉得自己该去。




“我在达喀尔看到过那些对这项运动疯狂追求的人们。达喀尔对于他们来说,是一项伟大的比赛,很多人没办法参赛,就开着自己的私家车追着比赛走,我们都叫他们达喀尔追星族。另外,在比赛的营地中,也有很多五六十岁的人,他们不一定是车手,有的只是担任一些服务工作,他们让我深刻感受到一个道理人老之后也应该有梦想。我想让大家看到,老年人的生活不应该只有带孙子和跳坝坝舞。”图为2015年6月9日,成都双流熊猫汽车基地,准备出征环塔拉力赛的梁钰祥展示他价值400万的战车。 雷远东摄





除了赛车之外,梁钰祥还有一个既炫酷又危险的爱好,那就是动力伞。“单人动力伞和双人动力伞都玩过一段时间。”梁钰祥说起自己上天入地的本领时,神色颇有几分得意,“有时朋友们都会调侃我是一个两栖类爱好者,地上和天空,两栖嘛!”2006年,参加欧亚汽车越野赛时,他在阿尔卑斯山地区,看到无数的“飞人”在空中盘旋,极其震撼。他非常好奇,问同行的朋友:“还有这样的运动,太拉风了嘛!”同行的朋友,正好是一个滑翔爱好者,于是一路上为老梁做了详细的空中运动知识普及。回到成都后不久,老梁立马加入了动力伞俱乐部。







因为有着长期的开车经验,梁钰祥觉得学习动力伞并不算困难:“学会动力伞,就像学驾照一样方便。普通的爱好者,只需不到一个月就能上天飞翔。”尽管动力伞方便,但在成都地区,也有一些规定作为约束。如:飞行高度,只能在1000米以下的低空空域。另外,进行长距离飞行,还必须向有关部门进行申报。于是梁钰祥的飞行只能选择山区和河谷,过足瘾后,然后收伞回家。





原本,梁钰祥准备参加今年年初在南美进行的达喀尔拉力赛,但由于赛事从去年开始改变了比赛路线,砍掉了最有吸引力的智利以及秘鲁赛段,这令梁伯有些遗憾,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将梦想放一放。“2016年的主要目标是参加从莫斯科到北京的中俄丝路拉力赛,达喀尔的梦想是肯定不会放弃的,即便是不能参加2017年达喀尔,2018年我还是要去,作为车手去!”梁钰祥说。



还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返回 到顶部